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政府三方面维护社会和谐

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几乎所有发达经济体都面对收入差距扩大问题,包括新加坡在内。大城市收入不平等的问题最为严重,因为它们往往是人们创造财富和国家财富聚集的地方。新加坡既是一个城市,也是一个国家,基尼系数虽然高于许多发达国家,却和其他大城市如北京、上海、伦敦、纽约和旧金山相近,甚至来得低。

尽管面对收入差距扩大的长期趋势,我国过去10年的收入差距却有所收窄,基尼系数从2006年的0.470下跌到2016年的0.458。如果我们把政府税收和财政转移部分计算在内,2016年的基尼系数将进一步降至0.402。和许多发达国家不同的是,我国收入最低20%的国人在过去10年的实际人均家庭收入增加了40%,与中位数收入家庭的增长步伐是一致的。

全球化和颠覆性科技扩大了收入差距,因此政府在近几年更积极协助较低收入的国人。长期而言,我国通过一些基本措施如优质教育、居者有其屋及可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服务来改善国人的生活,尤其是帮助贫困家庭的国人提升生活水平。此外,政府也提供许多援助计划,通过针对性措施及支付能力调查为较低收入群体提供津贴,例如通过就业入息补助计划,为他们提供现金补助及填补公积金户头,协助他们为养老储蓄。

这些年来,为了应付社会支出的增加,我们在制度上做出了显著的调整。这包括:在1994年推出消费税,还有增加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在政府收入来源中所占的比率。净投资回报贡献现已超越任何一项税收,包括消费税,成为我们最大的收入来源。与1970年代和1980年代相比,尽管目前我国的社会安全网已经扩大,但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持适当的平衡。在财政转移方面,我们既要为那些需要额外援助的国人提供足够的帮助,确保他们能够自力更生,但又不能削弱他们工作的动力或进取心。

第二方面是社会流动性。在任何一个经济体系中,自然存在某种程度的收入不平等。这会成为人们致力于改善自己生活的动力。但是,在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中,这种不平等现象必须加以处理,并且确保国家维持社会流动性。无论社会背景如何,每一位国人都应该有机会,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才华,拥有更好的生活,力争上游。任何人都不应该认为,他的社会地位会是由父母的收入多寡和地位来定。

许多国家的政府政策都旨在提高社会的流动性,并防止成熟社会出现阶层固化的现象。教育是我国政府致力于提高社会流动性的一大途径。我们大力投资在学前中心和学校体制,确保每个孩子无论家庭收入如何,都能够获得优质的教育和拥有良好的人生起跑点。教育部所提供的经济援助计划,以及各项助学金和津贴,让每个家庭和孩子都能负担得起优质的教育。这些计划让众多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受惠,他们日后也在各个领域包括学术界、政府机构和私人公司担任要职。新的援助计划如幼儿培育辅助计划,也将更好地帮助来自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的孩子。此外,政府也通过技能创前程计划,确保新加坡人能不断地自我提升,为自己开创更美好的未来。

这些措施让我国的社会流动性比其他国家还来得高。一项针对社会上收入最低20%家庭的孩童的研究显示,这些孩童在长大后出人头地并跻身收入最高20%家庭方面,新加坡的比率比美国和丹麦都来得高。我们必须致力于维持我国社会的流动性,这是因为随着我国社会日趋成熟,要缩小和改善阶级分化将变得更加困难。

政府所关注的第三个方面是社会的融合。我们要国人觉得他们都是社会的一分子,大家拥有共同的经验、价值观和前景,并且彼此认同和互相关怀。同时,大家团结一致,在逆境中能够共进退。缩小收入差距和确保社会的流动性将有助于加强凝聚力。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社会里,我们更须致力于巩固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并积极创造机会来促进不同社会阶层、种族和宗教人士的互动和融合。唯有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求学、一起服役、一起玩乐、一起哀悼和一起庆祝的情况下,我们才能成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

在新加坡,我们会刻意并积极采取行动来促进社会融合。此外,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已经作出答复,说明我国所推行的各项促进社会交流和融合的措施。其中,我国的城市规划和公共住屋政策不但促进各种族和社会的融合,也确保各组屋区都拥有好学校、良好的医疗服务,以及公园和休闲设施。我们也在邻里开辟公共空间,例如游乐场、公园、购物中心、小贩中心和运动设施等,让国人有更多交流和互动的机会。例如,在小贩中心里,你可以看到不同背景的居民在那里打交道,并享用经济实惠的小贩美食。我们也确保每个组屋区都拥有不同类型的组屋单位。人民协会也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邻里活动,拉近所有居民之间的距离。那些曾经履行国民服役的国人,他们一起受训、一起保家卫国,这无形中也加强了他们对国家的认同感,进而促进社会凝聚力。

缓解收入不平等问题、确保社会流动性高和促进社会融合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无法做到这些,收入不平等一旦扩大,使社会体系僵化,缺乏流动性,而每个阶层又自扫门前雪或牺牲其他人的利益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我们的政治将变得险恶,我们的社会将破裂,最终我们的国家将衰亡。这正是为什么这个政府会竭力团结所有新加坡人,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或社会背景。

(本文是李总理于2月5日在国会针对宏茂桥集选区议员颜添宝提问的书面答复)

(标题为编辑所加)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团结 全球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