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仪:高铁不能单方说停就停

编辑室内外

原本被视为将“全面改变”新马之间互动格局的高铁计划,突然被马国单方面喊停,却迟迟没有正式通知新加坡,不论是在常理或外交礼节上,都说不过去。

隔壁邻居有一天跑来,提议要在两栋房子之间的院子多开一个后门,方便两家人串门子。于是屋主找来了装修商,也订购了要用的材料,更谈妥完工的日期。不料,另一个邻居却突然跑来传话说,隔壁邻居已经告诉他,决定不建后门了。

本月1日,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回应媒体有关马来西亚新政府要终止新隆高铁计划的询问时透露,新加坡已要求马国政府通过外交渠道,正式阐明马方对新隆高铁计划的立场。

然而,上述声明发布一个多星期,至今仍不见有动静。

原本被视为将“全面改变”新马之间互动格局的高铁计划,突然被马国单方面喊停,却迟迟没有正式通知新加坡,不论是在常理或外交礼节上,都说不过去。

更何况,马方一天不正式通知,新方这边的准备工作也不能宣告终止。许文远在声明中就说,新加坡在等待马国阐明立场的同时,还须继续承担高铁计划的费用。

他也说,一旦马国向新方证实要终止高铁计划,新加坡将研究有关影响,并会根据新隆高铁双边协定的条款,行使我国的权利,包括要求马国做出相关赔偿。

虽然有关赔偿额,未必就如马国首相马哈迪所称的5亿令吉(约1.7亿新元)这么庞大,但新加坡为高铁所承担的费用,怎么说都是来自纳税人,政府也须对人民有所交代。

买房的人都知道,支付订金后,接着就得按房产施工进度来还清剩余款项。同个道理,高铁计划若真夭折,赔偿额也会根据计划宣告终止的时间点来计算。

虽然高铁还未动工兴建,但过去几年来,我国已为这项工程做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包括详细的工程研究、征用裕廊乡村俱乐部和莱佛士乡村俱乐部的地段,以及为陆路交通管理局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新加坡高铁私人有限公司——聘请员工和提供资源等。

此外,陆交局之前也已发出了一些合约,例如去年2月颁发给AECOM新加坡的约2456万元合约,为新隆高铁在我国境内的基础设施设计做深入的工程研究;新马两国也把总值3485万元的联合发展伙伴合约,颁发给由三家国际公司所组成的财团,为高铁系统与营运提供项目管理支援和技术咨询等。

与此同时,高铁资产管理者(AssetsCo)合约的招标也在进行中,原定12月底截止,以决定是否采用中国、日本或是欧美的列车系统。

如今,这些得标者或有意竞标者想必心里也七上八下,这肯定会动摇它们对马国投资的信心。

上述筹备工作都已投入了可观的费用,每拖上一天,成本就越滚越大。关键是,新隆高铁双边协定是有法律约束力的,不论是哪个政党在大选中胜出,新政府都有义务履行协定里的条款,不能说停就停。

况且,高铁项目并非如马哈迪所称的“不会让马国赚到一分钱”,把往来新加坡和吉隆坡的车程,从约五小时缩短到最快90分钟,对新马两国人民和商家都是有好处的。

这并不单是加强交通衔接性,在经济和旅游层面上也可起到催化剂作用,不然马方就不会在2013年向新加坡提议兴建高铁。

根据马来西亚高铁机构(MyHSR)在2015年展开的研究,高铁可对马国经济产生更广泛的效益,估计到2060年可带来约210亿令吉(约70亿新元)的国内生产总值,并制造11万1000个工作机会。

此外,高铁也有望缓解新马陆路关卡一直以来所面对的拥挤问题。

若真不建高铁,固然可惜,但即使没有高铁,裕廊湖区也仍会发展为我国第二个中央商业区;腾出了原本兴建高铁终站的空间,也为其他发展项目制造了机会。

重要的是,计划是否真要腰斩,应该白纸黑字交代清楚,“扩音器外交”是没有帮助的。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 leecgye@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新隆高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