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裕林:未来对话会的功能与效应

订户

字体大小:

2011年大选后,标志人民行动党政府施政作风大改变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的确让我们看到,通过多层面、多方式、多语言的全国与民对话,提供了政府对未来执政方针的阐述,包括政治决心与政策调较意愿、过程中民情民怨的表达与疏导、会后对民智民意的汇集。

对话会并因此开启在原有议员接见选民、民情反馈、人协体系等基础上新形态的治国方式。其中更以建国一代大使、乐龄护理大使、对话会引领员等,作为深度推广新政的重要机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