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莫忘初衷

昨天(4月29日)马来西亚各政党候选人完成了来临大选的提名,接下来便是激烈的竞选期,可以预期各种谩骂、叫嚣与阴谋论将戮力轰炸人们的思考。

提名日落在4月28日,对部分马来西亚人来说具有特殊意义。

2012年4月28日,净选盟2.0与绿色盛会号召大集会,首都吉隆坡聚集10万人呼吁政府改革选举制度。全马各地也有小规模的响应集会;美国、英国、台湾、香港、澳大利亚等地的马来西亚公民也纷纷响应,遍地开花,可说是马来西亚公民抗命运动史上的里程碑。

吉隆坡现场在当时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宣布和平落幕之际,突然发生示威群众冲破警方封锁线的事件,镇暴部队随即使用武力驱散人群。事后执政党指反对党骑劫公民运动,在野人士则指执政党滥用暴力。一系列争论延续到一年后的大选,最终执政党惊险保住政权,而反对党与公民运动却失去了斗争方向,分崩离析。

一马公司丑闻爆发后,净选盟2.0曾于2015年与2016年号召大集会。不过2016年11月的大集会因为主打“纳吉下台”,加上前首相马哈迪的现身,使得公民运动焦点模糊,此后人心涣散。马哈迪接着成立土著团结党,一跃成为反对党联盟的总主席,成为第一顺位首相人选。事态发展让许多公民运动人士失望,因为马哈迪正是马来西亚政治制度腐坏的始作俑者。马哈迪如何使用内安法令打压异己、如何制造司法危机、如何打种族牌等粗劣手法,大家记忆犹新。

上个月,净选盟2.0主席陈玛丽亚宣布卸下职务,要以独立人士身份在反对党旗帜下参选。消息一出,人们对净选盟2.0的失望又更大了。上届大选绿色盛会领导人黄德出来竞选时也曾引起反弹,历史好像老在回旋重复。

本该超越政党政治的净选盟领袖加入反对党阵营,让许多厌恶政治二元对立、厌恶种族政治撕裂和谐的人士,感受到沉重打击:难道马来西亚就容不下超越政党来推动民主改革的方式?

根据接触和观察,当下马来西亚华人处在一个彷徨的十字路口。有人坚信只要换政府,一切都会变好;有人恨铁不成钢;有人认为死马当活马医吧;有人认为现在的反对党联盟无非国阵2.0,给的全是虚假希望,不如投废票;有人主张把更多独立人士与社会主义党的候选人送入国会;也当然有人希望维持现状——不似上届大选时的积极乐观、众志成城。

很可能是上次大选变革的失败,及其后种种社会乱象(嘉玛领衔的马来种族主义者、凡事种族议题化、华人牧师被当街绑架至今下落不明、柔佛王储掏钱让民众免费购买日用品引起的人性丑态……),让马来西亚华人选民有了悲观的想象;这种悲观是必须的,任何人都不应该简单地相信,新政府上台就能把所有旧政府的问题纠正过来,同时也必须认识到“不改变就不知道改变有没有效”的道理。

适度的悲观让人学会质疑,适度的怀疑迫使人们学习查证,尤其在这个谎言泛滥、虚假承诺太多的当下。

现在的马来西亚,急需一股新的公民社会力量,以理性态度检视政治,缝合被撕裂的社会。

也许428这一天会让很多马来西亚人回忆起初衷,同时愿意承受随之而来的结果。

了解个人与集体的责任,这便是民主的基础。

(作者是新闻中心副刊组记者 yxtan@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