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峰,杜志远:“脱台者”概念的迷惑与陷阱

继“脱北者”和“脱欧者”之后,“脱台者”最近成为西方媒体话语体系新兴词汇。

“脱台者”的讨论最早缘起原台湾陆委会主委、“九二共识”一词发明者苏起,转述中国专家学者关于“中国大陆开始思考将“有家难归台湾同胞”视为国民,并考虑发放中国大陆身份证”的观点,以及台湾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关于“根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台湾人民不能拥有中国的身份证。否则,将丧失台湾人民身份”的观点的讨论。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5月28日登载一篇名为《游走两岸之间的“脱台者”》的报道中,率先使用“脱台者”一词,并对其概念和分类做出界定和解释。文章认为,主张脱离欧盟的英国人被英国媒体称为“脱欧者”,脱离朝鲜到韩国生活的朝鲜人被称为“脱北者”。按照这个逻辑,脱离台湾到中国工作、生活、经商、求学的台湾人可以称之为“脱台者”。

同时,文章将“脱台者”大概分为两类。第一类,彻底的“脱台者”,即已经在中国大陆获得合法身份,并依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丧失台湾人身份的完全意义上的中国公民,如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曾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并担任中共政协委员的林毅夫、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上海复旦大学教授卢丽安。第二类,“半脱”的“脱台者”,即在中国工作、生活、经商、求学的,仍然保留台湾身份,游走于两岸之间的台湾人,如频繁举报“台独艺人”的黄安。随着大陆大量惠台政策出台,将吸引更多台湾人前往中国大陆发展,“半脱”状态的“脱台者”有向彻底“脱台者”转变的可能和迹象。

“脱台者”一词浅层次似乎诞生于关于台湾民众“国籍”的争论中,但深层次是台湾民进党执政期间外交关系持续恶化,蔡英文政府执政遭遇“瓶颈”的背景下,蔡英文政府“去中国化”逻辑演变下的产物。对此,必须保持清醒认识。

首先,对照“脱北者”和“脱欧者”,看清“脱台者”背后的预设目的和政治诉求。在西方话语体系中,“脱北者”指朝鲜威权统治下无法生存,从朝鲜逃往韩国等国的原住民、流亡人士。“脱欧者”被认为是欧盟内部国家(如英国),以自身党派或国家利益超越集团利益破坏团结,企图实现具有欧盟以外身份标识的“单边”行为。正如“脱北者”隐含朝鲜半岛南北对立,“脱欧者”影射英国与欧盟集团地位平等、区别对待一样,“脱台者”则强调台湾与中国大陆两岸对立与并置。

“脱台者”这一概念的产生和运用,并非偶然习得,也并非无迹可寻,而是西方话语权体系下潜藏已久、具有浓厚政治意蕴和意识形态的策略,是有章可循的。2017年11月份,BBC曾在一篇极具意识形态和攻击性的《台籍卢丽安的“中国梦”样板 意外掀起的“投共潮”》文章中,充满酸味般对中共十九大台湾籍代表卢丽安说三道四,心怀叵测。所以,“脱台者”一词并非西方媒体随机制造并为其造势,而是适机推出的具有分化中国、离心两岸关系的隐蔽性话语概念。

其次,“脱台者”一词,比蔡英文政府“两国论”“一边一国论”等“去中国化”手段,更具有隐藏性和分离性。无论是“两国论”还是“一边一国论”,于情于理于法都具有不牢固的基础,甚至置自身于安全困境。“台独牌”并没有为蔡英文赚取可靠的政治资本,据台《美丽岛电子报》5月最新民调显示,蔡英文的施政满意度已跌至23.5%,信任度只剩28.7%,双双创下就职以来的历史新低。在20岁至29岁的族群中,“满意”蔡英文者只剩14.4%,不满意高达74.4%,呈现“雪崩式滑落”。

