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政治保险的代价

区域焦点

我多次在本栏提到,马来西亚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尤其是其主干政党巫统,在下一届大选的主要票仓,会是在基础设施发展相对落后的乡区选民,以及在城市或市郊的中下阶层选民。

在反对党方面,自从基层组织强大的伊斯兰党选择与其他原先为盟党的主要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分道扬镳后,反对党新的希望联盟在乡区的选情赫然一落千丈。

即便是业已与希盟站在一起的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多次以90多高龄不辞劳苦地下乡为希盟站台,虽然出席听他演讲者颇多,但希盟大致上无法(除了希盟执政的雪兰莪与槟城外)为这些乡区,带来更大的发展或更好的基础设施。但国阵(特别是巫统)却能如此做,所以这些出席希盟政治集会来“听爽”者,最终是否会投票支持希盟,是个很大的疑问。

在市区与城郊方面,国阵很早就已意识到,要改变中上阶层相对富裕与受过高深教育,政治觉醒较早选民的求变心态殊不容易,所以这些年来,国阵转向在相对更需要物质协助的中下层选民做工作,如改善各项包括交通等的公共设施,以及其他许多便民的服务等。这些选民当中有好一部分,极有可能改变以前支持反对党的心态而转投国阵。

当然,我们不应把乡区选民与城市里的中下层选民,都看成是受不住物质“诱惑”的贪婪者。一方面,他们绝大多数是为生活形势所逼,要过上更有水准的生活是人之常情,如乡区选民渴望有水有电有像样的路,城市里的则渴望有更好的公共交通、治安等。

但在马国的政治经济现实下,选民必须“乞求”执政当局的垂注,而天下是没有白吃的午餐的,一个执政党胜出的选区,其各项发展当然会比一个投反对党的选区要来得好,因此必须支持执政党才能看到好处。

而另一方面就更为微妙了。其实这些乡区与城市中下层选民里,也有好些是不以个人、家庭或社会在物质上的进展,作为政治考量因素。对于这些选民来说,在精神层面上的,特别是贴近宗教上原教旨的“圣洁”与否,才是他们的首要政治考量,才是决定应投票给哪一边的关键。

多年以来,这些选民大多是伊斯兰党的坚决支持者,因为纵观左右,他们难以看到一个比伊斯兰党更为“圣洁”、更贴近宗教原教旨的主要政党。前些年在党内相对温和的中生代(或称专业派)的鼓动下,伊斯兰党与其他主要反对党结盟成民联,而当时相对中庸的精神领袖聂阿兹,呼吁该党支持者要胸怀更包容的视野,所以这些支持者也暂时抛开宗教上追求“圣洁”的理念,与其他民联友党通力合作。

所以在那个时候,无论是伊斯兰党或其他的民联友党,在乡区以至城市各地是选举上都大有斩获,因为他们将各自的票源,集中在某个共推的反对党候选人身上。

然而,在聂阿兹去世后,伊斯兰党内思维相对保守、更为追求宗教上“圣洁”的元老派,伙同思维更加保守的少壮派,成功地把中生代排挤出党;后者后来成立诚信党,现为希盟成员党之一。这些伊斯兰党内的新当权派,把如何促进马国最终得以建立一个神权统治的政府与社会,作为政治斗争极为重要的目标。

在他们眼中,虽然伊斯兰党之前好一段时间里都与巫统势不两立,但假如把巫统对于宗教的重视度,与主要反对党里更为关注社会课题作比较,巫统的政治斗争理念看来反而会与伊斯兰党更为接近。为此在过去几年来,为何伊斯兰党与之前的反对党友党越走越远,反而与巫统越拉越近了。

对于巫统来说,有了伊斯兰党的加入,即便是非正式的政治联盟,也等于是买了一份政治“保险”。在下一届大选,一些典型的乡区选区里,如果巫统、伊斯兰党与某个希盟成员党呈三角鼎立竞争,由于反对党的选票会因为伊斯兰党的参选而被分散,在“票多者得”的选举制度下,巫统胜出的机会就相对提高了。

由于希盟成员党在两面夹攻下成功胜出的机会微乎其微,即便是在一些乡区选区里是由伊斯兰党胜出,那巫统与伊斯兰党不言而喻的政治联盟,也意味着伊斯兰党会支持巫统继续组织下届政府。这就是伊斯兰党对于巫统的政治“保险”作用了。

然而,巫统方面也没有免费的午餐可吃。伊斯兰党里的极端保守派,必然会结合巫统里为数不少的极右派,共同按照他们的原教旨理念,乘机推动马来西亚的整体政治、社会、文化等更为“宗教化”议程。所以近月来,在国会里有伊、巫两党共同推动宗教法庭权限扩大的的议案。

近日一些宗教师以及宗教局官员大声呼吁厕所至洗衣服务等,都应该分信徒与非信徒的使用范围等,就是抓准了一些执政高层虽然未必赞成如此极端的倡议,但碍于要保持维护“圣洁”的形象,未敢出声批判的心理,乘机顺水推舟逐步推展这些极端的倡议。

这些极端的倡议,几乎同以前的南非种族隔离政策,或当年美国南部把公共设施分为白人与有色人种使用等社会政策相似。

事件发展到后来,马国好几位地位崇高的世袭统治者,终于发声批判这些难以令人接受的“以宗教来划分”的倡议。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种乘机想要推进激进宗教议程的各种手法,在大选前还是会陆续出现的。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资深研究学者

对于巫统来说,有了伊斯兰党的加入,即便是非正式的政治联盟,也等于是买了一份政治“保险”。在下一届大选一些典型的乡区选区里,如果巫统、伊斯兰党与某个希盟成员党呈三角鼎立竞争,由于反对党的选票会因为伊斯兰党的参选而分散,在“票多者得”的选举制度下,巫统胜出的机会就相对提高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