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竹林:从新春招待会看法国华社精英

原定5时30分开始的招待会从安检启动时就已经晚点。爱丽舍宫的广场左侧是围出来的媒体区域,自从抱着“告别旧世界”政治理念的马克龙上台后,媒体与法国总统之间的距离就被进一步隔离并且拉大。现在,记者们只能规矩地守在这块圈好的地盘中,服从不许越界的交待。

不到10名媒体人站在这个区域内,不断有华人记者熟悉的各大华人协会会长通过安检,在进入总统府的大门前与部长的造型留影,他们被认为是法国华人社会的精英。巴黎《华人街》网站总编吴长虹说,这次受邀的华人中有众多的侨领。

宴会大厅的中央被陆续到来的嘉宾占据。正当我对大厅两翼空空的场面表示诧异时,爱丽舍宫一名保安人员说,今天来的嘉宾人数比他们预计少了一半,300人多一些,但他们是按照此前接到的信息,也就是为高出一倍的嘉宾人数做准备。这名服务过三任法国总统工作人员,回忆往年的新春招待会时说,高峰期人数达到600人。他说:“今天人数少,有点让人意外,因为按逻辑,每位总统的首次新年招待会的人数是一个高峰,之后会有变化。”

法国的一些华文媒体则给出了截然不同的信息。《环球时报》欧洲版驻法国特约记者鲁佳在她的报道中写到:“各界代表650人出席了会议。”在与鲁佳交流时,她说,因为要确定这个数据,她的报道延后了两个小时才发。鲁佳所提供的数据来自应邀人员的登记名单。号称法国第一大华文报的《欧洲时报》给出了更震撼的数据,有“亚裔代表1200余人出席招待会”。

比预计时间迟到大约30分钟的马克龙,受到热烈迎接上台后,做了30多分钟的讲话。除了例行的赞美中法两国友谊以及每一位在法华人对法国社会的贡献和重要性之外,马克龙以被杀害华侨刘绍尧为例,提到了在华人社会所遇到的暴力和歧视问题,重新确认了法国政府对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人身安全的高度重视。

对于口才出色的马克龙,新年发言就像例汤一样,口感稳稳当当。新春接待会的高潮在马克龙走下讲台之后出现。在数名保镖的护卫下,马克龙被蜂拥而上、争相与他握手的华人热情地包围,寸步难行。从讲台到出口不到10米的路程,走了将近半个小时。

代表法国华人社会的男女精英,像在花边新闻报道中追星的少男少女般,想尽办法围堵年轻的总统。有幸被钦点后进入保镖围成的小方块空间中,他们展现最优美的笑容。大多数中年及以上华人的热情,甚至让在爱丽舍宫工作了多年的女安保人员开了眼界,她吃惊地说:“他们想和总统合照,我能理解,我们也见过很多接见场合,但像这样疯狂的,还是极少见。”

说话间,大批华人簇拥着总统的方阵突然向前移动了一大步,保安奋力地试图在不失礼仪的情况下,将马克龙护送出会议厅。巨大的推动力撞上了我身边的几张椅子,眼前几名正在试图将马克龙纳入镜头、正在自拍的男子险些摔倒,几名紧跟着方阵又进不去的女子叫了起来。

马克龙就在距离我一米不到的地方,在拥挤而混乱的人阵中竭力保持微笑。那名爱丽舍宫的女工作人员看着眼前有点疯狂的阵势对我说:“其实这样做对他们是很危险的”。”没有受到马克龙钦点合照的华人也丝毫不示弱,高举手机,背对着以总统为核心的方阵,摆出各种姿态要将总统影像纳入与自己一起的取景框。

我尝试着以同样的姿态站到这个华人方阵的边缘,立刻感受到如安保所言,这些中年粉丝所做的与“总统合照自拍”的行为,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我重新与安保开始交流的时候,一名靠在墙上看热闹的中年华人,盯着眼前举步维艰又时刻充满火山般激情的方阵,对他的同伴说:“你看这些人,真是给中国人丢脸。”

我忽然想起在过去几次华人游行示威中,尤其是马克龙所提到的刘绍尧被害之后的华人大规模集会中,数万名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上聚集的华人,给人的印象是腼腆拘谨、呼喊游行口号乏力和没有凝聚力,进一步加深了法国社会对华人群体的偏见。

若是在向法国政权和主流社会传达华人社区的正当权益要求的行动中,在法华人能拿出像这群参加新春招待会的华人精英,立志与法国总统合照的激情和勇气,那会是怎样波涛汹涌的场面?

去年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在华人社会中的政治明星明确表示,支持要收紧移民政策的共和党候选人菲永,马克龙当时并不被大多数华人看好和欢迎。他在巴黎所做的选前最后一次竞选大会上,他的支持者,也是华二代的林飞伟(David Lin)向我表示,对现场数万支持者中见不到几张华人面孔感到遗憾。同样在新春招待会现场的林飞伟,在看到区区300名华人精英,试图与马克龙握手合照所表现出来的精神,也许会让他欣慰吧。

只是,在法华人对政权的爱,当然可以很深,但是否能够矜持一些?

(作者是法国《世界报》集团《国际邮报》记者)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