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福:洗心革面的马哈迪?

马哈迪,究竟是恋栈权力的政客,还是脱胎换骨的政治人物?究竟应以不变的眼光来看一个在改变的人物,还是以怀疑的态度来看他善变的个性?

从负面来看马哈迪重出政坛,就有可能否定马来西亚已走到种族主义向多元种族发展至改朝换天的拐点,会认为他此次是借壳还魂拯救巫统,土著团结党是如假包换的巫统了;从另一角度来解读他晚年披甲出阵,颇像中国邓小平心怀改革国家的大志,那马哈迪就有为自己的人生开拓新篇章,为马国创造奇迹,给自己名留青史的大志。

他可说是世上仅存、仍有大作为的高龄政治领袖,只是还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刻。

竞选期间,马哈迪领导的希望联盟被国阵塑造为一个盲目排外反华的政党。燕雀岂知鸿鹄之志,拭目静观掌权后的马哈迪吧。

希望联盟历尽沧桑,通过多党结盟磋商后邀马哈迪加入,首次参选就让马国变天,推翻一个61年来明显以种族主义色彩独霸的国阵联盟。经过阻扰和拖延,好不容易才得以向国家元首宣誓执政。马哈迪为政府瘦身所推出的首三名内阁部长,初始遭希盟内拥有多数议席的公正党不满,幸得留医养病的希盟实权领袖安华表态得以化解,其余部长人选往后难产,也招致民间怨言。

从希盟对马哈迪推荐重臣颇有微词,不难看出新政改革的不易。除了美国政治发展到可以接受黑人奥巴马任总统外,至今还看不出有哪个多元种族国家,能一下子接受少数族裔成为首脑。对马哈迪的期望,仍不能脱离马来西亚现实政治环境。民主行动党林冠英受委为财政部长,宣誓时说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财长,赢得朝野如雷掌声。这可说是政权回归马哈迪后,对狭隘种族主义政治的大突破。

一马案重启调查,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被请放假,与纳吉同时被禁止出境。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心存幻想,向马哈迪抛橄榄枝,寻求另组新政府或在野党,却被他一口拒绝;土团党党员批评党总裁哈米达胞妹发表“侮辱华人的言论“,有网民指责她的思维若仍停留在狭隘种族主义观点,应当回到巫统去。

马哈迪言出必行,纳吉短时间内被警方调查,安华也终于提早获赦出院。不出所料,纳吉在反贪会录口供前,要求国家也依法调查马哈迪,因为安华的烈火莫熄,本来就是冲马哈迪而组织起来的。安华拜会印度尼西亚前总统哈比比时,承诺纳吉案件会获得公平审讯。

浮罗交怡岛出现网民污蔑马哈迪个人的信息,马哈迪不认同警方逮捕这名槟城男子的做法。民行党元老林吉祥也呼吁警方释放批评马哈迪的人,说“我们接受批评,不能再走老路。”新任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扬言,拟检讨4月间生效的《反假新闻法令》,朝野均要恢复新闻自由。

新政府也邀请马国翻译与创作协会和马汉文化中心,为国家文学奖的推荐单位。这两个单位正准备推荐以马来文创作的华裔诗人林天英竞选,可能打破历来文学奖得主只颁给马来裔的惯例。

希盟共主安华接受电视访问时表示,在保证马来族群权益不受损害的前提下,国家将废除有碍多元种族合作开放的马来扶贫新经济政策,解释国家经济政策是扶持贫困的马来人,不是造就少数土著成为亿万富翁。

从马哈迪领导希盟掌权至今,种种迹象否定了他会将希盟变为联盟替身或巫统2.0的疑虑,相信他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也包括结束国阵随意在大选前重划选区的做法。

很同意胡逸山博士评价上任以来的马哈迪:处事快、狠、准!

看来马哈迪不是霸占茅坑不拉屎、眷恋权力狂的政治老狐狸。他并没有对老政治家子女贪腐追查设底线,对涉及贪污弊案所有人一概不手软。孰能无过?一旦两年后他退位让贤给安华,即使曾接受友人赠送好马的瑕疵,相信马国各族人民一定不计前嫌,对他能将功补过,赞许他开创了马国政治新纪元,犹如千年铁树开花,难得一见。

(作者曾任印度尼西亚《星洲日报》评论撰稿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