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美琳:言行失误的代价

如果在一场刻意演绎弱者角色的“戏码”中,落入对方设计的剧本当配角一起演出,最后再精彩的演技也只是衬托主角有多出色而已。

上周与同事到吉隆坡专访在本届大选中加入反对党阵线的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已宣誓就任马国第七任首相),地点在布城的首要领导基金会。我们比约定的中午12时早了近一小时,正好碰到刚与他结束访问的路透社记者,向我们透露前一天刚从浮罗交怡回到吉隆坡的马哈迪,下午还要马不停蹄赶去登嘉楼出席竞选造势活动。

在竞选期间行程安排得满满的,是朝野政党候选人在投票日前必备的工作,运筹帷幄利用各个场合和平台阐述立场和政见,争取选民为自己投下胜利的一票。在政坛上经验老到,深谙政治规则和运作的马哈迪当然不会例外。

进入偌大的办公室时,他穿着以前担任首相出席公共场合时常穿的棕色短袖衬衫和同色长裤,安静地坐在长形方桌前等候我们。走近时他抬头望向我们,亲切地微微一笑,给人的印象像一位慈祥的长者。

虽然看上去有点疲态,但年迈老残不能用来形容他。寒暄几句后进入正题时,这位93岁高龄的政坛老将,依然不失当年叱咤风云的强悍风范,对于如何带领反对阵营打这场备受瞩目选举的相关问题,他如数家珍地分享,且都离不开一个基调和主轴——势必推翻执政党国阵以改朝换代、重新掌权来恢复马国的法治精神和国际形象。

在40分钟的访问时间里,他除了谴责看守首相纳吉肆意贪腐,抨击巫统同流合污,也不忘带记者回顾他担任22年首相期间为马国带来发展的功绩和荣景。

不过,或许因为患上严重感冒影响了听觉,他也并非有问必答,例如问及他重出江湖是否为了儿子慕克力的政治生涯铺路,他听了两遍还是露出没听清楚问题的表情,最后没有给一个正面的答复。

政治人物在特定情境说对自己最有利的话可以理解,尤其是在这场被普遍视为成王败寇的马国第14届选举角逐战,“王王对决”中的任何言行失误都可能被对手压着打,甚至终结个人政治生命。

4月27日提名前夕,马哈迪透露原要乘搭飞往浮罗交怡的私人专机被人动了手脚。他认为有人试图阻止他飞抵浮罗交怡提名,直指这是国阵为求胜不择手段,还说曾提醒希盟成员,但没想到“受害人会是自己”。马国民航局之后发文告说,调查显示该飞机的轮胎漏气,没有发现任何迹象显示有破坏行为。马国警方跟着就援引反假新闻法令,调查马哈迪散播“私人飞机遭人破坏”的消息。

这番言论是否真那么“证据确凿”,可被列为散播假消息?如今再讨论这个没有意义,不过,马国在选举前一刻通过假新闻法案,确实已为人诟病,有太仓促行事之嫌,也被视为是如今已垮台的旧政府,试图抑制言论自由及恐吓大众的低劣手段。

本来,大选期间各种消息必会满天乱传,加上在互联网和各类社交媒体平台已跟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这个时空里,绘声绘影、言之凿凿的信息,确实让人真假难分,立法打击假信息、假新闻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只是,如果在一场刻意演绎弱者角色的“戏码”中,落入对方设计的剧本当配角一起演出,最后再精彩的演技也只是衬托主角有多出色而已。尤其是在炙热的竞选期间,急于援引法令调查势不可挡的政敌,再次显现一手遮天的滥权言行,反而可能间接一发不可收拾地引爆积累已久的民怨和思变的决心,把自己推向无可逆转的绝路。

马国第14届选举的成绩已尘埃落定。5月9日掀起的前所未有“全民海啸”非同凡响。缔造历史的改变需要时间的沉淀,祝福彼岸人民走向更美好的未来,也期待我国与邻国的双边关系持续保持稳定的发展。

(作者是新闻中心国际组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