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符懋濂:国际大学排名是面西洋镜

字体大小:

当今国际大学的排名(rankings),无论是亚洲的还是全球的,都是令事物变形的西洋镜。换句话说,它是一种貌似中立机构的营利炒作,是一种综合性的广告宣传,其性质包括广告(advertisement)、促销(promotion)、炒作(publicity)、宣传(propaganda)等多种复杂成分,基本上都是靠大众传媒来落实的。它也涉及话语权与游戏规则制定权。

表面上,国际大学排名似乎是为了提供相关信息,让世界各国莘莘学子都能更好地选择适合自身的深造场所;但实际上,近年来大力推行大学排名的动机或目的并不单纯,经过反复思考,我发觉国际大学排名具有三大动机:

一是经济动机。当今大学教育已经市场化、商业化,外国留学生是其主要财政来源之一。为了吸引更多外国留学生,它们自然热衷于排名游戏,不惜付出某种代价,致力争取在排行榜上尽量靠前。一旦排名靠前(如进入前20名),外国留学生必然蜂拥而至,财源滚滚而来。生源与财源同时获得保障,何乐而不为之?

二是政治动机。在政治领域里,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国家,最热衷于向全世界宣扬其所谓的“普世价值”。其最有效谋略便是千方百计,把各国的优秀青年吸引到大学来。大学毕竟是培养社会精英的场所,留学生毕业后回国,多半成为“普世价值”的信仰者、弘扬者。同时,还有部分留学生会留下来为所在国服务,使得相关国家在楚才晋用的竞争中,捷足先登,尽占优势。

三是文化动机。自19世纪以来,随着英美两国先后称霸世界,英文早已成为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强势语文。为了维护、巩固英文的霸主地位,“罢黜诸语、独尊英文”乃英文沙文主义者的既定政策。在国际大学排名中,英文媒介大学一支独秀,而非英文媒介大学却遭边缘化,不就很清楚说明了这一点?

据说,世界“公认的、权威的”大学排名共有三个,即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QS世界大学排名和THE高等教育排名。非常令人惊讶的是,无论查看哪个排名榜,英文媒介大学都是一枝独秀,前20名几乎都是英美两国的大学,我想是因为它们采用相似的排名依据或准则。

例如按照英国的2018年QS世界大学排名榜,前10名中除了第10名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其余都是英美大学;前20名中则多加一所瑞士理工学院,其余仍然都是英文媒介大学,包括新加坡两所、澳大利亚一所。

至于在“世界百强大学”的排名榜又如何呢?依然是英文媒介的最多,共占了70%以上,其他媒介语(中、德、法、西、俄、日、意等等)大学总共还不到30%,而且多半排在60名之后。2018年英国THE高等教育排名同样“精彩”:前20名中除了名列第10的瑞士理工学院,其余19所不是英国的就是美国的大学。

为何出现这种怪现象?难道只有英文媒介大学才是世界一流?除了前面所说的“三大动机”外,最为关键的决定因素是排名准则的制定。例如QS排名所制定的六项准则(criteria)中,“学术声誉”与“企业声誉”都很抽象、很主观,根本无可量化(quantifiable)或可衡量(measurable),其比重却高达50%。

其他三项“比例”固然可以量化,但唯有“师生比例”(占20%)比较公平合理,其他两项即“国际教师比例”与“国际学生比例”(占10%),非英文媒介大学肯定得“甘拜下风”,尽管二者和大学学术水平毫无关系。至于“论文引用次数”(占20%),就更加荒唐可笑了。

谁来统计各国大学师生论文被引用次数?又如何进行全面、准确统计?我曾向行内朋友讨教以上问题。他很清楚告诉我,有个机构依据8000份学术期刊编制引用指数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只收取英文媒介论文,大学排名依据的“论文引用次数”就是来自SCI。

换言之,你我用中文撰写的学术论文,不论水平多高,即便别人引用千百次,也和你我所属的大学排名无关。明乎此,西洋镜的排名真相岂不可以大白了?

我们只要改变排名依据的准则,去掉不可测量的“声誉”,而采用以下可以测量的数据,如:一、报名新生录取比例;二、研究生与本科生比例;三、教师与学生比例;四、教师教学平均年数;五、教师掌握多语能力;六、学生掌握多语能力;七、教师出版学术著作数量;八、学生发表学术论文数量。你想国际大学排名的结果将如何?那肯定将出现另一种图景。

总而言之,国际大学排名的本质,就是寻求、掌控两位一体的游戏规则制定权和话语权。它存在着明显偏见与严重缺陷:为了维持英文媒介大学一枝独秀,而制定不公平、不合理的、排他性的游戏规则,让非英文媒介大学一直处于不利地位,永远无法在排名榜上超越美英大学。

各国有识之士也在质疑国际大学排名的合理性、正当性,例如南非开普敦大学校长普利斯(Max Price)就曾经指出排名体系“都是有缺陷与有偏见的”。

因此,自尊又自信的俄国人、德国人、法国人、日本人根本不和英语国家玩这场排名游戏,世界上也许只有崇洋的中国人痴迷于这面西洋镜吧?

(作者是上海复旦大学博士资深教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