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才:马哈迪是票房保证还是毒药?

中学时代常常听一首印度尼西亚情歌,名叫“Madu dan Rajun”(蜜糖与毒药),歌词的最后几行是这样的:

Madu di tangan kananmu, Rajun di tangan kirimu,

Aku tak tahu mana yang akan kau berikan pada ku。

(你右手蜜糖,左手毒药,我不晓得你会将何者交给我。)

将马哈迪形容为蜜糖或毒药,好像过于浪漫,感觉不太恰当。马来西亚大选将至,或许将马哈迪比喻为“票房保证”或“票房毒药”比较贴切。

自2003年卸下担任了22年的马国首相职务后,马哈迪始终不曾沉寂过。首先他对继任者阿都拉的施政诸多批评,不断指指点点。纳吉上台之后,他对这位新首相的表现同样感到不满。自从发生涉嫌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有关的“26亿令吉事件”后,两人的关系从私下不咬弦变成公开决裂。从2017年开始,马哈迪以拉纳吉下台作为主要斗争目标。

刚好遇上第14届全国大选,马哈迪重出江湖,走到最前线,积极参政。他与前任副首相慕尤丁等创立了土著团结党,准备参与本届马国大选。接下来的每一个过程都遇到希望联盟领袖和社会舆论的诸多挑战,其中包括:

是否应让马哈迪出席及参与希盟的活动?

应否接受土团党作为希盟成员党?

应否推举马哈迪作为希盟入主布城后的首相人选?

每一项过程都充满争议和歧见。不过,马哈迪凭借他老练的政治手腕,逐一排除障碍,消除杂音,最终成为希盟的共主,甚至成为掀起“马来海啸”的关键人物。希盟与马哈迪的关系,从排斥、猜疑到高度相互依赖;马哈迪也在这个过程中,戏剧性地化解了跟宿敌安华的恩怨。

网络上,社运分子和评论人热议马哈迪的角色,观点严重分歧,演变成势不两立、恶言相向,濒临翻脸。争议的焦点在于马哈迪过去的恶劣记录对比当下的现实作用。换言之,希盟为了达到改朝换代的目标,是否就可以选择不计前嫌,不追究马哈迪的过去,而充分利用马哈迪的影响力,以便深入马来社群、巫统党员、公务员体系、乡区和垦殖民区,争取马来选票?

排斥马哈迪者坚决认为,马哈迪是败坏马国体制的罪魁祸首,是导致贪污滥权、朋党主义泛滥的始作俑者;马哈迪借助“茅草行动”压制异己,巩固本身的地位;马哈迪革除安华的职务,最终导致烈火莫熄社会运动的兴起,及其后人民公正党的诞生;接纳马哈迪者被批为丧失原则。

接纳马哈迪者则认为政治是现实的,需要相机行事。希盟的首要目标是推翻国阵政府,要达成这项目标,必须争取众多马来选民的支持,才有可能迈向布城。而目前真正能够带领希盟进入马来乡区、马来垦殖区者,非马哈迪莫属,舍马哈迪,还有谁?

有部分年轻人不满国阵的腐败,也不满希盟接纳马哈迪,认为国阵和希盟都是烂苹果,对选民而言实际上等于没有选择,因此号召在来届大选投废票以表达抗议。投废票的号召引发极大的争议,因为论者认为此举最终变相让国阵得利。该不该鼓吹投废票的争议引发网络骂战,措辞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粗暴。

执政党支持者捉紧马哈迪的争议性身份,频频张贴各种贴文,以唤起人们对马哈迪在首相任内的恶劣记忆,号召选民否定马哈迪,不要把票投给希盟候选人,甚至有网民提出“马哈迪不能当首相的21个理由”。

其实,朝野将焦点集中在马哈迪身上,无非是因为马哈迪或许是那位有能力掀起“马来海啸”的魔术师。国阵开始密集的文宣攻势,希望通过回顾马哈迪的负面记录,贬低其身份和形象,最终导致所谓的“马来海啸”只是虚惊一场。

而希盟领袖对马哈迪的不离不弃,重点也同样在“马来海啸”,期待若有20%至30%的马来选票转向在野党,希盟的布城之路就在望了。因此,骂了马哈迪30多年的民主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也要吞下政敌不断翻旧账进逼的攻势,继续毫不犹疑地全力挺马哈迪,并且强调错失本次机会,往后要改朝换代就更加困难了。希盟要借助马哈迪在政府、公务体系、马来社群、选战等方面的丰富经验,在心理上和实务运作上与国阵一较高低。

马哈迪到底是票房保证,还是票房毒药,关键就在于那令希盟引颈长盼的“马来海啸”,最终会如传闻般横扫国阵,还是只是让国阵虚惊一场?希盟迈向布城的那一里路,变成亿里路?前者不敢掉以轻心,后者想方设法,积极使微波变成巨浪,为马国政治发展开创新的篇章。

(作者是马来西亚陈嘉庚基金文化中心秘书长资深时事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