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找对象以外的问题

这个新年暂时还没被问到找对象的问题。

更多的是:你公司有裁员吗?今年大选你投谁(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见面除了讲新年快乐恭喜发财,还会随口问一句:你从新加坡进来的时候有大塞车吗?

这些都是我们这些(来自新山)的小市民对家国社会的最真实反应;这些议题都比找对象迫切多了。

新柔长堤如今每天的人流量是30万至40万人,农历新年期间的数字还未统计公布,但肯定会往上冲。我个人的驾驶经验,是在除夕下午4时30分开始,在BKE排队等待进入关卡,两个多小时后终于通关。接着继续在长堤排队,再耗上七八十分钟,回到新山老家,勉强赶上团圆饭。伯父见面时第一句话就说:“你比我们从吉隆坡下来还久。”

可不是?

说真的,这种本来只属于季节性的堵车阵痛,这两年趋于日常化(打开近十年的新马币兑换率表查看,大概就能明白其中道理)。

这间接说明了,更多马来西亚人选择到新加坡讨生活,同时这些人力资源当中又有不少人选择居住在新山。理由很多,最常听见的是经济因素,新币兑马币始终保持强势,薪资更高也意味着新加坡的房租更高,这一赚一省,让小市民有了更大的喘息空间。此外还有家庭因素,刚结婚生子的,当然要每天回家,交通再糟糕也阻挡不了他们似箭的归心。

新柔地铁预计2024年投入服务,让人期待,也让接下来的六年更难挨。

如此流动性也促成商机,搭乘公共交通通关的人数太多(你不妨星期五下班时间去体验一次兀兰关卡),公共巴士供不应求,工厂厂车、旅游大巴也就敞开大门,让人搭个便车,一人两块钱令吉。也有人购买机动滑板过长堤上高架桥,风驰电掣掠过那些步行者。选择拼车的车主更多了,甚至新山有人经营类似霸王车的接送服务。

反过来,新币兑马币的强势也吸引更多新加坡人到新山消费。这两年新山治安好转,加上私召车的便利,就我的观察,新加坡游客有年轻化趋势,当中有不少是学生。感觉现在新山差不多已经是一座“周末城市”了。

新山这两年的发展趋势,除了疯狂建设高楼公寓,就是各种购物商场:去年底,地不佬宜家(Ikea)、士古来伯乐泰(Paradigm Mall)、拿督翁镇佳世客(JUSCO)一家接一家开张,处处荣景。

可是对老新山人如我而言,这些购物商场同质性太高,到处都是优衣库(Uniqlo)、H&M、阿迪达斯、耐克;餐饮方面,凯德集团甚至已经把鼎泰丰引进新山了。新加坡经验正被密集且迅速地复制到新山去,也许到最后新山会沦为“比较便宜的新加坡”。

事实上,这样的广告词恰恰已被用来吸引海外(尤其是中国)的地产买家了。

“离新加坡仅5分钟路程”“新加坡近在咫尺”……这样的宣传,最可悲的是,当你开始每天往返两地,堵在那消磨意志的车龙里,或陷在行人关卡跟几百个人前胸贴后背的痛苦泥沼之中的时候,你才发现原来现实世界到处都是骗局。我更担心的是,新加坡购物商场的零售生意遭受网购时代冲击而出现的高淘汰率甚至店面空置的问题,会不会也一并复制到新山去?毕竟新山也曾经到处都是停工建筑的废墟。

(作者是新闻中心副刊组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