吴铭:知识经济时代的生产力

审时度势

数码科技和互联网尚未面世之前,在制造业和大多数的服务业,工作人员都必须到一个指定的地点或岗位,使用一定的硬体设施、机器或器材等,才能进行有关的工作。

当流水线的装配生产作业出现之后,工作人员就有如是一个钟表里头的螺丝,只能在固定的位置上默默地耕耘。就管理的观点,也就意味着在组织结构的框架下,个人只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出贡献。

人们过着的是朝九晚五的生活,即使是一些必须24小时轮班的制造业或某些服务业,也仍然脱离不了到工作岗位上班的规定。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学者在定义生产力的时候,把生产或服务的单位当作是一个系统来看待,生产力是系统整体输入的元素和输出的成果的比率。换言之,个人的生产力是受到系统的束缚,某种程度限制了个人自由的发挥。

到了数码科技结合了互联网,它们开始颠覆现今的商业社会,这种颠覆被学者称之为是“史无前例地颠覆传统的经商模式”。由此,某些工作,也即可以不必像以往的某些制造或服务业那样受到限制,必须在系统内操作。因为,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达到沟通和工作上的联系。这样的运作模式被称为“虚拟化”,它允许人们得以在不受时间、地点和环境的限制底下互动,完成一份工作或任务,譬如可以通过电邮联系的文书工作、翻译或著作、采购等等。

数码科技的普遍化,让这方面的工作如虎添翼地进入崭新的阶段。这导致了某些领域的工作是可以在上述的系统以外进行,并且借此而谋生,也迎来了越来越多的自由工作者;而工作外包的理念更加速了这方面的发展。

人类自此进入了高科技的知识经济。在工业时代时,必须靠一定的生产或运作的模式,从事某些有形实物的转换(transformation),才能制造出市场所需的产品,从而创造价值,企业因此得以生存。在知识时代,人们所掌握的知识倘若能创造出市场所需的无形的产品或服务,也一样能创造价值,让企业永续经营。微软的比尔·盖兹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纵观以上,生产力对于哪些可以在系统外工作或自由工作者来说,就有了新的定义。克里斯·贝利(Chris Bailey)的著作《最有生产力的一年》(The Productivity Project,以下简称《最》),对在系统外工作或自由工作者的生产力,规范了三大元素:“时间、精力和专注力”,并且强调生产力跟你做多少无关,它只跟你成就多少有关。克里斯所规范的生产力三大元素,在《最》中做了方方面面的诠释。

在克里斯所规范的生产力新理念的前提下,他这么说:“在知识经济的时代里,如果你想变得更有生产力,管好精力和专注力才是首要之务,时间管理反倒变得其次。”因此,如何辨别一个人的“生理时钟”,并在“生理黄金时段”也既是生理最佳的巅峰状态之下,从事最重要的工作,而不再是一味埋头苦干,这点出了生产力的重点。

生理黄金时段因人而异,在这里最重要的,指的是对你能带来最有价值和最有影响力的工作。然后在生理状况下降的其他时间里,处理不太重要或是例常不得不做的事。克里斯总结地说:“在过去,时间曾经是我们必须管理的唯一资源。但在今日,你的时间、专注力和精力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紧密。”

接下来,克里斯阐明了各种让我们可以成就“专注力”的方法。譬如:静心禅定、冥想和强化专注力肌肉以及运动等等。他认为,专注力是做事“事半功倍”的不二门法,也是生产力的核心元素。

克里斯把精力比作是车子的燃料,燃料一旦耗尽,专注力也即消失。因此,精力成为导致专注力和生产力不可或缺的条件,没有了精力,生产力无从发挥。在精力管理这方面,克里斯强调了补充能量、在饮食方面的自我管理、运动以及良好睡眠的重要性。因此,在人们生理黄金时段精力充沛地专注工作,也就形成了知识经济发挥生产力的指导原则。

在当今的职场,不论是制造或服务业,倘若企业能够明了克里斯新的生产力的理念,从而让某些员工能够落实他所研究的心得:“时间、精力和专注力”的三大生产力元素,而又在某种程度上让这种“个人自由”能发挥高生产力的工作方式,搭配企业整体运作或团队合作的理念,得以融入组织以及平衡地发展,对企业经营的整体生产力,无疑将推上更高的境界。

克里斯在《最》的末了这么说:“未来是留给那些懂得善用这三项生产力元素,且比别人更用心工作的人。”

作者是私立学院兼职讲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