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周栎枫:三论化解毛泽东困境

字体大小:

笔者曾两次在《联合早报》刊发过关于化解“中国的毛泽东困境”的文字,未曾想日前由中国教育部统筹编写的新一版中国历史教科书之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再一次突显了“中国的毛泽东困境”。

据媒体披露,中国教育部将于2019年启用覆盖全国中学的新版中国历史教科书,对沿用了18年的旧版内容做出了本质性的修改。据新版中学八年级历史教科书下册的电子版图片显示,将删除旧版教科书中“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这一单独章节,而将文革的有关内容并入旧版“探索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之中,在新版教材中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这就意味着如果新版教科书正式出版,则“十年文革”一课与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将从中学的历史教材中消失。正是由于这一问题的曝光,使得中国社会对文革、对毛泽东的评价出现了新的争论,亦使得“中国的毛泽东困境”这一主题又增加了一个新节点,进而引起新一轮左右派意识形态的争斗。

旧版教材写道:“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虽然这对文革发生的根本原因的分析并不准确、到位,但点出了毛泽东的“错误”。

新版教材则修改为:“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将“错误地”三字删去;而在谈及文革的影响时,新版教材写道:“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如此说来,好像文革的发生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正常现象,任何体制的国家都有可能发生。

试问:以“文化”的名义开展的“大革命”,为什么没有在其他国家发生?毛泽东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中国真的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了吗?既然是“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会造成上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将国家推到崩溃的边缘?

其实,文革后的1981年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所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经将文革定性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而从新旧版教科书的比较可知,新版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淡化文革所造成的灾难、回避毛泽东发动文革的严重错误。

应该说近日围绕新旧版中国历史教科书所展开的意识形态争斗,主要是围绕对毛泽东的评价所引起的;而就在去年年底前,中国社会围绕圣诞、毛诞之争更是闹得乌烟瘴气。2017年圣诞期间,中国一些城市、学校禁止党员、官员、学生庆祝圣诞节,甚至有官方发出微信声称,圣诞节应被视为中国的“耻辱节”。

然而,各地却有众多民众不顾禁令,以各种方式过圣诞节,如重庆解放碑广场24日晚就有近万人欢度圣诞夜,但遭到警方驱赶。圣诞节的次日,即12月26日为毛泽东的诞辰,一些极左派毛粉却大肆张扬,狂热庆祝毛诞,比如全国各地数万民众前往湖南韶山参加纪念活动;山西太原的一些左派在山西大学毛泽东像前,穿着当年红卫兵的服装庆祝毛诞。

其实,中国的圣诞、毛诞之争所反映的就是中国的毛泽东困境。人们知道,当年毛泽东发动的文革给中国造成极大创伤,当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与会的5000多名中共官员,几乎都在批判毛泽东的错误,而广大民众对该《决议》公开指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亦是赞同的、认可的,因为那时的人们对刚刚经历过的文革灾难是有深刻体会的。现在的极左派却极力颂毛,甚至在社交媒体上高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人们发现,近年来中国左右派在对毛泽东评价问题上的分歧愈发严重,剧烈的争斗正撕裂着中国社会。之所以如此,笔者认为可能是两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其一,毛泽东执掌中国权柄的近30年间,虽然整个社会处于较为贫困的状态,但贫富差距不大,且官场较为清廉。但经过近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改善了,但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而官场的腐败现象更是令人惊异。这不得不令众多民众怀念起毛泽东时代。

其二,毛泽东执政的28年间人们经历过各种政治运动,尤其是反右、大跃进、反右倾以及文革等等,不仅使国家遭受到重大损失,也使得众多知识分子和官员受到各种的打击,对毛泽东不满。但由于多种原因,至今并未公布较为详细的历史资料,使人们无法了解历史真相,也就不知道毛泽东在那些政治运动中应付多少责任,只知道毛泽东建国之功。其实,世界上很少有国家像中国左右派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争斗。

但正像本文前面提及的历史教科书事件,从官方的角度是尽量维护毛泽东的正面形象,因为过多地暴露毛泽东的错误,或将对中共的执政造成负面影响,或者官方担心当年苏联的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暴政所带来的后果。习近平执掌中共最高权柄以后提出,中国改革开放后30多年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不能以后30年否定前30年。

但笔者认为,为了缓解中国的毛泽东困境,保持社会的和谐,中国执政当局应该逐渐解密历史档案,让专家学者以及百姓了解历史的真实情况,了解当年毛泽东采取一些措施的必然原因。这对于化解对毛泽东评价的分歧是有益的。再者,中共似应组织专家学者尽量抛开意识形态的束缚,对毛泽东的功过给出符合历史事实的评价。这对于化解中国的毛泽东困境是有益的。

(作者是中国电子科技大学前教授,现为加拿大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