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淑芳:虚虚实实 玩转人生

众声道

在踏入影院观赏鬼才导演史提芬·司匹堡(Steven Spielberg)的最新作品《挑战者一号》之前,还以为它是一部充斥着奇幻遐想和前卫科技的电玩科幻片,结果却出乎意料。影片从头到尾,几乎由上世纪80年代流行文化黄金期的经典元素贯穿全场,不仅勾起了不少昔日的美好回忆,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整部戏所呈现的意境,居然着实地反映了当下一个非常真实的社会现象——每个人似乎都有另一个分身,在现实与虚拟世界中,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电影的主人翁是一名失去双亲、生活潦倒、个性软弱的四眼宅男。他对腐败的现实世界感到厌恶却无力反击,宁可终日锁在狭小封闭的空间,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向他在虚拟游戏——“绿洲”(Oasis)所创造出来的虚拟化身(avatar)。因为在仿佛天堂般的虚拟世界里,他不仅英姿飒爽,还是一名驾驭着《回到未来》时光机,在赛车场上风驰电掣的帅气型男。剧中的他在介绍自己的好友时,坦言自己从不知对方的真实身份,两人也未曾在现实生活中碰面。而彼此在“绿洲”的接触,纯粹只为追寻彩蛋和钥匙,旨在累积分数赢得比赛,以便成为“绿洲”的主人。

戏中人似乎都为了逃避现实的残酷与无奈,而选择沉溺在自己塑造出来的“虚拟世界”。在天马行空的“绿洲”,每个人的化身都是个未成名的“英雄人物”,能够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戏中的五位要角每天费尽功夫过关斩将赚金币,就是为了给自己的“百宝仓”添加各类稀奇古怪的装备,努力堆砌着一个形象,一个甚至连自己都信以为真的完美形象。可是一旦被对手击败,Game Over的虚拟化身就会马上失去所有的金币,回到原点。然而,虚构的“绿洲”纵然设计得再逼真,人们在里头所赢得的荣耀、金钱和超能力,始终无法带回现实生活。一旦除下虚拟实境的眼罩,这些人物立即被打回原形——威武雄壮、能化腐朽为神奇改装任何机器的大力士,原来是个为自己的身份和外形感到自卑的女性黑人;身手矫健、变幻莫测的忍者,居然是年仅11岁,娇小瘦削的小男孩。当五人为了躲避敌人追杀,终于在现实世界中相遇时,一时之间几乎都无法认得对方。

以此类推,虚拟天堂“绿洲”,与当今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如面簿、Instagram等,似乎也有异曲同工之处。面簿里的“朋友圈”或许收录了几百个(甚至几千个)名字和脸孔,只要打开应用刷一刷,无时无刻都能看到这些“朋友”在动态信息(NewsFeed)上分享那些令人羡慕的美食(要够“hipster”)、旅游(景点要很“instagrammable”)、衣着(#OOTD)、狂欢(#YOLO)、爱人、小孩、宠物,甚至是拼命运动换来的骄人成绩(或身段)……

表面上,大家似乎对彼此的近况了如指掌,但实际上,两人有多久没碰面?别说见面,甚至连个电话、逢年过节才发的短信祝语可能都没有……若是这样,那我们还能确认自己是否真的认识这位“朋友”?也许,原本常晒恩爱的情侣,早已分手;也许,以前精力旺盛的运动健将,近期不幸出了意外……这些例子乍听之下不免稍显夸张,但试问自己,有多少人愿意把那些没有“bragging rights”、不会引起“Facebook envy”的真实近况,毫无保留地在社媒公开?换言之,人们在面簿或Instagram塑造的“形象”,究竟有多少成分属于真实的自己?

或许,平凡人如你我他,也是通过社媒账号,活在自己的虚拟化身。

(作者是本报新闻编辑 sufang@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