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容己排他

显微镜

“小偷现在都不愿意到中国来了,因为没有什么人会把现金带在身上,我们都用手机付款,而手机,我们用手紧紧抓牢。”最近在上海同朋友用餐,她难掩自豪感地如此表示。

近年常从不同人的亲身经历,了解到无现金支付模式在中国的普及,不久前到上海走了一趟,更有切身体验。

到卖豆浆油条的快餐店,与朋友抢着付钱,我才掏出现金,店员就抛了句“我们不收现金的”,让我无地自容;到书店买书,取出现金付款,店员马上说没零钱找,书就这样“买贵了”。即便是到大商场里的零售店买衣物,店员殷勤招待后看到我取出现金,说了句“哦,你是这个月第三个用现金付款的人”,然后给我看收银机里薄薄的几张钞票;到网上买火车票,没有中国的银行卡也绝对行不通。

刚派驻上海的同事就告诉我,几乎整整一个月后,她才可说是完全办妥种种无现金付款的安排。她自此出门就只须带上一只手机,而实际上她网购的次数还比逛实体店购物来得频密。

网购受欢迎的程度,也导致同事居住的公寓干脆敞开大门,让送包裹的快递员可自由进出。

然而,要享有无现金付款的种种便利,先决条件是要用中国的银行账户转账,有中国电话号码就更理想。这也意味着不是每个外国人都能成功地为微信户头绑定外国信用卡,也未必能从容地使用支付宝。

上海八天游,让我感受到一种“如果你不能打败我们,就加入我们”,甚至是容己排他的“中原心态”。

“中原”这一地域概念,指以中国河南省为核心延及黄河中下游的广大地区。这一地区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过去被汉族视为天下的中心,而华夏文明之外的族群就是汉族心目中的蛮夷。

因注重隐私或嫌手续麻烦而不愿“入乡随俗”的游客,恐怕就会跟我有同样遭遇,被当地人视为落后的“蛮夷”了。

中国幅员辽阔、市场庞大,许多当地商家更为重视满足内需。更何况信用卡在中国多年来都不算普及,如此广泛的无现金支付渗透,可说是实现了科技“跳跃”。

今年4月,日本政府提出在2025年实现无现金支付比率40%的目标,最终要将这一比率提高至80%,以节省人力和成本。日本政府也透露,2015年,韩国无现金支付途径占比高达89%,中国为60%,美国为45%,而日本只有18.4%。

吊诡的是,日本多年前就已经使用电子支付卡和储值交通卡了,日本目前的落后,说明电子支付卡林立但不能互通,在一定程度上拖慢了日本实现无现金支付的脚步。

新加坡这几年也大力推动无现金支付,日前更宣布,所有政府服务到了2023年将提供至少一项电子付款服务选择,为国人提供更大的便利。

中日无现金支付的发展是我们重要的借鉴。《联合早报》不久前报道,除存在已久的信用卡、星网电子付款(NETS)、财路、支票等无现金支付方式,单是手机付款,我国市面上就有10多款不同的系统和应用。业者各自为政,导致市场混乱,削弱商家和消费者使用的意愿。

中国这个庞大市场,尚且只以支付宝和微信为主要支付平台,我国要推动无现金支付,就得统一操作平台。但在无现金社会的建设方面,却不能有容己排他的心理,而是应积极探讨如何让抵新的游客享受个中便利,让他们觉得自己受重视。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hosb@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