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慧:该为自己的行为打分了

新加坡从建国时期就非常重视环境的清洁与卫生,从过去的严厉罚款到今天的小钱奖赏,我们的文明与礼貌建设不能还停留在一个“钱”字,金钱的赏罚始终是一种功利制度,很难内化为一种价值观,必须有更多内力与价值观提振国家前进的韧力和人民素质。

今天说这话题——维护环境清洁与卫生,也许已旧了,但在今天已高度现代化的新加坡,这却始终是个脱不掉的话题与城市负担,乱丟垃圾、乱脏的厕所仍天天能见,四处可见。

作为一座​​“花园里的城市”​,这样的现象对新加坡是天大的玩笑——我们给自己和这片土地开的玩笑。

李显龙总理11月26日为“追忆河道”展览主持开幕礼致辞时,语重心长地呼吁国人不要乱丢垃圾,“以免垃圾冲入水沟与河道”,一些人可能觉得总理理应关注更重要的国家大事,怎么连“这点事”也得说两句,但我国每天得依赖5万清洁工人大军保持环境清洁,在人力与财力上已非常大件事,加上流入河道等食水源的垃圾一旦影响我们的食水干净,就不是“这点事”了。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11月27日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要求各地推进“厕所革命”时强调,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北京有关人士的分析也指出,习近平抓“厕所革命”并非“抓小放大”,厕所是文明生活的一项基础设施,中共誓言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厕所问题是衡量中国广大城乡地区是否进入小康的一个具体标准。

事实上,中国官方在最近宣布进一步推进厕所革命的国家工程中,很具体地提出了“数量充足、分布合理,管理有效、服务到位,环保卫生、如厕文明”的新三年(2018至2020年)目标。新加坡在厕所设施的建设与分布方面是有一套准则,近年还添加了无障碍和亲家庭的温馨设备,然而在“如厕文明”方面,这么多年来的保持环境清洁运动却始终不到位。

《联合早报》上星期天(12月3日)报道了两名最近获颁卫浴文化奖的清洁工,陈裕香和俞丽华,这篇题为《公厕文化捍卫者》的报道在早报面簿上,有1万3000多人阅读,是热点阅读新闻之一,还有160多人留言和分享。其中有一网民批评,当局应该常去地铁站,小贩中心和咖啡店的厕所检查,“近来新加坡许多公共厕所又臭又脏,不見有环境部工作人员去检查。”

马上有网民反驳:“厕所不清洁,是清洁工友的问题?我只知道是厕所使用者造成!”另一网民接腔:可以也“颁奖”给那些不好好使用公厕的无公德心人士吗?

确实,新加坡的服务业近年来兴起让顾客对各种服务打分,包括餐馆、商场零售服务、海关检查和机场与购物中心的公厕等,但可曾给自己的行为、是否文明与尊重他人等态度打分?为何对别人高度要求,对自己的恶习却不当一回事?

另一例子是许多小贩中心的回归碗碟呼吁,尽管墙上和桌上都贴了温馨提醒,响应的人却不多,各小贩中心因此仍得招请清洁工人清理,但因人手短缺赶不上人流量,食客宁愿埋怨桌子无人清理,自己吃完后同样不愿回归碗碟。

于是开始有小贩中心推出奖赏制度鼓励食客回归碗碟;于是超市的推车得有硬币回扣设置确保会归回原处;于是一些购物商场和电影院里的厕所早已有自动冲水的设备,都是“非常新加坡”(uniquely Singapore)的解决方法。

然而看看新加坡人爱去旅游的日本,这么一个非常高度自动化的国家,为何当地的公厕既不安装自动化冲水设置,也不是经常见到清洁工人,都能保持干净卫生?一大原因是非常文明也“非常日本”的厕所文化,已让任何人在使用后必定把马桶座位弄干净才离开,方便下一个人使用,给日本留下了很好的文化口碑。

而新加坡作为发达国家,当新加坡的清洁与文明行为都得由小钱小赏,或机械化的小聪明等机制来推使时,这体现的是一种怎样的文化与人民素质?如果各种调查显示新加坡人对这个国家有更强的身份认同,也更有家园感时,为何行为却不一致?为何在网上与日常生活中却是不顾他人与不尊重他人的各种权霸?物质、金钱与地位上的得分才是生命中的全部吗?这样的价值观体系又能让我们的国家和下一代走多远?

新加坡从建国时期就非常重视环境的清洁与卫生,从过去的严厉罚款到今天的小钱奖赏,我们的文明与礼貌建设不能还停留在一个“钱”字,金钱的赏罚始终是一种功利制度,很难内化为一种价值观,已经走过50多年建国历程的新加坡,必须有更多内力与价值观提振国家前进的韧力和人民素质。

想象几年后,当新加坡全面成为智慧国城市时,新加坡已是个高度自动化和数码化的社会,有人如厕后被反锁在内,直到把马桶座位弄干净,感应器才启动开门;有人在小贩中心用餐后不归还碗碟,座位同样会反锁不让离席;有酒后要开车的人,车子感应到自动“罢驾”,启动不了引擎;还有乱丢垃圾的人,电眼会自动把罚款单寄上。

这些想象在智能科技爆炸的时代不会是天马行空,只是我们的社会是否要“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因为人人的自私与自我中心行为以致在日常生活里得一直被“反锁”。而事实上,当我们乱丢垃圾,乱用厕所,以及酒驾、乱骑驶电动脚踏车,或成为网霸等自私行为时,我们是在反锁别人,给别人造成种种不便,甚至伤害。

台湾知名作家龙应台2006年7月出版的著作《请用文明来说服我》,我们也应该要用同一句话来提醒自己,别因为自己的行为和不文明态度,给别人和这个社会留下许多麻烦和垃圾。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