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纪赟:集权还是分权的思考

订户

字体大小:

非仅中华文明史,统治政权及其行使权力的政府机构,就一直处在两极间震荡,即一方面寻求自身近乎无限地行使权力,另外一极即完全的无政府主义。

就东方文明而言,尤其是在西方知识界看来,早自古希腊时代就已形成了西方自由民主,而东方专制集权的二元划分。到了孟德斯鸠直至黑格尔等近现代西方学者的眼中,这种“东方”专制主义的形成机制、原理与后果都受到了深刻的批判。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