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S·罗奇:从玻璃房子里看中国

在近期公布的中国宪法修订案中,取消国家领导任期仅限两届、每届五年的做法,令外界深感震惊。对中国而言,领导继承的制度化是邓小平最重要的遗产之一,终结了对毛泽东混乱的领袖崇拜所引发的不稳定和痛苦状态;而对西方来说,任期限制则是通向契约精神的意识形态桥梁。在中美关系已经不稳定的情况下,这一废除措施会否成为一个转折点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