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金财:西班牙加泰独立公投对台湾启示

近日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派在提前地区议会选举中胜出后,遭革职的独派领袖普伊格蒙特提议,在境外与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会谈。拉霍伊予以严正拒绝,强调自治区新领导人必须不能违宪,始能展开对话。

这场因加泰地区公投独立议题引发的社会分裂、政党对立、经济衰退、中央与地方紧张关系,及国际承认、区域稳定问题,究竟最后会如何化解,颇值台湾当局思考。

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试图切断隶属于西班牙一部分的政治现状,成为独立主权国家。远因在于1938年内战时废除其自治权,1975年后加泰罗尼亚政党关注重点主要集中于自治而非独立。近期则因西班牙经济衰退,导致此区主张独立者比率逐渐上升。

加泰地区曾举行过两次公投,参与投票者并未过半,2014年约80.7%民众赞成完全脱离西班牙独立,但投票率约41.6%;2017年约92.01%民众赞成独立,投票率虽有些微上升,但只有43%。换言之,在投票率皆未达二分之一,却轻率宣布独立,在内部及国际支持皆不足的情形下,公投独立成为一厢情愿式的昙花一现的选择。

尽管投票者中绝大部分是主张独立者,但仍是属于少数决定多数。支持者认为,加泰脱离后可享有更高的财政自主权;但反对独立者认为,加泰脱离西班牙后就等于脱离欧元区,也会失去欧盟公民身分;而体育俱乐部脱离西班牙体育联赛,也会重创像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的财政等等。

就国际支持来说,加泰宣布独立,欧盟并不支持;美国也宣布不支持。内部缺乏超过总体选民半数以上支持,及外部国际社会不接纳下,加泰公投独立欠缺政治现实主义的支撑基础。

首先,独立公投反而助长统一势力。遭革职流亡海外的独派领袖宣称,独立派已赢得区议会选举是不争的事实,宣称这是挺独政党集体胜利,直接“打脸”西班牙当局。然独派政党虽赢但并非大胜,三个挺独政党共获70席,比过半数多两席,但比2015年少两席;而反独立、亲商的公民党,在135席次中获得37席,成为最大单一政党。

对照台湾蔡英文执政后,一再采行被质疑是去中国化策略或对统派势力的压制,反而造成台湾人认同下降、双重认同增加、中国人认同上升;同时,支持独立的比率下降,支持统一声浪上升。若此反抗“绿色恐怖”氛围持续弥漫,反而会加速蓝营因集体危机意识与不安全感,而更加团结。

而这将提供选战时集体诱因、组织动员基础,反映在选举投票行为上,可能导致2018年地方选举及2020年总统大选,泛蓝支持度逆势成长。

其次,加泰公投不仅未获任何国家承认,反而导致经济发展衰退。公投诉诸直接民主,导致地方与中央对抗,不仅引发政局动荡不安,阻却投资者步伐,甚至信心溃散加速撤资。自爆发独立公投以来,已有3000多家重量级企业与银行撤离,观光人数大幅下滑,外来投资锐减70%以上。且宣布独立后,也未得到任何国家或国际组织承认,欧盟并未因独派选举获胜而改变原先反对立场。

对蔡英文当局而言,由于未承认“九二共识”及认同其核心意涵“一中原则”,已引发陆客、陆生、陆资急速减少,且减少两个邦交国,甚至引发中国大陆航母、军舰及军机“绕岛巡航”,冲破第一岛链进行武力威吓。台湾一旦进行独立公投,可能加速外资撤离、经济衰退;无法增加邦交国,反而面临雪崩式外交;武力威胁转为具体动武可能性增加。

最后,加泰地区独派分立并未立场一致,政党纷争造成社会对立加剧。此种情形亦反映在泛绿执政联盟,蔡英文执政后奉行“维持现状”主张,依据宪法及两岸关系条例处理两岸事务,虽无造成两岸明显而立即危险;但军事武统威胁声浪却挥之不去。这导致党内部激进派与外部时代力量,从内外掣肘其中间温和两岸政策路线。

民进党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宣称中华民国为台澎金马国号,是主权独立国家。但党内、外激进势力仍宣称要撤废中华民国、宣称国民党是外来政权、台湾地位未定论、公投独立,推动正常国家运动。独派立场分裂也表现在最近公投法修正案,例如是否纳入领土变更复决案、两岸政治协议等争论。

台湾内部独派对于台湾前途主张立场歧异,徒增社会对立与紧张,尤其是对中华民国认知、台湾是否已经成为国家,此势必无法凝聚中华民国为最大公约数。从温和务实独派角度来说,承认中华民国可避免政党对立、族群冲突及军事威胁,还能拥有20个邦交国;一旦宣布独立,是否仍保有原邦交国承认尚且不得而知,而原属大陆之邦交国不可能承认新独立的台湾国,更甚者恐引发大陆动武。

加泰公投独立难以获致欧盟及美国支持。若公投台独,是否可稳住原邦交国,又可增加新建交国;同时,获得国际组织及大国承认,此似乎不无疑问。

(作者是台湾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