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云舟:当嚣张取代自信

台湾国防部长冯世宽最近因在立法院的一出“仰天大笑”而成为焦点人物。他上个月22日就“庆富案”到立法院国防委员会受询,接受在野党立法委员曾铭宗的质询时,两人一度互比民调。面对曾铭宗百般拍案“呛声”,冯世宽始终笑色不改,最后在曾铭宗抛出一句“我没办法尊敬你”后,竟哈哈大笑四声,离开备询台。

火药味十足的台湾议会对峙,大家或许已司空见惯。冯世宽虽然事后跟曾铭宗握手言好,但留下大片议论空间的,是他在受询时的举止。冯世宽这一出饶有江湖中人大难临头时“你奈我何”的桥段,仍不免引来在场立委批评他“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嚣张”。

由此引发了对问责过程的反思,即问责双方应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到议事堂。在这点上,首先要厘清的是,仰天大笑如果就等同嚣张,是不是意味议事唯有板着脸、中规中矩,才算是谦谦君子?显然未必。甚至在较成熟的民主政体中,朝野双方尽管政见不同,却会因熟悉彼此套路而时不时调侃对方,缓解紧绷的议事氛围。但这样的调侃和幽默也有一定的底线,是建立在彼此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彼此间如果没有这样的共识或平等关系,任何一方(往往是被问责方)试图制造“轻松效果”的背后就另有玄机了,即为了长自己威风而自我抬举,把对手矮化。这样的自信,是为了显示自己处之泰然,但如若自信过了头,那就成了嚣张、自我抬举,矮化对手成了把对手妖魔化。

遇到嚣张的对手,稍通政治辩术的人就会直击要害,凸显其态度缺失。但曾铭宗应对嚣张部长的做法,是还以更多的嚣张,除了搬出自己曾任金融监督管委会主委的履历,还指冯世宽“态度都不对”“你认为你民调有多高”。

至此,问责已经流于形式。不但没问出个所以然,而且遗憾的是,大家到最后记得的,只是一场嚣张对垒嚣张的面红耳赤,而不是问题的厘清和进展。

庆幸的是,新加坡的议会问询大概不会出现冯曾之间如此完全失焦、有碍观瞻的交锋。但“嚣张冷对千夫指”的作风,对于从政者在议政时应有的态度却不无借鉴意义——对于自己的政治对手,诘问、答问时应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是应尊敬对手、实事求是,还是因为自以为占据论述上的优势,就可以盛气凌人,蔑视和戏谑对手?同样是政策上的辩论,从一个人表达时的语气和态度,就可以看出他待人处事的原则,也进而能看出他的品性。

品性与国家治理又有何干?是否只要能为人民谋利,就可以接受从政者态度上的缺失?《论语》有云:“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从政者的品性决定了政策方针和社会价值观,也进一步塑造国民性格。身居要职虽必须展现出一定的自信才能服众,但若不对自信加以约束,它随时会变成嚣张,对政治发展形成阻力。中文互联网上一度流行“人类历史最珍贵的是实现了把统治者关在笼子里”一说,指的正是慎防自负无限膨胀的意识。

嚣张不一定代表从政者无能,但足以显示其态度和道德标准,这些同样是民望的参考依据。尤其在强调廉洁政治、打造优雅和包容社会的大趋势下,从政者更应时时以此为训。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