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迎竹:政治冷面与历史热锅

加减陈词

权力封闭的体系越多越强大,对开放透明的国际社会越显得难以捉摸,对既有秩序也难免带来挑战。挑战不是问题,也是每个历史阶段所难免,问题是挑战之后,将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观和新体系,会不会令自由世界的人民掉入历史的热锅。

金正恩一改上两代人的作为,跨过象征韩战结果的38度线来到板门店南韩一侧与文在寅会谈,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一方面固然可以说他创造历史,打破僵局,很多人因此期待半岛出现新气象;但另一方面——这是比较可能的情况——是他暂停核试的宣传乃是缓兵之计,因为国内核基地出现垮塌加上经济陷入窘境,为免美日等国乘虚而入斩而杀之,迅速调整身段,试图以娃娃笑脸和温情言语取信世人他热爱和平。

后者的可能性同时隐藏更邪恶的问题,那就是他比起父祖辈,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形态的约束或说坚持,不再相信南方是美国的马前卒,一定要消灭。这点从他对韩国交通的赞语,显示他也明白自己家三代统治下国家的处境。而没有了意识形态的执着,结果可能是精神上的解放,向务实方向迈进,却也可能为了家族权位的巩固,不计代价。

朝鲜对外的宣传表示要暂停核试,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并不值得世人高兴太久,只要政治体制没有改变,那将继续是个反复无常、无从制约的政权,反倒会因为博得世人的信任,伸出援手,无论是投资还是经济援助,达到政权巩固的目的。而政权在获得经济奶水之后,由于缺乏民主信念,因此只会壮大执政者的实力,加大专制统治的威力,对内不能帮助人民掌控自己的命运,对外不能保证国际关系不被颠覆与威胁。

近代思想界曾经以为经济体制自由化发展到一个程度必然促成政治体制的质变,所谓下层建筑带动上层建筑的改变,因此有许多西方国家乐意透过经济投资等方式,影响一些后进国家。随着经济与文化等软实力的潜移默化,一些后进国家知识精英也确实乐于追随先进国家的政经和文化体制,包括民主、自由与人权等观念,这也正是现代化的精髓。

然而后来越来越多迹象打破了这一迷思,人们发现,这套源自欧洲近代资本主义发展轨迹的信念,并不是什么科学依据。事实是,经济体制自由化与政治体制的发展没有因果关系,经济的发展可能强化既有的政治体制,却未必能引导它向着更符合人性的民主自由体制发展。而民主自由体制虽可促进资本主义经济所需要的创造力,却也会对政治甚至经济的运转形成可大可小的障碍。

之所以如此,因为政治体制与经济体制的内在逻辑其实不同。

经济体制要成功,其逻辑是依赖人性的自利或追逐利益的本能,所谓鸟笼经济、严格的计划经济到头来一定失败,就是违反人性。

从威权统治者的角度来看,政治成功在于对人民与国家资源的掌控,掌控手段不外刚与柔,古时候中国皇帝称之为“恩威并济”,其内在逻辑不论是恩或威,都是要人慑服或内心保持恐惧。

不过诉诸恐惧在实行选举的民主政治体制也很常见,正是由于政治的逻辑是发挥最大影响力以取得权力,诉诸恐惧便是比游说或论理更快捷有效的影响手法。

但民主政治更多的是诉诸人性的自利,这点与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有很大共同点,两者在民主国家中结合,乃是现在文明的正途。

政治与经济两者分离的现象其实古已有之。早在资本主义出现前,无论东西方的君主制也都依赖经济体制维系。因此认为经济自由化有助于威权或专制政体向民主转型,释放权力,增加透明,那都是世人的错觉。

自由化经济体制在现代文明百年历史中发展很蓬勃,不断出现新面貌,每隔一段时间随着科技发展而创新,更令人眼花缭乱。

然而政治体制却与此相反。民主制度在诞生法西斯政权的浩劫之后,相对趋向保守,改革创新不多。到了近三四十年,更从共产主义瓦解转世投胎成另一种半开放威权体制,借由资本主义奶水,形成一种钱、威相结合,既没有民主主义精神内涵,也没有开放全民共享权力的意识,而是以源源不断的国际资本滋养,成为少数人权力封闭的体系。

权力封闭的体系越多越强大,对开放透明的国际社会越显得难以捉摸,对既有秩序也难免带来挑战。挑战不是问题,也是每个历史阶段所难免,问题是挑战之后,将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观和新体系,会不会令自由世界的人民掉入历史的热锅。

金正恩的朝鲜一旦获得国际社会接受,由于起点低,投资与经济援助很快可以见到效果,某种程度的经济蓬勃现象指日可待。朝鲜人民、工人的生活也应该会改善,或许假以时日,金正恩就不再是朝鲜唯一胖子了。然而朝鲜人民可以回顾国家民族历史了吗?可以追问那么多的饥荒、残杀、冤狱是怎么回事?可以知道为什么举国皆半饱,独有那么几家人两三代都得富贵病?

有人说国际经济援助不应该附设政治条件,但赈灾救济被贪官甚至皇帝吞掉的例子自古以来比比皆是。如果经济援助帮助人民吃饱了、“中产”了,生命就圆满了,历史就结束了,人类还需要什么教育呢?不外饮食男女食色性也。比起政治体制的守旧,那样的历史更加乏善可陈呀。

三十几岁就在国际镜头前展露豪迈无畏的金正恩,喜感中带着肃杀之气。他送给文在寅的冷面,是隐喻自己是冷面笑匠,或暗示是会射飞镖的冷面杀手?可惜文在寅为了一场政治历史大秀,不曾追问到底,只会哈哈大笑。

(作者是本报编辑组副主任 tane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