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宇昕:上梁与下梁

字体大小:

小生之言

几年前,我参加的合唱团酝酿一场章程改革,要为团长制定连任限期。

有人认为,能者多劳,投选团长,看的应该是人选的能力,如果因为任期限制而让有能力者错失机会,实在可惜。

另一种观点以为,一个人长期担任团长要职,再有能力,也可能出现盲点。制定限期也能确保新旧交替,不会因为一个人在位太久,一旦离开就出现青黄不接的尴尬情形。

也有人泼冷水说:一个业余团体,何必这么认真?

最后我们还是借鉴了美国总统制(也只不过依样画葫芦),规定团长只能连任一次,最长四年任期。

业余团体,牵涉的人事与利害关系自然更简单直接一些,不过我们总觉得一个机构、一个团体,如果有良好的制度基础,才能走得更长更远;这也是制度的意义。

一个业余团体会这么思考,我想也同整个社会风气有关吧。

新马虽然长期一党独大,但始终实行议会民主制度,政府无论如何都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一般老百姓认可民主的价值,于是也将之贯彻到生活其他层面。这是再自然不过。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在即,在野的反对党新联盟最近公布了60项承诺,兴致勃勃要在成立政府的五年任期间落实。除了一贯要减税、降低油价,希望联盟还提出了首相任期限制,同时禁止首相同时担任财政部长。虽然这个承诺由曾经担任22年首相的马哈迪医生提出,有点反讽,不过从马哈迪的经验也可以了解到,一位领袖长期执政,恋权的结果很可能破坏民主。1987年大肆逮捕异己的“茅草行动”,就在他第二届任期的尾声爆发。他也多次干预司法,另外于1998年革除接班人安华,举国震荡。

希望联盟这项提议,说白了,矛头指向现任首相纳吉。也许限期制并不适合西敏制议会,但首相不应该兼任财政部长,却是明智的建议。

任期限制是不是最好的办法,谁也说不准。即便有限制,政治强人仍总有办法,像俄罗斯总统普京,先当总理,再任总统,限期将至便退回总理位置,之后再选总统,如此反复,但仍形式上尊重宪法,在规则里玩游戏。

也有大举修改游戏规则的,那就是最近最为人们热烈辩论的,中国最新的政治发展。3月11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修宪,其中包括取消国家主席任期。这意味着现任主席习近平将得以长期执政,名正言顺。虽然这是预料中事,但新闻上街,人们仍能感受到那震撼:崛起的中国加上强人政治,这影响肯定是无远弗届的。

美国学者福山直批习近平是“坏皇帝”,还未修宪就大举压制言论、打压公民社会,而中国宪法服务强人的结果,就是中国失去法治精神。

虽然中共方面一直强调不会输出中国模式,但中国以其非民主且高度集权的体制,达到经济腾飞与科技发达的经验,的确为其他威权政治提供榜样。

回到日常生活,当人们以为威权就是最佳制度的时候,所有沟通讨论妥协可能就变得毫无必要了,只要由上而下,说话大声就好。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作者是新闻中心副刊组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