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周雁冰:看完《六封信》以后

订户

字体大小:

文化视角

仅是讨论特选学校的存废是缺乏意义的。追根究底,我们要问的是,我们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语文文化环境之中;而这个环境又是否存在我们所迫切想要改变的状况。就像《海峡时报》的袁昕在与《联合早报》的跨语言合作《六封信 两个世界 一个华人社会》中所说的那样,我国特选中学其实已经沦为单一语言的环境,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特选中学的留,更多是一种情感上的留。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