而BBC发明的“脱台者”一词,既可以继续为蔡英文的“台独梦”背书,又可以渗透渐进式使台湾获得国际身份认可。实质上,“脱台者”就是台湾民主党当局“一边一国论”的翻版,只不过话语意蕴具有不可察觉性,但破坏性却极大。“脱台者”一词的使用无疑造就“国民”之间的区别,加剧彼此之间的政治对立与对立冲突下政治身份认同加剧。联系此前蔡英文发表的声明中,通篇使用“中国”代替此前“大陆”的说法,以及台湾当局有关行政规定用词“华侨”改为“侨民”,类似“脱台者”强调分隔与对立的概念,无疑是对蔡英文“去中国化”台独野心的暧昧支持与回应。

第三,“脱台者”是对通过合法途径获得中国大陆合法身份的台湾民众的人格污蔑和不公正对待。如果接受“脱台者”这一表述,无疑代表对其“脱台者”身份识别一定程度的接受。抛开两岸关系政治因素不说,任何跨区域间的人员正常流动属于正常合法行为,然而西方国家对挑战其价值观的任何行为都冠以“非法”之名。

以此类推,蔡英文祖籍福建省,现在是否或许也可以称其为中国大陆的“叛徒”,蔡英文自然不愿意。以己度人,林毅夫、卢丽安等来大陆发展的台湾友好人士背上“脱台者”的黑锅,则是蔡英文当局一厢情愿的自我说辞和主观感受,是赤裸裸的政治污蔑和恐吓,是对两岸血浓于水深厚感情的破坏,更是对中国以及13亿中国人民政治底线的严重挑战。

第四,将正常往返于两岸之间的台湾商人、学生等所谓的“半脱”台湾民众,作以“脱台者”称呼,试图在台湾地区内部制造一种政治隔离和道德贬损的效果。虽然,逃离前往韩国“脱北者”在西方国际舆论下,不具有明显的灰暗身份标识,但对于朝鲜以及朝鲜民众来说,“脱北者”是国家和人民的“叛徒”和“敌人”。同样,对台湾也是如此。

“脱台者”称谓符合蔡英文“台独”的政治诉求,也迎合西方“逢华必贬”政治口味,双方不谋而合的共同利益和价值取向,给予双方极大政治操作和合作空间。西方媒体舆论操控下“脱台者”一词,显然具有不光彩的身份称谓。在两岸局势不稳,政治风险不减的情形下,使用这种具有政治隔离和政治恫吓之意味的涉嫌“污名”的概念,似乎是对前往中国大陆的台湾民众的行为是背叛台湾的“叛国”行为的警告。与合法获得中国大陆国籍的台湾民众一样,从台湾地区到中国大陆工作、生活和学习的人来说,“脱台者”这口锅实在背不起。

最后,“脱台者”一词会成为 台独分子对对华友好和支持两岸统一民众肆意污蔑攻击的工具,以及为台独分子寻求国际合法身份的自我伸张埋下隐患的种子。在西方主导的国际话语体系中,类似于“脱北者”等词,不仅含有关于区分国家政府“好坏”之分,更隐含主权国家之间的身份识别与区别。

换句话说,“脱北者”等词在西方主导的国际话语体系中,偏向属于主权国家之间的概念和定位。因此,我们要谨慎对待“脱台者”一词背后潜藏的重大政治隐患。同时,不难想象,台独分子会热衷于使用“脱台者”称谓,以攻击相悖于其政治主张和立场的人士,从而提高自身道德身价,置自身于道德高地。

总之,如果接受并使用“脱台者”概念,无疑是对蔡英文政府“去中国化”动作的迎合,也是对其“一边一国论”政治野心的无意加固和促进。因此,要坚决拒绝使用“脱台者”这一概念,并给予严厉批评。当然,随着两岸人民关系升温和日益走近,“台独梦”并非台湾所有民众的夙愿,而仅仅是一小撮台独分子自我坚持和愚忠的“独角戏”。面对众多坚决反对“台独”、不断往返两岸的台湾同胞以及遭遇台湾当局大肆打击台湾友好人士,或许可以用“融华者”或“融陆者”等词,代替具有别有用心、政治恐吓、离心两岸关系的“脱台者”称呼。

(作者赵长峰是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事务所教授,杜志远是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研究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脱北者 朝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