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丽珊:国际品牌及公关大赛谁与争锋

珊风点火

这是1991年自苏联解体以来这个前最大加盟国俄罗斯,最昂贵和最庞大的一场国际品牌和公关行动。

最近国际上十分热闹,从北半球的泱泱大国俄罗斯,到赤道边上的蕞尔小国新加坡,无不在施展浑身解数,表现自己的实力和魅力,俨然一场场国际品牌兼公关大赛连番上场,令人目不暇给。

我一直认为塑造自己的品牌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本领,在个人层面就是去面试工作,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为自己加分就是个人导向的品牌。每家有规模的公司机构都有公关部门就是正儿八经地向公众传达和增强品牌的信息和信念。到了国家的层级就是有外交部,以捍卫本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国家利益为基本任务,其余的时间就是加强别人对国家的好感。

目前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2018就是一场体育外交,从2010年取得举办赛事权,到2014年克里米亚“回归”事件,这一路走来都是负面新闻,甚至出现杯葛俄罗斯世界杯的声音。这个在全国11个主要城市举办,召集全球32支球队进行64场赛事的比赛,是俄罗斯自1980年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后最重要的赛事和国际外交大事,自然高度重视。

从1930年在南美洲的乌拉圭第一次举办世界杯以来,这是俄罗斯第一次举行世界杯比赛。实力其实不被看好,客观上也不是特别强的俄罗斯队在14日那天赢得开门红的5比0辉煌成绩,有可能再度成为主办国获胜的天大好事,我也开始有点盼头了。

其实西方媒体一点都不放过俄罗斯,多花些钱盖球场,圣彼得堡的球场甚至比美国洛杉矶的球场还昂贵,增设最先进的转播设备,也都被认为是领导人普京只是为了增强自己的个人崇拜,想要一洗俄罗斯负面的国际形象。即使在国内一些普京的异议人士和媒体也对赛事冷嘲热讽,列举俄罗斯罔顾人权的种种不是。

我想这样的公关行动是很成功的,即使对于生活在俄罗斯多年的我都会有所影响,甚至缺失一定的信心。也许因为这样,我甚至愚蠢的忽略这场世界杯哪里是比赛足球那么简单,这是1991年自苏联解体以来这个前最大加盟国俄罗斯最昂贵和最庞大的一场国际品牌和公关行动。我甚至认为部分的俄罗斯人都像我一样,对世界杯不冷不热,当然他们毫无疑问对于迎接世杯所进行的硬体建设是感到欣慰的。

尤其是我居住的加里宁格勒州是俄罗斯最西边,一个被波罗的海、欧盟两国波兰和立陶宛以及白罗斯包围的飞地。人口不到100万,甚至不是俄罗斯十大城市之一,它却是二战前普鲁斯王国的心脏地带,二战几乎将德国人的建筑夷平。和平后取而代之的是实用又难看的苏联“赫鲁晓夫式”建筑,为了迎接世界杯,主要大街上这些陈旧的建筑的外表被改装成普鲁斯时代的古典模样。 我问俄罗斯朋友感想,他们认为这是好事,现在都跟波兰的格但斯克(也是前普鲁斯的一部分)一样漂亮,可以不用去波兰了,然后笑说内部还是跟以前一样。

我那几天一边在俄罗斯期待开赛,一边庆祝6月12号的俄罗斯日,俄罗斯联邦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俄联邦国家主权宣言,1994年将这一天定为俄罗斯独立日,2002年之后,又称为“俄罗斯日”。

其实,我内心更挂念远方另一个主权国——新加坡!扰扰嚷嚷多时的“特金会”真是峰回路转,最后在新加坡完美结束,我们花了2000万新元主办费,获得的全球的转播、展现新加坡最美的一面以及最强大的调度能力。那一刻我真感到可惜,我人在新加坡就更好了。

新加坡是理性的国度,我们有条不紊的机械性专业,一尘不染的环境、一丝不苟的保安肯定让再疯狂、任性和混乱的头脑也冷静下来,该签合约签合约,该卸下武器卸下武器。我为新加坡感到骄傲,新加坡以独有的方式在马来群岛发展至今,追求世界级的水平和质量,需要一两代人的努力才可以具备随时就举办世界级和高级戒备峰会的条件。这就是新加坡强大的地方。

我这次回来俄罗斯主要目的是参加第三届琥珀国际经济论坛,这是另一层次的公关活动,加里宁格勒作为全球最大的琥珀矿区,潜力无限,要怎样突破重围让世人认识以及开创自己的品牌都是行业内深思的课题。

我从新加坡游走到俄罗斯,从小国到大国,从足球场到琥珀拍卖场都不断思考品牌的内涵、使命和运作;不管是小到一颗5000万年的琥珀、一个开矿公司到一个小国还是庞然大国,我们都要醒觉本身最强大和吸引人的地方以及为世界增光添色的小小使命。

(作者目前在台湾创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