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云舟:画蛇何须添足

无关黑函可信与否,无关长官是否违反带兵准则,无关给逝者追授什么,也无关军中的防中暑措施是否得当。李函轩军训时中暑身亡一案,逝者已矣,再怎么事后孔明都于事无补。黑函的指控,自有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个中责任应留待调查结束再做定论。再者,军训安全一向事关重大,因此军方更没有理由默许安全纲领存在任何纰漏。要指责军中没有安全文化,无异一竹竿打翻全船人。

但与去年9月曾宪正在海外军训不幸因意外身亡的情况相比,这回公众的情绪更为沸腾。乍看下,很多人认为这和案件中可能存在人员渎职有关。但揣测只起到放大不满的作用,网络议论纷纷扰扰不停息,更大原因在于国防部作为关键的信息把关者,没有在第一时间完整交代,后续想“收复失地”却适得其反。

从4月30日事发当天的第一份文告说起。国防部只叙述了关键的时间点并交代李函轩的大致病况,对相关军营是否因此暂停训练,及采取哪些步骤降低士兵中暑风险却只字未提,即便在媒体追问下也不愿置评。

但军方的姿态隔天出现大逆转。陆军在面簿证实,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并在30日当天暂停军训,对所有军训和安全管理措施展开检讨。

事实上,已有媒体在30日当天通过非正式渠道得知停训一事,能为军方迟来的表态抵消负面猜疑。费解的是,停训令为何不在事发当天公布?

同样让人不解的是,国防部何以隔了整整一天才证实此事?“需要时间查实”不是充分的理由。七个多月前曾宪正一案,事发到死亡之间只有约四小时,国防部从人员死亡到发出首份文告之间只花了三小时,而且在文告中就已一并交代停训和立案调查等内容。

相比下,李函轩事发到过世隔了12天,国防部虽然在人员死亡后两小时就发出第一份文告,但过了24小时才透露停训消息。

既已交代事件交由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就应就此打住,以免旁生枝节。但国防部隔天(5月2日)晚上10点再发一文,透露委员会由“教育部的一名校群督导”领导;3日晚上,又补发资料阐述军中的防中暑措施。是回应“不够透明”的指责也好,要填补话语真空也罢,这些准则和做法行之有年,又何必把一句话分成两三句话说?

记得有这么一则故事:主人请客,候客时说错了句“该来的没来”,气走了一些客人;他见状忙说“不该走的又走了”,又气走了一些客人;剩下的客人劝他说话三思,他却答“我又没说他们”,结果把客人都气走了。

国防部至今在李函轩事件的应对上何尝不与这个主人有雷同之处?该说的不早说、可以不说的拼命说、有话不一块说,落得一个顾左右而言他、处事不利索的印象。虽然就制度设计而言,军中的防中暑和伤员急救的标准运作程序经多年完善,不可能被诟病,但也因为这样,处于守势的国防部或许更认为有必要强调自己在“做对的事”。殊不知,连串不痛不痒的动作反而显得画蛇添足。

既要做对的事,也应该把事做对。传达信息时若不拿捏好轻重缓急,网络空间的揣测和挞伐只会不利于事态发展。国民服役是国防的基石,而其力量又来自民众的支持。如果因拿捏不当而让讨论失焦,将削弱公众对国民服役制度的信任。

(作者是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