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不可“得鱼忘筌”

去年12月初公布的2016年度“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简称PIRLS),在评估项目中增添一项“网络阅读能力”(Online Reading Literacy),以反映信息时代中孩童综合及分析网络信息的能力。

结果是,新加坡小学四年级学生的网络阅读能力最强,包括理解和综合不同网站信息的技巧,居全球之首。

虽然只有14个国家参与这个项目的测试,我国学生脱颖而出排名第一(挪威和爱尔兰分别排第二和第三),还是一件不简单的事。这到底是值得我们骄傲,还是值得我们警惕的事?恐怕两者都有。

本地共6000名小四生参与该研究,教育部表示,这是本地小学自2015年全面推行“英文学习与阅读策略计划”(STELLAR),以及从2010年起采用修订版英语课程标准等措施,加强学生的英语水平基础所取得的成果。

所以,这项全球之冠,第一个告诉我们的信息是,新加坡孩子英文的阅读能力进一步加强。但该研究在评估学生的阅读能力时,采用的是个别国家及地区的主要教学媒介语。也就是说,其他排在新加坡之后的国家,不是输在英语阅读能力,整体网络阅读能力才是关键。从这个角度来看,教育界肯定要为这个全球之首感到骄傲,但社会学者也许另有一层理解。

这年头,全球各个城市的新人类从小便进入网络世界,新加坡这方面更不落人后。这表示,他们从小进入网络上的“江湖”,跟许多不同来历,不知“何方神圣”的人打交道。同辈之间的网络霸凌事件层出不穷,尤有甚者,以年幼无知者为对象的各类恶魔犯罪者,网络成了他们伸出看不见的魔掌的平台。教育部提高年幼学生网络阅读能力有功,接下来,加强年幼学生自我保护的能力,是教育部(还有家长)应该抓紧抓好的。

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网络社交平台,等于是从小在网络上留下足迹,这对他们日后要走的道路多少都有影响。以后,任何政党要延揽人才,任何公司在请人担任重要职位时要查背景,首先不是向他工作的机构和学校打听,而是到他的社交网页上去看他的过去。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去过的地方,买过的东西,从中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取向。

一个在社交媒体上找不到踪影的人,人们可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一个拒绝网络社交的孤独者,或甚至是个怪人。

另一方面,现代的从政者已经把网上平台看成他们一个日常活动空间,部长、议员都很勤劳地更新社交平台,最好是做到“日日新”,让粉丝每天都有东西看,关注人数跟柴米油盐的数据一样重要。

《联合早报》日前利用社交媒体工具,分析了三位被看好是未来总理接班人的面簿页面,结果发现“财政部长王瑞杰面簿页面的关注人数,虽一向来比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和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高,但近期两位较年轻部长的页面有后来居上的迹象。”关注王瑞杰面簿人数目前达3万8300个;过去半年,王乙康页面粉丝每个月平均增加427人,如今达3万3000人;陈振声页面粉丝则月均增加271人,目前达3万5700人。

一陈二王所得的关注数据,再次印证三人的实力的确是旗鼓相当。据报道,三位部长最近也有在面簿上做所谓的“付费推广”,提高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能见度,但三人隔天都加以否认。

网上所得的关注数据反映他们的网上人气,但这不应该是政治人物的唯一或是最大的目的,最大目的仍应该是建立他们与网民之间的实质沟通交流,让政治人物能够网上把脉,评估人民对政策的反应。

三人若对数据过于关注,而忘了他们更重要的事务,那就是“得鱼忘筌”,失去他们上网建立存在感的意义。谁的关注数据最高,不会就是谁当总理,这一点应该是没有疑问。

今天各国的社会学者都在关注网络生态对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政治领导、企业主管、教师等等面对的是一代不看报、少看书,网络阅读能力却很强的新人类,他们几乎是在不同精神世界中成长起来,所谓的“代沟”因此有了新的时代意义。

从政者与新人类选民、企业与新人类消费者、教师与新人类学生之间等等不同层面的人际关系,必须寻找共同的语言,也就是网络语言——一种更随性,没有太多身份、礼仪约束的语言。因此,从政者、企业家、教育界也被迫跟着转型。

新加坡从政者,从总理、内阁部长到议员都加入网上“民间”去表示“亲民”,到网上去“接地气”,一个负面效果是,从政者若过于依赖社交媒体,他们与选民真正面对面时,反而不知如何应对。

这种情况也许已经发生,也许即将发生而未发生,政治家真正的“人气”不只是建立于网上,网下的真实世界,更是他们表现人气和争取人气的民主战场。政治领袖不应顾此失彼,今天的选民中,没有能力或是没有太大兴趣上网跟人家打交道的年长一代还在,至少下一届大选,他们还有份投票。

从政者与新人类选民、企业与新人类消费者、教师与新人类学生之间等等不同层面的人际关系,必须寻找共同的语言,也就是网络语言——一种更随性,没有太多身份、礼仪约束的语言,因此,从政者、企业家、教育界也被迫跟着转型。

新加坡从政者,从总理、内阁部长到议员都加入网上“民间”去表示“亲民”,到网上去“接地气”,一个负面效果是,从政者若过于依赖社交媒体,他们与选民真正面对面时,反而不知如何应对。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