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原:究竟谁坐在朝鲜半岛问题驾驶席上?

字体大小:

金正恩胞妹金与正访问韩国后,有韩国媒体评论,本国坐上半岛问题驾驶席的时刻终于到来。然而,如果认真分析近段时间局势演变就会发现,从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到3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同意与金正恩见面,真正坐在半岛问题驾驶席上的应该是朝鲜,而非韩国。文在寅这一时期在对朝关系中取得了进展,应当被肯定。不过,最大的得利者应该是金正恩。

去年朝鲜一系列核、导活动被视为东北亚局势紧张化的主要原因。金正恩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与制裁,坚持让朝鲜成为“核强国”,给人以“一意孤行”“蛮干到底”的印象。然而,金正恩的外交能力不应因此被低估。在新的一年,他着手利用韩国进步势力上台执政的机会,向三八线以南展开和平攻势。

在平昌冬奥会开幕之际,金正恩派其妹金与正访韩,并带来其亲笔信,这确实是高招。金与正可以给人温和有礼印象,不同于崔龙海等在朝鲜激烈政治斗争中生存下来的“僵硬”官僚。金与正将世界目光吸引到她身上,而这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朝鲜国家形象。于是,平昌冬奥会在某种意义上成为朝鲜的政治宣传舞台(包括宣传它追求缓和与和平的意志),尽管它并非主办国。

金与正访韩带来金正恩亲笔信,并转达其口信,邀请文在寅总统访问朝鲜首都平壤。该邀请对这位作为韩国进步势力代表的总统会有吸引力,这是金正恩能想到的。以往两位进步派总统金大中、卢武铉曾先后访问平壤,就其内心而言,文在寅应该愿意尽快与金正恩会谈,尽管在收到邀请时,他提出需努力为此创造条件。而金正恩这一邀请,能更加坚定文在寅继续推动朝鲜半岛走向缓和的信心。

不久,金正恩派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率领高级代表团访问韩国,并出席冬奥会闭幕式。韩国方面一些人认为,金英哲是天安号沉没以及延坪岛炮击事件的主谋,金正恩派他来访是为了给文在寅政府难堪或在韩国内部制造纷争。然而,正是金英哲在访韩期间表态,朝鲜有充分意愿举行朝美对话(这肯定是金正恩授意的)。其实,他应该是目前朝鲜内部主张与韩国、美国对话的代表人物之一,因此才会兼任统一战线部部长。

其后,朝鲜同意韩国总统特使、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等人访问平壤。借此机会,金正恩让对方捎去致特朗普的口信。金正恩看到的不仅是朝鲜与韩国改善关系的机会,还看到了使美国松动立场的机会。与此同时,朝中社网站上仍在刊登文章批评美国,朝鲜早已擅长这种手法。

特朗普愿意与金正恩会面,这是韩国大力促成的。如果朝鲜直接向美国提出,或通过中国提出,美国都未必会同意,毕竟它对朝鲜有根深蒂固的怀疑。然而,韩国特使郑义溶、徐薰在访问平壤后,趁热打铁访问美国,并在此事上得到特朗普同意。郑义溶等除了对金正恩有肯定评价外,应该会联系美国国内政治来说服特朗普,包括对朝外交突破,对于共和党在本年度的中期选举会有帮助等。

就韩国方面而言,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会面后,文在寅的对朝政策能在国内争取更多支持,他与金正恩在板门店会谈可能引发的争议会更少。即便韩朝元首会谈未能使文在寅达成预期目标,他也不致比较被动,毕竟特朗普可能很快也要与金正恩会面,实际上主要责任将由特朗普承担。

世界不应仅将金正恩视为“战争狂人”,相反,他近期的表现很像“外交高手”。他应该知道上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破冰”,是在中国试验成功“两弹一星”后。而金正恩已宣称“实现了完备国家核武力历史大业”(见新年贺词),他会认为已经成为“核强国”的朝鲜,可以依据新的有利地位与美国对话。于是,对韩国的和平攻势又与对美国的和平攻势联系起来,而金正恩甚至不需正式、明确地接受美国方面的条件,就能打动特朗普。

特朗普若真在5月底前与金正恩举行首脑会晤,将不仅有利于提升朝鲜国际地位,还有助于改善其国家形象。去年国际社会加强对朝鲜制裁,导致该国空前孤立,而这种极端不利的国际环境,会在本年有所改变。可以认为,美朝首脑会晤若得以举行,本身就是金正恩外交的巨大成绩。在朝鲜国内,金正恩还可将其宣传为美国对朝制裁、封锁政策的失败,以及朝鲜维护民族尊严斗争的胜利,同时也是“主体思想”“自主外交”的又一成就。

如果朝鲜半岛走向战争危机,坐在驾驶席上的会是美国,不会是韩国或日本。如果半岛走向缓和,韩国有可能坐在驾驶席上,这正是文在寅一直希望的。然而或许他迟早会发现,真正坐在驾驶席上的是朝鲜,金正恩已经露出笑容。

(作者是历史学博士,旅加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