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靖豫:强奸案背后的反思

记者手记

主控官问眼前的平头青年,他为什么强奸13岁少女,青年说不上来,思考了一会儿后,轻声地回答说“不知道”。律师之后也问他同样的问题,青年坦承和少女不熟,既从未喜欢她,也不认为她有吸引力,。

19岁的平头青年供称,曾亲眼看见街头党老大强奸少女。他见到那一幕时,因从未见过性交场面,感到懵懂。目睹老大强奸少女后不久,他有样学样,他当时年仅15岁。

青年日前从青年改造所被押到高庭,当控方证人指证街头党老大。

另一名少年在14岁生日的隔月,性侵一名12岁女童,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又性侵另外两名少女和强奸第四人,其中两名受害人是他通过社交媒体面簿结识的低智商女生。

他在日前被高庭判坐牢10年和鞭打12下时,只有18岁。

刚入行时,当时的主任问我是否有兴趣跑社会线新闻,我断然推辞,因为我知道令人心酸、心碎的城中故事会影响我的情绪。然而,法庭近期审理的不少强奸案,却也让我感触良多。

我们的少年怎么了?年纪小却干下足以让他们吃牢饭至少八年,另加12下鞭刑的严重罪行。

高庭近期审理的强奸案暴露了一些社会问题。强奸犯是不是有年轻化的趋势?什么原因造成可能成为国家未来栋梁的少年沦为阶下囚,得在铁窗背后黯然度过原本璀璨的年华?社会能为他们或其他少年做什么,预防他们犯下重罪?

因目睹街头党老大强奸少女而依样画葫芦的青年,去年在他被判刑的那天,他已离异的父母在庭室外,为了跟律师有关的事吵架,互相叫骂,惊动多名警员到场劝阻。青年被押上庭时,其母泪流不停;法官下判时,她哭得更伤心。

上述满14岁不久就开始犯罪的被告16岁那年辍学,过后一直赋闲在家,在自己的家里对结识不久的女生霸王硬上弓。他认罪的那天,公众席上不见他的家人。笔者心想,他的家人只是在案件审理时缺席,抑或是在他10多年的人生中常常缺席。现年18岁的他,如今得在10年监刑和挨鞭子的艰难日子里成长。

高庭法官吴必理三周前对另一名在14岁那年犯下强奸案的被告判刑时,提醒大家说被告以年龄来说,本身也是个弱势者。

的确,10来岁的孩子似懂非懂,看见街头党老大如何对待少女,加上发育时期的荷尔蒙作祟,干下连自己都说不上为什么的糊涂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多少个孩子在具有辨别是非黑白能力之前,能抵抗不良影响和诱惑?没有家长在旁循循善诱,孩童很容易误入歧途。

离婚是大部分人在步入婚姻的殿堂说“我愿意”时想都没想过的。诚然,执子之手,谁不想白头偕老?然而,当婚姻变质后,即使不能携手共度余生,也要尽力携手抚养和教育子女,在他们的成长岁月里需要家长指导的时候说“我愿意”。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子不教父之过,父母责无旁贷。

我们的社会能否也做点什么,对处在边缘的少年,及时拉他们一把,让他们悬崖勒马。学校与有关当局或也可探讨加强学生的法律知识,在教导性教育时也提供防范罪案信息,让孩童明白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代价不轻。这不是年纪轻轻的他们可以承担的。

(作者是新闻中心记者 peckge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强奸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