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常万全访新的大背景

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在新的一年首访选择了新加坡,象征整体新中关系已经走出2016年装甲车事件的低谷,尤其是防务关系更出现了积极的因素。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刚在2017年9月随同李显龙总理出访北京,并会见了常万全。常万全2月4日至8日正式来访,并参加亚细安-中国国防部长非正式峰会和出席新加坡航空展,是中国国防部长七年来再度访问新加坡。据报道,在常万全访问新加坡期间,黄永宏接受了他的邀请,在年内访问中国。

虽然国家间的防务关系牵涉复杂层面,部长的互访仍然是反映关系趋好的重要指标。在访新期间,常万全表达了要安排两国陆军举行联合演习的意愿,并且深化海军以及两国军事学院人员的交流。在双边关系以外,两人也就今年亚细安和中国的联合海上军演取得共识。这是常万全在2015年提出,新加坡作为亚细安—中国协调国以及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协助促成。

从黄永宏的面簿贴文可以看出,他与常万全的私谊不浅,两人不但在见面时熊抱,更在正式场合以外亲密互动——黄永宏宴请常万全享用新加坡特色菜肴辣椒螃蟹。一般国际关系学者在分析东南亚国家应对中美大国博弈的策略时,大多认为它们在经济贸易上多依赖中国崛起的庞大市场,在军事安全上则多仰仗美国自二战后便建立起来的区域联盟体系。与美国保持密切军事联系的新加坡,在国防关系上寻求和中国建立更全面的关系,打破了国际关系分析的这种既定印象。

美国在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因为提出“美国优先”的主张,以及随即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被视为是对其前任奥巴马“重返亚洲”“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否定。但是也有学者指出,特朗普尽管没有奥巴马式的响亮外交战略口号,在实际行动上却比其前任更积极介入亚洲事务。于泰国刚举行的代号“金色眼镜蛇”的常年多边联合军事演习,参与的6800名美军几乎是去年的两倍。此外,派军舰巡航有争议岛礁,被视为挑战中国主权宣示的美国海军的南中国海“航行自由行动宣示”(FONOP),在特朗普上任后次数有显著的增加。

除了南中国海,美国也在两岸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美国众议院1月9日通过《台湾旅行法》草案,允许台湾各层级官员有尊严地入境美国,并与美国的国务院和国防官员等会面,为台湾总统今后正式访问美国开了一扇门。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2月16日在国会听证时表示,美国必须协助台湾抵抗大陆的武力统一威胁,除了提供军售,也应当同台湾加强军事合作。

在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层面,为了拉拢南亚大国印度加入战略平衡,美国则提出了“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概念,并表示要在两洋保持“自由、开放”以及维持“基于规则的秩序”。为此,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开启了“四方安全对话”(简称QUAD),项庄舞剑之意非常明显。

不难想象,面对这个新的周边形势,东南亚对于中国的战略安全重要性,相应地提高了许多。作为东南亚关键的区域组织,亚细安对中国的外交突围无疑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很早就参与亚细安的系列活动,具备一定的熟悉度和舒适感;另一方面是亚细安一贯强调自身在同其他大国交往时的核心地位,使得中国有足够的信心不会遭遇美国的外交埋伏。

新加坡向来被视为亚细安的“点子王”,在幕后发挥知识上的影响力;今年担任轮值主席国,就提出了“韧性团结·创新求变”的主题,为亚细安的发展指出方向。在中美大国博弈的新环境里,新加坡和亚细安诸国都必须通过区域组织的集体力量,维系最大的外交腾挪空间。常万全的来访,再次凸显新加坡能通过亚细安的外交乘数效应,成为中国所不能不积极争取的对象。

经历装甲车事件的不打不相识,新中对彼此的国家利益相信都有了进一步的体认,这或有助于避免今后再发生外交分歧时的误会和误判。新加坡清楚地表明,作为小国必须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而且也从行动上证明在大国博弈里始终不偏不倚的立场——积极发展同中国的国防关系,在美国把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视中国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的当下,尤其凸显了新加坡维护自身国家利益的坚定做法。

(作者是《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