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慧:就业里的社会流动性

新加坡社会也在老龄化,劳动力萎缩将影响人才库,进而也影响国家经济所需的动力与竞争力,人口保持健康和推进终身学习精神因此更刻不容缓,全社会也需要以更开阔的心态来看待外来人员问题

日前在一家经常举行国际会议的五星级酒店出席春节晚宴,年轻的侍应生拍了拍我同席上一名嘉宾的肩膀,示意要换盘子,而这嘉宾还在吃她碟子里的食物。

另一次在市区里一个购物中心用餐,中年纪的侍应生一手捧着这一桌的食物,另一手是另一桌的点餐,然后让顾客各自接手拿着,而不是把食物送到桌上。这还是一家打着台湾美食品牌的餐馆,台湾的零售与饮食业以细致体贴服务见称,来到新加坡,整个DNA(遗传基因)都被“本土化”,变调了。

这只是最近的例子,而多年来各种服务不到位的经历不计其数,归根究底的一般说法,不外是人手短缺、培训不足。这的确是其中一大关键,但当这样的缺陷一直存留积累,甚至形成一种业界和顾客都只能勉强接受的常态,这就是有损新加坡形象与竞争力的文化了。

产品与服务是一个配套,新加坡在力求高增值、拥抱智能科技与高端经济发展时,不能还只是个光会摆放满堂高档产品、装置富丽的经济橱窗,上门后面对的却是对产品与服务一知半解、专业与工作上都不到位的劳动队伍。

国家领导人最近提了收入差距与社会流动性(social mobility)的问题,但整体社会的教育与技能提升了,无论是哪一行业,白领或蓝领,做事的态度与热诚更必须提上来。在不时高呼必须保护与维持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劳动队伍时,也必须自省和慎防我们变得内视又自满,害怕外来竞争又不求上进。

在国家有意识地从幼儿到高等教育的阶段,都让不同经济背景的人有机会通过教育提升出路条件,最终能提升自己和家庭的生活水平时,他们的就业阶段也须能延续这样的社会流动性,这不仅是技术性的提升技能和擢升机会,不同行业的蓝领与白领工作者,更要能在所从事的职业中找到工作的价值和意义,才能在不同的职业生涯中保持敬业乐业,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自豪投入,精益求精。工作与服务的DNA对了,整体社会形成一种匠心求知与全力以赴的文化,个人、家庭与社会也必同进步。

人力部在2月7日发布的《2017年职业空缺》报告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本地劳动市场职位空缺共计5万3100个,同比减少700个。其中,属于专业人员、经理、执行员和技师(PMET)的职业空缺占比,从2013年的39.2%增至去年的48.5%,反映我国经济转型带来更多高增值工作。

与此同时,非PMET或所谓蓝领职位空缺较白领更难填补,空着至少半年的工作,尤其是销售与服务行业空缺,占49%;反之PMET或所谓的白领工作空缺,至少半年未填补的只占16%。

调查显示,最难请的非PMET员工是保安、前台服务、侍应生和店员。参与调查雇主说,除薪水低,也因为这些工作得轮班,周末或公共假期得值班。

我在上面提的酒店与餐馆侍应生服务水平的例子,具体反映了本地餐饮业林立,本地人手却严重不足的问题。大小业者于是找来短期或临时工应急,当中不少是学生和家庭主妇。兼职工服务不到位除了因缺乏充足培训,也因这些都不是他们的事业,只为赚外快或打发时间。我认识的一个家庭主妇,周末从早上到晚上在不同的酒店或酒楼餐馆做侍应生,有时还得帮忙领班临时招兵买马,“累坏了也哪有时间培训。”

政府正通过一些计划协助不同业者,包括中小企业借助科技提升业务或转型,减少人力也提升生产力,然而一些低端工作在中短期内不会全由科技取代,饮食与服务行业面对的人手短缺问题还是棘手的,新加坡中小企业商会会长王崇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即指出,好些雇主在调高薪水、运用科技为工作增值后,仍无法吸引本地员工,因此呼吁政府正视这现实,重新检讨是否放宽外籍员工的来源地。

其实在PMET领域的工作里,也有不少是需要长时间工作、周末和公共假期值班,这包括金融、媒体与资讯科技、医疗护理业,随着新加坡的教育与生活水平提高,国人对工作与事业发展也有一定要求,不让各阶层员工有只是“混口饭吃”的心理,还是要让他们能领悟和体会有关工作的价值和个人与社会意义,包括学习待人处事、领袖培训和对当下或日后事业发展的机会。

与此同时,无论哪个经济体都不可能只有由本国人组成的劳动队伍,未来的酒楼餐馆也许有自动化科技取代侍应生端菜服务,或中餐馆的酒席都慢慢改革为盒装套餐,不必一道道上菜来解决人手问题。但衣食住行涉及的各领域,总有一些工作不能一刀切地简化或全由机器化取代,而还需要外来人员填补本地人选择缺席的空缺,或是借助外来人员提升本地有关领域的人才与竞争力。

日本有很长时间不聘请外来人员,近年因人口急速老龄化,不得不引入外援来填补流失的劳动力,尤其是在服务与建筑业。日本政府的一项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10月,在日本的外来就业人员达108万3769人,较经济开始复苏之前的2012年10月增加了40万人,其中三成以上集中在中小企业。

新加坡社会也在老龄化,劳动力萎缩将影响人才库,进而也影响国家经济所需的动力与竞争力,人口保持健康和推进终身学习精神因此更刻不容缓,全社会也需要以更开阔的心态来看待外来人员问题。政府,雇主和全社会都要从长计议,建立更完善机制,让职场与职能都是延续提升社会流动性,以及人们终身学习提升自己和人生意义的重心。

不过,最重要还是对工作保持匠心与造福社会的精神。韩国娱乐节目“尹食堂”中的妈妈级明星厨师对顾客说:“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但我们是用心认真准备的。”中国歌唱组合羽泉在“梦想的声音”节目中也说,音乐是允许有瑕疵的,但不允许没有真诚。

新加坡的各领域职场与劳动队伍,无论蓝白,还需要更多的真诚与匠心。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副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慢三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