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浚鑫:年纪是硬伤?

台湾作家齐邦媛80岁那年,独自到桃园市勘察一处养生村。

那个年代,养生村尚未摆脱“子孙不孝”的标签,载着齐邦媛上山的德士司机于心不忍,问她:“儿子呢?”

本以为这会是个令老人家伤感的问题,没想到,齐邦媛却没有一丝窘迫,反而从容回答道:“我才80岁,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