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新安全形势下的香会

字体大小:

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超过一年后举行的。他上台后对全球地缘政治的影响,可从同样即将在新加坡召开的美国-朝鲜历史性峰会窥见一斑。所以相信除了中美关系出现大变化这个议题,朝核危机的积极发展走势,应当会是本届香会的另一个主要关注点。

作为体制外的人物,挟民粹主义势头入主白宫的特朗普,自上任以来确实不按牌理出牌,颠覆了华盛顿政治圈和政策圈的既有秩序。

他的“美国优先”理念,有时候以近乎乱枪打鸟的方式,把美国很多固有的大政方针推倒重来,比如在地缘政治领域,同北约盟友的传统关系不再受重视、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终止、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乃至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用战争恐吓手段迫使朝鲜走上弃核谈判桌等,让各国决策者莫不惶恐不安,随之起舞。

但是,这种颠覆性改变所带来的影响,却未必都能让美国国家利益得到强化,反而可能导致“美国治下和平”(Pax America)的削弱。这当然并非全部归咎于特朗普决策的反复无常,尽管这的确使得美国盟友无法不认真评估华盛顿安全保障的可靠性。

从大势而言,中国的持续崛起以及放弃“韬光养晦”,变得更加“有所作为”,也在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北京在创造新的国际体制方面不遗余力——一带一路、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制度建设,都是中国累积国际软实力的重要举措,也取得一定成效。

在建设软实力之际,中国对外姿态的改变,也一度直接导致其同周边国家的关系紧张,包括日本(钓鱼岛/尖阁诸岛争端)、韩国(萨德反导系统)、印度(藏南边境领土),以及菲律宾、越南(南中国海),更促成美国积极反制,增加第七舰队在南中国海有争议岛礁的自由航行。

特朗普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经过几轮的过招,是和是战,目前还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这些变化,进一步加剧各国的不安全感。

彭博社在去年12月12日题为《新一轮全球军备竞赛比上一轮恐怖》的报道中,引述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数据称,自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后,世界武器出口逐渐出现上涨势头,而且更达到冷战结束以来的高峰。以2016年美元价值计算,从2002年至该年的军费涨幅高达38%,其中东欧和东亚的军费开支排世界前两位。东欧是因为俄罗斯的军事挑衅动作越来越大;东亚恐怕是各国为美国可能被中国挤出本区域而开始做自保准备。

这一形势也能从国际新闻的比重,由经贸向安全课题倾斜看得出来。同时,经贸新闻日趋负面,主题几乎是全球化自由贸易的退缩,以及各地民粹主义对门户开放的反对;安全课题则如前述的各种军事上的准备。最近的例子是波兰打算出资20亿美元,让美国在境内设立美军常驻基地,以遏阻俄罗斯的军事威胁。

中国海军则在4月于南中国海举行大规模军演和大阅兵,展示最新军备;同一时间,美军罗斯福号航空母舰打击群也在南中国海海域演练。

在一定意义上,世界自冷战结束以来所享有的和平环境和期待,已经慢慢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可能是一种中美争霸,列强竞逐的纷乱世局。因此,让各国就国防安全课题发表看法、交换意见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今年派出国防部长与会的国家多达38个,比去年的22个高出许多,也反映了这一趋势。印度更是由总理莫迪亲自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说,表明区域主要大国重视香会这个平台。

可惜的是,中国今年依然没有提高与会层级。这不但有违中共十九大报告“讲好中国故事”的要求,白白损失了一个消除国际偏见的机会,不符“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这个中国梦的精神动力,也没有尽到中国作为崛起大国,理应向外界阐明自身战略意图的义务。

就新闻性而言,今年香会的看点应该还是中美关系;虽然美朝在新加坡的峰会箭在弦上,个中的变数还是不少,朝核危机能否就此一揽子解决,亦或是因峰会破局而急转直下,都还在未定之天。

此外,区域安全形势和南中国海依然会是各方关注所在。当然,恐怖主义的威胁一直都没有离去,各国如何协同打击这个瘟疫,也凸显香会作为重要安全交流平台的功能性。

(作者是《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