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偏向虎山行

“你是应该及早服药,还是延长服药时间?你想分一次还是两次服药?我是宁愿早点吃药。为什么?因为我认为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一旦我们办妥了,就能够向前迈进。政府有了资源,有了来自消费税的税收,无论是投资、教育、医疗保健、就业奖励计划或者是进行税务改革,都可以着手去进行,以落实计划。”

这是李显龙总理2007年1月在新加坡劳资政论坛上,针对与会者提问的回应。

2006年11月,政府宣布调高消费税率两个百分点至7%,以增加政府收入,展开国家发展项目。劳资政论坛后的半年,也就是2007年7月1日,政府就一次过把消费税率从5%调高至7%。

此一时彼一时,财政部长王瑞杰周一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宣布,政府计划将消费税从7%调高至9%,但只会在2021年至2025年期间才落实,即下届政府任期内。

换言之,政府提早了至少三年宣布调高消费税意愿,而此前王瑞杰和李总理都曾表示增税是迟早的事。

更耐人寻味的是,财长的宣布和正式调高消费税之间还隔着一个大选。上调消费税是容易掀起“口水战”的大选议题,政府每每需要为再当选就会提高消费税的传言辟谣,这回竟干脆决定在下次大选后增税。这难道是上届大选近70%的得票率,让现任政府对保住政权有十足信心?

这样的做法似乎也偏离政要常说的:不会把不想做或难做的事情推迟,让下一任政府去面对。

我们该如何诠释政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决定呢?

时任财政部长的尚达曼曾在2015年说,政府所采取的税收措施,足以应付至2020年的预算开支增加。李总理去年底表示,须增税以应付惠民政策、基础建设等相关开支的增加后,舆论就指出李总理抵触了尚达曼的说法。政府决定几年后才上调消费税,可简单地被视为政府透过此举,信守之前的承诺。

王瑞杰是总理接班人的三个热门人选之一,有民众认为他宣布在下届政府任期才上调消费税,无异于“政治自杀”。他却四平八稳地说,政府做任何事,都须从保障国家和国人的长远利益出发,是要做对的事,不可计算政治得失。

尽管这是人民行动党政府一贯的论述,也不失为包括王瑞杰的第四代领导团队,彰显“做对的事”的决心。毕竟行动党上下时刻紧记已故副总理拉惹勒南的教诲:新加坡要的是以行动彰显的民主(a democracy of deeds),必须动员民众携手合作使国家团结。

诚如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所说的,我国应重新订立社会契约;让贫富老幼都接受有上调消费税的必要,对订立新社会契约无疑是个考验;而负责促进这样共识的重担,就落在第四代领导团队身上。

不少人认为,上调消费税主要是因为人口老龄化,须增加医疗开支,也有人再次敦促政府,随着消费税上调,应检讨10%的服务费。确保代际公平,不让上升的开支过于连累任何一代人,同时考虑上调消费税所可能造成的连锁影响,这些问题都是对第四代领导团队智慧与协作的考验。

政府去年冷不防地决定上调水费,引起诸多不满,这回提早几年通知上调消费税,是否就会让时间冲淡情绪?第四代领导团队除了一手“抓”社会议题,另一手还要“抓”经济,确保经济持续增长,不让增税对民众造成过大冲击。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