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SMRT主席当众一鞠躬之后

陆路交通管理局和SMRT于2017年10月16日召开记者会,汇报本月7日碧山站和布莱德站之间隧道积水的调查结果,以及下来要展开的防范措施。SMRT主席佘文民(右)在记者会上,就南北线地铁隧道积水事故向公众道歉。左起为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和地铁首席执行长李遴伟。(档案照)

字体大小:

理性的看,10月7日南北地铁线列车服务中断约14个小时的事故,是一个孤例,性质上它和其他故障不同。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形容那是“阴沟里翻船”,事故照理可以避免,不该发生,却阴差阳错发生了。

不过,对受影响的约20万名乘客和公众来说,管你是不是孤例,反正就是另一次地铁故障, 因此,情绪再次爆发。如今每天乘搭地铁者数以百万人次计,地铁已是人们出行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因此,每一次故障都会影响一大批人,也必然要引起强烈的反应。而在地铁故障依旧频仍(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之际,要人们理性分辨每一起故障的不同性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说事故如阴沟里翻船,有一定的道理。因为,根据报道,当局事前本已决定要更换出事的碧山站轨道底下集水池的控制水泵系统,没想大雨不期而至,而控制水泵操作的浮动开关(float switches)看来是早已因失修而失灵,没及时发觉,致使地下储水池积水无法排泄而满溢,泛滥成灾。

不管怎么说,调查结果证实,这是维修团队的人为的疏失。正如部长所言:SMRT负责维修碧山站防水系统的团队辜负了我们。有负责人事后随即被调职,接下来相信还有人会受内部纪律处分。而在日前部长召集的记者会上,SMRT董事会和管理层也都向乘客公开道歉。今年7月才接任SMRT主席职务的佘文民更在电视机前,向国人深深一鞠躬。新加坡可没有日本和台湾的“鞠躬文化”,足见佘主席这一弯腰忍辱负重之极。

关键是,鞠躬之后又怎样?水患或许不会再重演,但人们难免还是要把这一事故联系到整个地铁服务的可靠性问题上。除开更换和测试讯号系统导致的故障外,其他原因导致的故障一再发生,确实动摇了人们的信心,绝不能轻忽。

处理地铁故障问题的工作,其实早在2011年12月15日和17日地铁服务两度因故障而大瘫痪后就已开始。然而,此后的几年里,尽管地铁业者加大了维修力度,大小故障还是陆续发生。问题显然比原先想象的来得复杂多端,局部手术也解决不了问题,政府非出台大手术不可了。于是,2015年7月,陆路交通管理局宣布以约10亿元向SMRT企业购回地铁列车和信号系统等资产,而淡马锡控股也全面收购SMRT,让这家公司退出股市。

同年9月大选,交通部长吕德耀宣布退出政坛,令人浮想联翩。更引人瞩目的是,选后,原任国家发展部长的“搞定先生”许文远向总理请缨,出掌交通部。过去两年的经验也许可以证明,这是他从政以来所处理的最棘手难题。

很不幸的,旧地铁线路更换和测试新讯号系统增加了故障次数,公众不免啧有烦言。这已经够烦了,偏偏祸不单行,又来个阴沟里翻船,任谁都会光火。难怪许部长要慨叹:“这次事故推迟了公众恢复对我们的信心,这是不幸的,是没有必要发生的。”

记者会固然把事故的原委做了清楚交代,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但总的问题却还没有解决。问题关键何在?这也是人们最想知道的。南北线和东西线老旧失修是其一,但为什么会失修,也需要解答。主席佘文民誓言,要动用一切必要资源,改进维修,减少故障发生。接下来只能让事实说话了。

SMRT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在记者会上的发言透露了更多的信息。他说,事实上,过去的许多主要故障的发生,都可以部分或全部归咎于人为的疏失或错误(笔者按:这真是严重了)。这是令人遗憾的。

他进而补充说,虽然灌输积极的工作文化取得进展,但公司内还存在一些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才能根除。而不管人们把问题视为过去遗留下来的,还是结构性的或公司文化的,作为一把手,他承担责任。但由于郭木财没有进一步说明什么是根深蒂固的公司文化问题,会后不免引起诸多的揣度和热议。

郭木财是于2012年10月出掌SMRT,屈指算来已有五年时间。而在今年7月卸任的主席许永源则是从2009年起就担任主席一职。两人都是常任秘书出身,可以说是公共行政部门精英中的精英,而且经验也都非常丰富。故此,他们的行政能力不容置疑。

现任主席则是长期担任副主席,对SMRT的情况应该也非常清楚。以此推之,这是不是说SMRT内部存在的所谓要不得的“文化”,确实是根深蒂固得可怕,连他们花那么长时间也治不了?

所谓公司文化或企业文化,无非就是长时间形成的积习或作风,一个大机构犹如一个大染缸,近朱则赤,近墨则黑,这是很自然的事。SMRT地铁服务一开始原本是由政府管理的,后来受到当时政治时潮的影响,和巴士服务一样私营上市,折腾多年之后,又基本上向陆交局回归,这期间数度更换最高管理层,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风风雨雨不可能对工作队伍没有丝毫的心理冲击。

以同理心观之,职员若有些因此心神恍惚也是情理中事。当然,这不能成为不断导致人为疏失的理由或借口。任何玩忽职守的人,都应在追究责任之后,受到应有的惩戒。

但套用郭总裁的话说,不管问题是过去遗留下来的,还是结构性的或公司文化的,终归是要治的,而且必须倾全力以赴赶快治才行,因为,时间不多了。本届政府任期已过了两年,在下届大选举行之前,地铁问题再解决不了,肯定要成为竞选课题!

换言之,如今摆在佘文民和郭木财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别无选择,那就是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卯足全力,协助“搞定先生”啃下SMRT这块硬骨头。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