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胡逸山:马国预算案为大选固盘

字体大小:

区域焦点

从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上周宣布的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来看,执政的国阵(特别是其主干政党巫统)在来届大选里,在西马的主要策略应该是“巩固既有的乡区与城市中下层的选票,进而争取城市中上层的选民。”

大选即将来临前马国的最后一次预算案,常被喻为“派糖果”,即合法地分发许多好处给各个要争取的选民群体,这一次也不例外。

上几期我曾在本栏略为提到,巫统需要巩固的乡区与城市中下层选民,主要有两项他们最为关注的事物;对一些选民来说是缺一不可,对另一些则至少一项必须给予满足,他们才会继续支持巫统,或实质上是盟党的伊斯兰党。

这两项事物,其一当然是继续大派特派各式各样的扶助金,从小学生到乐龄人士,多多少少都有甜头。虽然马国整体经济增长还不算差,但贫富悬殊问题还是严重,经济增长的果实没有均匀地从社会中上层往下滑,乡区与城市中下层居民的收入仍然偏低,所以对中上层来说不看在眼里的那几百一千令吉,对中下层居民却可以多少拿来帮补家用。

国阵是马国执政已久的政治联盟,选民对源源不断的扶助金存“感恩”之心,当然也懂得投桃报李。他们的教育水平及政治觉悟一般不高,不多做更深的政治经济思考,例如长久以来各项国策的好坏对错,是否是造成他们长期受困在准贫穷状态的根本原因等。只要有拿到扶助金,这些考量皆可暂时抛之脑后,还是从天而降的现款比较实际。

其二是这些乡区与城市中下层选民多数对信仰的执着,在现实生活里难以跨越宽阔的经济鸿沟来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就只有追求心灵上的慰藉了。一部分选民只要政府派发扶助金,就足以驱使他们继续支持执政党。但更多选民又看到执政党在促进与维护他们的信仰方面“有所作为”,当然就更铁了心来支持执政党。

虽然不是所有中下层选民都那么“利字当头”,但在为数不少的这类选民(有说是几乎三分之一)心目中,是把将信仰“发扬光大”排在物质上被满足的前头,如果硬要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他们绝对有可能是选信仰的。

这微妙一点的主要导因,是自1979年的伊朗宗教革命引发席卷全球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后,多年来也逐渐在马国乡区与城市中下层选民的心灵里扎了根。

至于比较实际的原因,则是自当年安华(目前反对党联盟精神领袖)当部长后,当局就一直推动的信仰保守化的政策,以及默许伊斯兰党在西马各地开办及经营保守色彩浓厚的宗教学校,这几乎是造成选民宗教倾向更浓的必然后果。所以这一次预算案,政府在推动信仰方面也不遗余力。

总而言之,对信仰看得很重的乡区与城市中下层选民,如果也同时注重物质上的满足,那么他们在来届大选里,相信会继续投票给巫统。如果只追求信仰的慰藉,一向来标榜在信仰上甚为圣洁的伊斯兰党,当然也是这些选民的投票首选。

从巫统的角度来看,这类选民在来届大选里如果大多投票支持巫统当然最好,巫统可以维持现有的国州议席数目,甚至多赢一些。不过,无论这类选民选择支持巫统或伊斯兰党,其实都不打紧,即便伊斯兰党在一些选区里胜出了,那问题也不大;因为巫统已然大方公开承认,它正在与伊斯兰党磋商政治合作的各种可能性。

看起来即使不是正式的政治联盟,最终成形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巫、伊两党其实在过去几年来,就已陆续公开在如推动有关宗教法庭扩张权限的法案等方面通力合作。

所以无论是一些信仰理念浓厚,还是重视物质的乡区与城市中下层选民,最后促成巫统或伊斯兰党胜出更多,他们过后联手起来,政治结果还是一样的,即巫统会继续执政。而反对党联盟里的许多政党,会因伊斯兰党坚持在许多此类选区参选,进而分散反对党票源而落选。

此次预算案也展示国阵企图争取城市中上层选民的一定决心,削减个人所得税税率、取消几条高速公路的收费、加建地铁线等措施,针对的当然也是这类选民。

其实无论是对执政党或反对党而言,城市中上层选民都是不容易讨好或应对的一群。他们一般教育程度相对偏高,对无论是公共或民生的事物,总是采取批判的态度,主观意识又强。

以前他们把贪污腐败、治安欠佳、效率不彰等不良社会经济现象,都算在执政多年的国阵头上,所以在近十年来除了掀起全国政治海啸,破除国阵长久以来国会议席超过三分之二,得以任意修宪的政治优势以外,也把如雪兰莪与槟城等城市化已然很高、在经济上极为重要州属的政权,转给当时的反对党联盟民联。

但近十年以来,特别是在雪兰莪,希盟与伊斯兰党同床异梦的联合政府,在各方面使得这些难服侍的城市中上层选民,感觉到它们的政绩未尽如人意。而国阵无须影响这些选民转投国阵,只要刻意酝酿他们对比两边感觉“心凉”,而不出来投票,国阵的赢面也就更大了。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资深研究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