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防恐开支要用在刀口上

一个国家的防恐能力如何,可能在多方面面对考验:设施、科技、社会心理和凝聚力等等。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防恐科技一项已越来越重要。

昨天《联合早报》第2版以头条显著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见校园枪击案幸存者和受害者家长时,建议让教师配枪,让全国两成教师接受射击训练。我不知道在场的人士听了有何反应,但我读了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特朗普式笑话又一则。

有关心天下大事的好友马上给我发来一则短信说,“有发疯的学生也会有发疯的教师”,我回说,是啊,我们不也常听到教师给顽皮的学生气到发疯。美国教师(就算是只有两成)到校园配枪之后,我们可以想象三种情况可能出现,一是,顽皮学生从此乖乖听话,不敢跟老师捣蛋(因为老师有枪);二是,老师也带枪,家长怕到不敢让孩子去上学;三是,心理不正常的学生,正好把有枪的老师当作对手,把校园当成牛仔斗枪法的拓荒西部。

几天前,特朗普把校园枪击事件归咎于干案者的心理疾病。我国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忍不住在面簿上留言说他几句。

美国校园的恐怖气氛离我们很远,但另一种恐怖气氛离我们很近,我们跟东南亚邻国一样时时刻刻得提防恐袭。这年头恐袭的形式已变得多样化,不可预测和难以防范,如开车撞人群、持刀乱砍、无人机投炸弹、生化武器的袭击、炸弹伪装成碎肉机(昨天早报12版头条)等等。

秘书处设于法国的国际刑警,日前在吉隆坡举行了一项为期三天的“生物恐怖主义采集证据工作坊”。马来西亚警方为了提升各政府机构应对生物恐怖袭击的能力,并协调所有机构在事发后的紧急处置程序,特别安排几个有关机构向国际刑警学习,包括马来西亚机场管理公司、吉隆坡国际机场、移民局、卫生部、消防局、关税局、科学与防范科技研究院(STRIDE)、原子能执照局(AELB)及化验局等。

朝鲜已故领袖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去年初在吉隆坡机场遭生化袭击而死,马国警方首次碰到此类百年一遇的命案。在调查案件的过程中,马国当局发现各执法单位无法协调,各单位都有自己一套标准作业程序。

当时案发后,我们庆幸金正男不是在新加坡遭到毒手(他以前也曾在新加坡出现),如果真的发生在我们的国土上,我们的应对会比马国好吗?

国土安全课题过去几年一直是财政预算的一个重点,在本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政府对这个课题有所重视,却似乎没有吸引到很多眼球。

我国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3.6%,整体生产力增长达4.5%,创下2010年以来新高。2017财政年的实际政府财政盈余为96.1亿元(占GDP2.1%),也创下历史新高,比去年预估的19.1亿元盈余,高出了77亿元之多。在这样的利好形势下,财政部长王瑞杰宣布2021年至2025年之间,消费税将从7%调高到9%,虽然这是三几年后的事,民间和网上仍然议论纷纷。

一则网上的反应更是怒气冲冲地质问政府,怎么还要花大钱发展基础设施?怎么国防开支增加40亿元,比医疗预算还多出40%?该网民还问:“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请政府说出来!”这类情绪反应还有待政府去处理。接下来的本财年预算案和各部门开支国会辩论,议员也必须把民间的更多疑问带到国会上。

当然,我们不可能说谁是我们的敌人,那等于树立敌人。

新财年收支预算维持扩张性,公共开支预计增长61亿元或8.3%至800亿元,占GDP的17.1%。主要开支增长来自交通部、贸工部、内政部、国防部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更值得注意的是,为提升警队的防恐能力,内政部新财年开支也增加6亿元。

一个国家的防恐能力如何,可能在多方面面对考验:设施、科技、社会心理和凝聚力等等。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恐科技一项已越来越重要。早在2015年,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就宣布,政府将为内政部投放更多开支预算,通过善用人力资源、借助科技发展硬件和强化社区合作,三管齐下应对挑战。增加的预算开支主要投放在扩大人力资源,包括五年内增聘2000人,以及借助科技来发展硬体设备。

有了更稳定和充足的财政预算,内政部得以制定五到十年的长期策略,更系统化地发展内政团队,提升执法能力,同时强化和社区伙伴的合作,以克服未来的各种挑战。

截至去年9月,警方已在1万座组屋和多层停车场安装超过6万5000个电眼。公共场所如小贩中心、巴士转换站和连接至主要交通设施的走道,也陆续安装1万1000个电眼,安装工作预计在2020年完成。

当局也正在开发具有脸部和文字识别能力的录像分析系统,协助调查人员迅速在录像中寻找目标。

面对生物恐怖袭击威胁,除了应对高科技恐袭发生后的场面,侦破和防范的能力更为关键。但是,即使我们投下了大笔钱,做足了准备工作,也没有人可以拍胸膛保证,类似金正男事件不会在新加坡发生。

我们所作准备的技术和能力都没有经过考验,所以,通过区域合作,分享技术也可以让我们的能力在其他地方获得验证的机会,防恐绝不是一场单打独斗的战争。

以色列有举世闻名的情报机关,他们的反恐能力一流,甚至已成为“以色列与外国建立和维持邦交的一个卖点”(见早报昨天12版的报道),如果新加坡的反恐能力朝着以色列的水平提高,则表示我们的防恐开支用在了刀口上,政府该花的钱还是要花的。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防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