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艳嫦:真与假的斗争

常言“谣言止于智者”,所以从小在学校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与判断的能力,以及在社会上强调不盲从的思维方式,是长远解决问题的方法。

还记得上世纪60年代在坊间疯传的缩阳症吗?当时很多人谣传吃猪肉会得此怪病,结果人心惶惶,妇女不买、男人不吃,导致猪农和猪肉贩的生意一落千丈,苦不堪言。

那是我印象中最深入民间的假信息。它通过口传的方式传开,一般教育水平不高的民众,无从辨别真伪,只好宁可信其有。

现在拜社交媒体所赐,假信息得以飞快的速度散播。而且社交媒体了无边界,源自他处的信息,经一再转发演绎,事件就好像发生在本地,引起人们的担忧。

如今人们的教育水平比50年前提高了许多。即便如此,面对每天排山倒海而来的大量信息,哪些真、哪些假,一时间大家也无法说得准。

现在流行群组,常用智能手机发短信的人少说也有数个群组。这些群组经常交叉传递信息。一个消息经发出,不一会儿就被转发到很多人的群组去了。

我就不时接到某些食物不能搭配,吃了会有不良后果,或者某些食物不能吃,恐会致癌的短信。有时又有某些行人天桥或者快速公路某日某时会有交警埋伏,驾车者要小心或尽量避开免被抄牌之说。短信后面经常会附上“尽可能转发出去,最好是群发”的话语。

大多数转发信息的民众都是出于善意。哪里有“好康”,当然要第一时间通知亲朋好友;哪些食物忌吃,或者电脑病毒几时会发难,甚至哪里发生了可疑事故,当然也要通知家人好友以防万一。这都是善意提醒,只有热心的家人和朋友才会费功夫这么做。信与不信,避或不避,完全悉从尊便。

至于发出这些假信息的源头在哪里,目的何在,我们无从知道,只能猜测他们可能出于无知,把似是而非的信息传播开来;又或者纯粹是恶作剧,就好像那个《狼来了》故事里的牧羊童,享受着人们被他愚弄得团团转的快感。

除了上述所说的,还有一种为了私利,不怀好意,制造假新闻、假信息去打击对手,或者为达到更大的政治目的,蓄意制造混乱和猜疑、破坏社会安宁,趁机浑水摸鱼。

这类假新闻假信息所产生的效果可能会造成不同社会阶层、种族和宗教群体互相猜疑、仇视、最终导致社会分裂,这都是大家所不能接受的严重后果。立法约束社交媒体平台,要它们撤除蓄意造假的信息,甚至制定严刑峻法打击伪造信息者,相信大家都不会反对。

民情联系组在去年5月和今年2月,针对假新闻问题分别展开两轮电话调查。在约2500名国人当中,就有八成国人支持政府制定更严格的法律条规,加大打击散播假信息的力度。

但对出于善意或者因无知而散播假信息者,以及为取乐而恶作剧者就较难处理了。问题在于是否值得大费周章去把他们揪出来?就算千辛万苦把他们找出来,也不可能判以重刑。

常言“谣言止于智者”,所以从小在学校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与判断的能力,以及在社会上强调不盲从的思维方式,是长远解决问题的方法。

但网络资讯实在太多,几乎没有人能掌握所有信息。因此,人们除了要有判断真伪的能力,还必须要有可靠的资讯平台——一个属于我们的,又能及时提供正确及可靠信息的平台。

这个平台可由政府带头设立,由各所大学、专业组织、社会上各民间团体,甚至一些与民生有密切关系的部门代表组成。他们的任务是遇到有不实信息在流传时,在第一时间内提供确切的信息,或做专业解释,以凭证和照片,驳斥假信息、假新闻。

相关的政府部门或者机构,若遇到与其有关的假信息时,也须迅速做出澄清,并公布事实真相,及时止住假信息的流传。政府网站Factually在这方面或可扮演更及时、更迅速反应的角色。

随着电信系统将从4G走向5G,我们可以预见资讯的传播速度将会越来越快,要阻止或控制资讯的流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但若能通过有效的立法、广泛的民众教育,以及提供可靠的信息资源,或可把假信息传播的负面影响减到最低。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