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世事难料先机可察

做政府的,无须懂得看水晶球,或是夜观天象,但必须具有洞察先机的能力。这里说的是“先机”,不是“天机”。

洞察先机就需要有高度的审时度势的政治敏锐度,但是,事物的发展往往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数。如二十年前,人们没有预测到极端回教恐怖主义会如此猖獗;五十年前,气候变暖也没有构成一项全球议题。

新加坡深受外界环境的影响,在发展策略上也有看不准的时候。建国之初,我国被高失业率和屋荒所困,那年代,各国关注的是,世界人口爆炸,粮食短缺,新加坡因此雷厉风行实施“两个就够”的节育政策,在当时也算是“高瞻远瞩”,后来的发展证明新加坡在人口政策上走错了方向。

新加坡的生存发展一向是放长线钓大鱼,就以生命线的水供而言,早自独立的那一天开始,建国领袖便知道不能长远依靠马来西亚,必须寻求自救之道,于是开始探讨利用淡化海水的可能性。当时淡化海水的科技还属起步阶段,没有成本效益,幸好淡化海水的计划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才有多年后淡化海水技术成熟,成本降低之后成为新加坡水供自给自足 “四大水喉”之一的后话。

樟宜机场所取得的国际声誉和地位一直是国人的骄傲,第四搭客大厦T4去年刚刚启用,T5已在规划中,而且定下了2030年落成的目标。我们真的还需要一个T5吗?这会是一个“大白象工程”吗?人们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

T5是整个耗资数百亿元的樟宜东发展大格局中的核心,从当局的描述看来,樟宜东的景观很梦幻:第三条跑道、隧道、旅客和行李自动运输系统、每年5000万人次的客容量、额外100个飞机停泊位等等。政府预测亚太的航空旅游需求未来20年增加两倍,还未到2030年,目前的樟宜机场就会穷于应付,服务水平和“乘客体验”肯定要打折扣。

尽管政府有谨慎的规划,但世事难料,只要亚太区域突发一两个严重事件,影响区域安全,就会冲击新加坡的如意算盘,如朝鲜半岛局势,台海局势都是埋伏着战争的火点。

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近日在选区的新春晚宴上指出,政府不是为未来几年制定短期计划,单是基础建设投资就已规划到100年后。我国未来30年的基建项目已陆续展开:到了2020年代,新隆高铁、新柔地铁项目,以及地铁跨岛线都化为现实;在2030年代,随着巴耶利峇空军基地迁往樟宜和登加一带后,东部将腾出土地重新发展。T5落成后,也是第一、第二和第三搭客大厦思考重新发展的开始。

此外,2050年以后,政府也将全面发展新一代组屋,确保每个组屋区都是新加坡的缩影,聚集不同年龄层的居民和各种组屋类型,满足国人不断变化的需求。

陈振声轻轻几笔描绘的是国家的未来愿景,还需要未来世代的领导人动员未来世代的人民去落实完成。

今天,人们的注意力仍旧是放在眼前的民生课题上,过去几天本财年度财长预算案声明国会辩论中,消费税将在2021年至2025年之间上调2个百分点的政策,自然成为辩论焦点之一,最大反对党工人党提出了他们的尖锐看法。他们就“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的使用顶限,质疑为何是50%,而不是60%;该党也因反对消费税上调而为政府财政政策投了反对票。反对党尽了他们的本分,扮演了他们的角色,也引来财长王瑞杰一番放眼长远的答复。他说,消费税调高2个百分点其实也不足以应付未来在经济和社会建设等领域的庞大开支需求。财长所说的“未来”没说是多远以后的事,但这肯定是第四代领导人上台后的政治议程。

消费税上调可以说是第三代领导人给第四代领导人的接班埋下伏笔,如果第四代领导到时能够顺利应付消费税上涨后的民生问题,则表示他们也有能力继承人民行动党的治国精神,敢于推行符合长远利益,眼前却不一定讨好的政策。消费税课题无疑是第四代领导执政能力的一块“试金石”,看来这也像是第三代领导要先给第四代打一剂“民粹主义”的预防针。

目前已规划的未来大计逐步完成后,第四代有必要进一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新力,并“洞察先机,把握契机”。现在他们还有第三代的主力阁员护航,两三年后,“百年大计”就看他们了。他们一接班也要开始栽培接班人。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