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脱口秀名嘴当总统?

奥普拉是这么说的:“长久以来,即便有女性敢于面对那些男人的权力讲出真话,她们的话也不会被听取或相信。但是,现在他们的时间到头了。我要在场观礼的所有女孩子知道,新的一天即将到来。当这一天曙光终于呈露,那是因为有很多优秀的女人和男人,坚持奋斗,引领我们到达一个不再有人需要说‘我也是’的时候。”(意译)

“我也是”指的是英文#MeToo这个网络上的主题标签。报上说,受好莱坞电影制作人哈维·温斯坦性骚扰事件影响,许多曾被性侵的女性如今都勇于挺身而出,敢站出来说自己也是受害者,并指认加害者。这股风潮象征女权意识高涨,#MeToo也成为2017年的年度曝光率最高的主题标签。

就此来看,奥普拉主要是在替美国影视圈许多曾被凌辱欺侮的女性讲话(这股风现在也吹到了香港影视圈),不过,许多对现状不满的美国人却乘势而为,把矛头也指向了他们不满意的总统特朗普。一项最新调查(可信与否无法确定)显示,美国人对特朗普现在的认可率只有38%。

显然,在很多美国人心目中,特朗普这个人“望之不似人君”,不像以前的里根,虽然也是影视出身(特朗普主持过电视节目),做起总统来却似模似样。特朗普其实就是个商人,从未担任过政治职务,从这个角度看,他的行为举止表现的就是他商人和大亨的本色。美国人也许不习惯,但这是他们的选择,又能怪谁呢?

这也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为什么美国人会选出一位自己不喜欢或觉得他不能胜任的总统?应该说,有大半美国选民是与此无关又有关的 。说无关,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投票,他们对政治已经失去信心。说有关,是因为如果他们积极参与,特朗普就可能不会在人们意料之外,取代希拉莉当选。当然,这不是说希拉莉当政就一定比特朗普好,至少她是政坛老手,没有商人习气。

支持特朗普和支持希拉莉的选民其实旗鼓相当,他们基本上是根据党派归属投票,换言之,党推举什么候选人他们就投什么候选人。问题在于被推举出来的候选人未必都是真正的治国之才。美国人对这样的制度似乎并不担心,因为不管谁当总统,总能够招揽一批才智之士来辅佐治国。

作为一个泱泱大国,人才济济,美国其实根本不缺政治人才,只是美国的选举制度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已经出现了许多严重的弊端,如两党毫不妥协的对立,各种势力庞大的利益集团割据,左右共和与民主两党,社会贫富分化明显。渐渐的,越来越多普通选民感觉到,政党只是在为特殊的群体服务,与群众越来越疏远。

他们厌弃这样的现状,却又无力改变,致使很多人放弃了政治,不参与,不投票。政治生态就这样逐渐恶化。在无力和绝望之余,人们只能寄望于体制外的“救星”的出现。这可以说明为什么突然间,人们一会儿寄望于特朗普,一会儿又转而把希望寄托在一位脱口秀名嘴身上。

西方人有句话,may the best man win ,意思是愿最优秀者胜出。但是,西方政党制现在所面对的最大问题正是,胜出的每每不是最优秀的,而是平庸之辈。原本是要遴选贤能的治国人才的制度,现在变质成了机会主义政客和既得利益集团的权力掮客充斥的权力游戏场,真正的贤能者对政治敬而远之,政治也普遍趋于平庸。

在这种普遍平庸的背景下,当今世界又两种制度显得格外亮眼,其一是中国的制度,另一就是新加坡的制度。

和美国一样,中国是个泱泱大国,但中国实行的是一党专政,和美国迥异。在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逐渐演化出它本身的一套选能制度,有才干的干部从地方做起,逐渐累积经验和资历,最后进入中央领导层,一般来说,经过这个淘汰的过程,能到达中央的自然都非泛泛之辈。他们的治理能力也都受过实践考验。这样的模式绝不可能出现像特朗普那样的领导人(所谓体制外的)。

近年来,中国模式成效可观,中国人对自己的制度信心显然已经大大提高了。一些学者如张维为和贝淡宁(Daniel A. Bell)也开始讨论和比较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的优劣。张维为甚至认为,中美两种模式实际上涉及的是两种政治模式之间的竞争:一种是更强调选贤任能的模式,另一种则是迷信选票的模式。相比之下,中国选贤任能的模式可能胜出。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英美模式确实疲态和病态毕露,中国模式则是趾高气扬。但是,政治是个不断演化的过程。难说西方民主模式就会这样衰败折腾下去,不会有自我纠错的一天。也难说中国模式就能从此胜出,不会出现什么乱子。任何模式的优越性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至于新加坡模式,或说是人民行动党的模式,可谓独树一帜。简言之,是网罗天下英才而用之。不受党籍约束 。这让执政党有了很大的揽才空间。和中国模式不同的是,行动党没有从基层或地方做起升迁途径,而是直接吸纳在各领域已经有所表现或成就的人。新加坡地方小,要物色不同行业冒尖的人并不太难。

不过,这样的模式也有它的缺陷,有些可用之才,尤其是私人企业界的,往往难以被说动。其结果是出现大量来自军队和公共服务部门的人才,而这些人也往往是得到国家培养的公费留学生,久而久之可能不知不觉形成“校友俱乐部”,这是需要警惕的。无论如何,政治领导层的总体素质是有一定保障的,不至于选来选去都是烂苹果,而只能寄望老天“不拘一格降人才”弥补领袖素质的赤字。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metoo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