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毅:Grab收购优步东南亚业务,福兮祸兮?

3月26日,Grab正式宣布收购Uber(优步)东南亚业务,全面接手优步在东南亚的私召车和餐饮快递服务。随着并购的宣布,优步也继2016年在中国被滴滴出行收购之后,再一次退出亚洲市场的竞争。

随着对手的消失,无论是乘客还是私召车司机,都担忧在缺乏竞争之后,自己的利益会受损。陆交局和新加坡竞争局也表示密切关注事态的进展,并承诺在必要的时候干预和规范。此次并购对于消费者、交通业者的冲击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首先,Grab收购优步并非偶然,新加坡的私召车概念虽然由优步引进,但由于私召车的发展需要密切地结合当地的市场和资源,所以这一创新,既容易被模仿,也可以被超越。优步这一强龙终究难压Grab这一地头蛇,说到底是因为Grab比优步更了解本地市场,也更容易整合当地的资源。优步受制于其全球化模式的制约,无法及时地应对不同的文化和市场需求,作出相应的调整。

就算后来作出调整,也总是比Grab慢半拍,所以被Grab收购,减少账面损失并参与Grab的部分控股,是优步在该区域发展的最好选择。随着优步被收购,新加坡的私召车将从市场的激烈竞争阶段,过渡到统一整合阶段,也可以基本宣告价格战的终结。这一阶段的到来只是早晚的问题。

从经济层面看,随着竞争减少,Grab无需再打价格战,给乘客的补贴和优惠肯定会减少。虽然Grab承诺其动态计费方式不变,但目前比较吸引乘客的是它经常推出促销固本或优惠码,这些优惠会随着两家公司的合并而减少。

滴滴在收购优步之后,中国的乘客就几乎不再享有价格战的福利,直到美团进入与滴滴竞争。对司机的优惠政策也会同样随着竞争对手的消失而减少,最终趋向理性和可持续性。

在激烈竞争的价格战中,司机和乘客都是获利者。但竞争中的业者大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是不可能持续和长久的。所以价格战的结局以Grab收购优步告终,也宣告一个篇章的结束、另一个阶段的开始。从技术的层面看,一个统一的市场可以让Grab拥有统一的数据和市场信息,更有效合理地调度资源,匹配供求关系。

随着两家变一家,Grab也可以更好的管理私召车队伍,因此有可能让乘客得到更快更优质的服务。虽然大家日后可能无法通过同时比较两个平台来选择最经济的私召车,但在市场整合之后,我们期待Grab能够更有效地提供和优化服务。

更进一步说,Grab的野心其实并不仅仅在私召车领域,它已经扩张到金融、无线支付、餐饮快递等多个服务行业。在消灭了优步这个竞争对手之后,它能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放在更全面和多方位的服务上。若Grab能如阿里巴巴一样从私召车起家,逐步延伸到相关的服务行业链,那么也可以期待其全方位多角度的服务。

价格战的终结也意味着乘客和私召车司机所获得的优惠的终结,但这一终结是早晚的事。我们唯有期待整合过后的私召车市场,能够依靠物联网和车联网的技术优势,给司机和乘客创造出更人性化的合作平台,并提升行业的服务水平。

另一方面,对于传统的德士业者来说,即是挑战也是机遇。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传统的德士业者必须与时俱进,自我提升。其实我们主要的两家传统德士业者——康福德高和SMRT,都同时经营地铁和巴士,他们本应该具备Grab所没有的交通资源,建立其立体优势,但它们目前落后在Grab和优步所带来的物联网和车联网的技术上,也没能及时拉近乘客与司机的距离。

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如果传统业者也能以乘客和德士司机为中心,结合自身的资源优势,把现在处在分离状态下的德士服务,同地铁和巴士等交通方式结合,进化到全方位一站式的交通出行服务,即无缝出行服务(Mobility as a service,简称MaaS),就可以提供更全面、更优化也更廉价的交通服务,重新赢回市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它们也结合数码科技与信息技术,并与相关商家联合提供以地理位置信息为核心的商业服务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不仅可能扭转战局,也可以给公众提供更多样化的服务,并开拓更广阔的市场。

价格战的硝烟已随着Grab收购优步在本区域渐下帷幕,希望整合后的Grab和其他的德士业者,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更优惠的选择。

(作者是新加坡理工大学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