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宁:老大的策略与老二的魔咒

英国著名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在《世界经济千年史》(The World Economy: A Millennial Perspective)中记载:从1700年至1913年甚至更久,长达213年以上的历史中,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居世界第一。但清朝末期发生了“老二”隔海几万里单挑“老大”的中英鸦片战争,以及中国与法国、英国的二次鸦片战争。1913年之前,美国经济总量超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开始占据世界老大的位置,至今已经105年左右了。

此后,世界经济格局与竞争态势发生了变化,老大再没有与老二单独过招,老大位置始终固若金汤。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老二”的宝座,却总是遭人惦记,“城头变换大王旗”。

从近代历史看,第二大经济体“老二”不仅地位难以持久,而且往往“下场”很惨,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两次世界大战中,老大总是隔岸观火,渔翁得利。体量相近的“老二”日不落帝国、法兰西帝国、俄罗斯帝国、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随着一战而衰落下去。

二战期间,经济规模相似的德国、日本、意大利和英国、法国、苏联竞争“老二”,老大又是隔山观虎斗,渔人得利。战后,半个世纪“老二”苏联在与老大的消耗中于90年代后永远消失,80年代崛起于老大同一阵营中的“老二”日本,也在90年泡沫破灭之后难整旗鼓。2010年,中国成为新的第二大经济体。

虽然,第二大经济体地位变化消亡的原因很多,世界经济政治发展趋势,本国国内因素等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近代以来百年老大与短命且不断出局的老二,却让我们窥到了美国国家战略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本质。

一、参与战争消灭“锐意进取”的“敌国老二”。1913年,德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英国居于世界第二,据麦迪森统计占美国的45.9%,英国占美国43.4%。而且德国发展势头凶猛,是富有理想有作为的“老二”。表面看来,英国和德国之间的欧洲战争是竞争“老二”地位,其实在全球范围内,德国集团真正将威胁美国“老大”的位置。在因为大发军火贸易财惹怒德国之后,美国1917年4月正式参战。美国参战原因很多,但是一旦德国在欧洲战场取得胜利,其综合实力必然超越美国。

从这个角度说,美国选择合适时机参战,帮助“盟国”摧毁潜在的“老大”是必然的选择。二战中,德国和意大利在欧洲迅速崛起,日本在亚洲独大,其成为更具有全球抱负的“老二”。作为老大的美国清楚地认识到,全球“老大”的位置再次遭遇挑战,不惜牺牲出兵“拯救”欧洲是必须的选择。短短30多年,许多“老二”的板凳都还没有坐热,就桃花流水般地逝去。

二、冷战全面遏制“敌对老二”。二战之后,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敌人出现了。麦迪森统计1950年,第二大经济体“老二”前苏联经济总量占美国量35%。1973年,居然达到42.8%;1975年,顶峰时期达到占美国44.4%,代表了北极熊25年的老大追逐梦。

结合军事和政治影响力,苏联可能是历史上美国最可怕的敌人,甚至比法西斯的日本和德国还要具有威胁性,而且虎视眈眈美国的老大位置长达36年之久(1986年彻底被日本代替居于世界第三)。于是,美国全方位从经济斗争、文化斗争、意识形态斗争、军事斗争、政治斗争等各种手段围困苏联。直到现在,美国人还不放过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

三、经济手段臣服“集团内部老二”。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日本1986年GDP占美国45.2%,超越前苏联成为世界经济老二。巧合的是1985年标志性的广场协议签署,敲响了日本这个短命老二的丧钟。1986年到1995年,世界经济老二的日本地位不断提升,1995达到峰值,当年占美国71.1%,是为太阳旗10年追逐梦,被美国多种打压,比重不断下降,2016年占美国经济总量26.6%(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24年短命老二日本是被“西方经济理论”,本质是“美国经济理论”摧毁的。

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快速发展,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占美国的40.8%(中国龙开始老大追逐梦)。百年前的老大再次吹起自己的“民族复兴梦”,2015年经济总量达到美国的61.1%,2016年下降到60.1%,2017年达67.4%。从历史的视角,美国向来对来自老二的挑战高度重视,多种打压,尤其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因为,这是昔日的王者归来,东方巨龙沉睡百年之后的苏醒,对美国的威胁是巨大、全面的。

割裂的历史事件都是无序的,但是从较长的历史角度可以发现其逻辑规律。美国盘踞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00多年,而从各短命、苦命的第二大经济体不断消失和替换的客观事实,我们窥到了美国唯我独尊,雄视天下,不容他人做大的逻辑,及所采取消灭竞争对手的策略。愿天祝中国能走出此魔咒。

(作者是天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