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巫统在沙巴面对变数

区域焦点

继上月底两个弟弟以及据闻有关联的数位商人与政治人物,被马来西亚的反贪污委员会扣留后,沙巴反对党领袖沙菲益自己也被扣押了好几天,一时引起沙巴以至马国政坛的轰动。

沙菲益以前位高权重,是马国执政联盟国阵的主干政党巫统的副主席,官拜乡区与区域发展部长,长期以来更是马国首相纳吉的重要支持者,在多次的巫统党选里,都把沙巴这个重要票仓的代表票带给纳吉阵营的候选人。

但在两年多以前,当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的一系列事件,在国际社会及马国国内闹得沸沸扬扬时,沙菲益却选择与时任的副首相慕尤汀一样公开批评纳吉,令人难以理解。当然,不久后两人都从内阁被除名,后来也被排除出巫统。

有关沙菲益对纳吉“倒戈”的真正理由,各有各说。他自己说是为了真理与事实,要纳吉对一马公司事件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许多观察者则认为,沙菲益虽然多年来坚定地支持纳吉,但他长久以来就想当沙巴首席部长,纳吉登上巫统主席宝座多年,却迟迟未实现他的心愿,沙菲益当然也心灰意冷,所以才与纳吉翻脸。

如果后一种说法属实,那沙菲益的政治雄心与其他大多来自沙巴的政治人物,他们的遭遇是极为相似的。

对于典型的沙巴政治人物来说,在掌握了一定的地方政治支持,有了一定的政治地位与实力后,如果获得委任为联邦的部长或副部长,能到吉隆坡去当官,当然很不错,也算是有很大的政治成就了。

但因为联邦的政治权力,主要是掌握在首相以及其他巫统的西马核心政治人物手上,传统上,来自东马的政治人物通常受委掌管普遍被认为并不是最重要、资源拨款等也相对低的联邦部门。当然,此情况在过去两届联邦大选后,因国阵需依靠沙巴的议席来继续执政而有所改善,如马国经济策划、新闻、外交,以及之前由沙菲益出掌的乡区发展等部长,皆来自沙巴。

但因通常不是受委担任重要部门的部长职位,所以沙巴(砂拉越也是如此)的政治人物,如果有得选择的话,还是希望回沙巴当首席部长,因为是这个资源丰富州属的一把手,在州里的各项审批的权力也很大,无须再呆在西马的官场里“仰人鼻息”。

因为巫统是沙巴的主要执政党,所以在(由巫统主导的)国阵再次执政沙巴的近20多年来,沙巴首席部长属谁,一般由国阵兼巫统的主席来决定。这与砂拉越略有不同,那里虽然也是国阵执政,但因为巫统势力没有延伸进当地,所以首席部长一般是来自当地最大的执政党土著保守党。

在马国政坛上,当政治利益一致时,大家走在一起;而政治利益有所不同时,则分道扬镳。譬如马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去世前几年也选择与前任首相胡先翁,一起反对时任首相的马哈迪。

马哈迪更是青出于蓝,先后挺身而出,带头反对他自己钦点的两位继承人——前首相阿都拉与现任的纳吉。马哈迪与反对党的精神领袖安华之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由情同父子(马哈迪当年提拔安华)到势不两立(马哈迪开除安华),到当下因为有共同的政敌纳吉,再次冰释前嫌,进行某种程度上的“合作”。

至于安华与纳吉,当年也曾在巫统党内组成“希望团队”准备接权,现在当然也是壁垒分明。所以,要更为贴切地观察马国的政治运作、领悟出更多的实况,断不可从意识形态的出发点来观察,而是必须以政治利益对接或相冲与否来考量。

无论如何,沙菲益在离开巫统后,虽然与马哈迪、慕尤汀以及其他反对党人还保持一定的联系,并持有相似的宏观政治立场,但他却选择不加入由马哈迪所主导创立、主要以西马马来族支持者为骨干的土著团结党,而是自己在沙巴成立民兴党(Warisan)。

因为沙菲益之前的强烈巫统色彩,许多人起初以为民兴党应该也是如马哈迪的土团党般,一个只限穆斯林土著的政党。但该党成立后不久,竟成功地从其他反对党里拉拢到沙巴非穆斯林土著以及华人的议员。据说民兴党发展至今,在非穆斯林土著(主要是沙巴的卡达山族)里有一定的支持度。

有些评论认为,沙菲益与其友人(其中包括民兴党的一些党要)被调查涉嫌贪污之前,从沙菲益所主管的部门沙巴乡区发展挪用公款,背后多多少少有些政治考量。沙巴发展资金遭挪用案之所以爆发,因为民兴党近月来在沙巴的势头好像过猛了,有可能会威胁到国阵继续在沙巴的执政地位,所以沙菲益等的“锐气”必须被“挫一挫”云云。

真相是否如此,我们当然不得而知,不过此类有关公共资源被大量挪用做私人或政治用途的现象,多年来层出不穷,也是众所皆知。但又不好明说,为何选在这全国大选随时举行的当儿,来进行这一系列的挪用公款调查,难免引人深思了。

其实,沙菲益的被调查、遭扣留,会产生怎样的涟漪式的政治波荡,值得继续关注下去。在30多年前,沙巴曾有反对党因领袖被认为没得到应有的尊重,而掀起一场政治海啸,导致州政府易手。

但之后的近十年里,联邦政府对沙巴的各项制裁,也导致沙巴的发展长期停滞不前,所以许多沙巴选民也“学乖”了,深晓如果沙巴州政权易手,而联邦政权维持不变,沙巴的前景也是堪虞的。所以在下一届大选里,沙巴选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在两难之间,还要经过一番内心挣扎。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资深研究学者

要更为贴切地观察马国的政治运作、领悟出更多的实况,断不可从意识形态的出发点来观察,而是必须以政治利益对接或相冲与否来考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