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蕾:过于喧嚣的孤独

汽车在从北京到天津的途中穿梭,走过不久前颇受争议的“驱逐低端人口”的几个地段,让人想起捷克小说家赫拉巴尔(Bohumil Hrabal)在他的名著《过于喧嚣的孤独》中的场景。

这部小说描述着普通百姓的忧伤和灰暗,在混杂着对眼前的苟且生活认命的同时,也掺杂着对未来的梦想。书中说:“基本上我是一个乐观主义的悲观者,也是一个悲观主义的乐观者。我是双重的、两面的;我有点狂妄,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而无限和永恒或许就是喜欢我这样的人”。

用悲观和乐观混杂的多面性来形容中国的经济和人口,或许是恰当的。离上次探访不过几个月时间,在北京下榻的服务公寓就已经安装上了“智能快递柜”,只要输入用户手机号码,储物箱就会自动打开,让客人提取网购的商品。午餐和晚餐时分,酒店大堂里挤满了送餐的快递小哥,让我想起几个月前在加州,需要开车40分钟出外觅食的日子。这些不断兴起的各种服务,为我们忙碌的生涯提供着难以想象的便利。

投资界一般将新经济的范畴归纳为​四个类别,技术驱动型、创新的商业模式、创业型的公司,以及前面三类对传统行业的提升和改造。北京的中关村、杭州和深圳,正集合着人才、点子、信息、资金和政策,在同类城市中脱颖而出,稳步朝向中国硅谷的角色迈进。

新经济在中国经济总量中已占30%,如果将中国A股、香港挂牌的中资股和在美国挂牌的中概股(ADR)整合并以市值计算,新经济行业市值占比,也已经从五年前的29%提高到目前的45%。随着越来越多高技术含量的公司持续在中国大陆、香港和美国上市,这个比率将在未来两年迅速提高到50%。

去年以来,涵盖在香港、美国和其它地方上市的149家中国股票的旗舰指数MSCI,中国指数异常亮丽,上扬了48%。如果用盈利增长来推算指数旗下的上市公司,它的股本回报率(ROE)在2017年至2019年预期在15%-16.5%的区间,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排名第三高,仅次于美国和印度尼西亚市场。投资界正紧密关注着它目前较为偏低的估值并考虑加码。

去年11月,明昇公司(MSCI)重新调整了MSCI中国和MSCI中国A股指数下的上市公司。在A股指数中,有96家个股被剔除,同时另外增加了25家。一般而言,相关个股被纳入指数后,追踪MSCI的众多基金就要根据权重比例来配置相关的股票,也就是说会有一定数量的海外资金将进入指数成分股。从今年6月开始,中国A股预期将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和MSCISCWI全球指数。届时将有200多只A股公司有机会获得外资的青睐;而那些具有新经济元素且有流通性,盈利前景良好的公司,肯定是投资者的首选。

新的一年,或许应该穿越一下,从中国金融体系坏账、制造业的产能过剩和中国经济增长减速等老生常谈中走出来,在春暖花开时,乘一趟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铁,体会“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呼啸而过,也感受在高铁网络、电子商务、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带动和中产阶级数目逐渐扩大,如何在潜移默化中带动中国国内膨大的消费市场换代升级,并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中的新亮点。

《庄子·知北游》中有“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的感叹,我们都知道大势将至,但或许未来已悄然而来。一个身处亚洲的庞大经济体的改变,对我们未来生活和工作的影响,将更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那是挑战也好,机会也罢,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接受现实并努力思考,如何利用这些因素来成就未来的自己。

(作者是私人银行从业员,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