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粪坑国家”和美国“民族精神”

美国联邦政府关门戏剧暂时告一段落。值得关注的是,以往数次的原因都是联邦开支项目,这次的关键原因不一样,是自幼进入美国的“追梦者”暂缓遣返计划争议,与预算并无直接关系。这说明移民政策已经成为美国党争的最大问题。

前些日子,国会两党议员就此与总统特朗普商谈时,传出了特朗普不愿接受“粪坑国家”移民,引起轩然大波,也彰显移民问题确实已经成为美国社会分裂的一项主要原因。

特朗普同时质问,为什么美国今天很少接受挪威来的移民,这表明美国的反移民浪潮有很大的种族色彩。特朗普之所以咒骂“粪坑国家”,在于美国移民的主要来源从欧洲转向亚非拉。这些非白人移民不仅正在显著改变美国的人口组成,也成为低教育白人社会经济地位沉沦的怪罪对象。

特朗普和美国右翼在移民问题上的闭关自守方针,以及“粪坑国家”言论,可以说触及美国立国以来的“民族精神(ethos)”,令人对美国未来发展前途产生疑问。

把从英国殖民地独立的美国看成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WASP)为主的国家,其实并不准确。美国人口的祖源地,首先是德国(严格说是德国统一之前的欧洲德语地区),这就包括了特朗普;其次是爱尔兰。另外,美国历史上白人移民的来源,大都是当时的“粪坑国家”。

以占美国人口祖源第一的德裔为例,远在独立战争之前的1683年,他们已在宾夕法尼亚州建立了“德国镇”。此后几百年中,欧洲德语区成为美国移民的第一来源。但是如美国著名学者索维尔(Thomas Sowell)的研究指出,这段时间内,欧洲德语地区的好几代人口遭到连年战争的反复蹂躏。

例如30年战争期间,有目击者看到一天有23个村庄被焚毁,许多地区丧失了一半以上甚至五分之四的人口,当时大片德语地区可说是民不聊生的“粪坑国家”,造成大量人口背井离乡,移民海外。

再如占美国祖源第二的爱尔兰裔,他们移民美国的高峰,便是著名的爱尔兰大饥荒时期;直接原因是马铃薯晚疫病造成的口粮断绝,加上英国政府见死不救,甚至在饥荒时期继续从爱尔兰输出粮食。这场大饥荒约有100万爱尔兰人饿死(超过人口一成)。饿殍遍野的爱尔兰,当时是不折不扣的“粪坑国家”,有百万人口外流,大部分移民美国。

再如当今叱咤美国社会的犹太人。他们祖上大批移民美国,大约是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初期,主要来自东欧和俄罗斯帝国。一个重要动因是当时欧洲反犹主义高涨,尤其是经济落后的东欧和俄国,不断发生屠杀犹太人事件。对犹太移民而言,原居地也是“粪坑国家”。绝大多数犹太移民到美国后,都是在社会底层引车卖浆的小商贩,所以形成了犹太黑社会团伙。

再看意大利族裔。意大利不仅长期是西欧最穷最差的国家之一,移民祖上更是主要来自国内经济落后、黑手党横行的南部地区。换言之,这些南欧移民不仅来自“粪坑国家”,更来自其内部更糟糕的“粪坑地区”。

就是特朗普盼望有人移民的挪威等北欧国家,也曾经是欧洲的贫困地区,因而有不少人口移民美国。尤其有趣的是,按照前引索维尔的研究,19世纪晚期瑞典大量外流的移民,几乎全部来自当地的贫困或曰“粪坑”地区,极少有来自相对富裕的平原和林区地带的。

由上面这些简单介绍,就可以看到美国称霸世界的一个重要关键:这不仅是移民主体的国家,更是在历史上来自“粪坑国家”和“粪坑地区”一代一代移民奋发图强、艰苦奋斗而成功的地方。这是长期以来美国社会竞争力之所在,也可以说是美国的“民族精神”。

或许有人会提出这里的宗教文化和“新教伦理”题目。历史上大批爱尔兰和南欧天主教徒移民,加上“油腻”的犹太移民,以及这些非新教和非基督教移民在美国的巨大成功,说明“新教伦理”其实只是一个迷思。今天特朗普及共和党右翼最忧心和反对的,是来自拉丁美洲的基督教徒(拉美的天主教徒人口比例近年来在不断下降),所以问题根源无非是白人血统不够而已。

由于低教育白人强烈的社会经济地位不安全感,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或许能收一时之效,但是美国人口“棕色化”长期而言无法避免。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新报道,近年来美国经济增长的四分之三,来自人口多元化的民主党地盘。这或许是美国真正的国家优势所在。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