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马国政治变化如过山车

国际漫游

马来西亚新政府不久前满月了。过去一个月来,马国的政治变化宛如坐过山车,有意料之中的爬坡、陡降、急转弯、绕圈子,还有意料之外的回转、倒退,甚至是掉队。

执政联盟内部不同势力已开始过招。首相马哈迪组阁并不顺利,财长人选遭到人民公正党部分力量反对,因为林冠英是华人,最终须由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出面安抚,才顺利掌管财库钥匙。一周之后,马哈迪再公布10个阁员名单,但至今未能敲定全体名单。内阁难产,反映了马哈迪在希盟四党之间难以“平均分官”。

安华5月16日获特赦时,说要等一段时间才重投政坛;三个星期后,他暗示可能很快会举行补选,要当后座议员。另一方面,马哈迪却放话任期可能少过两年,也可能超过两年,一切视情况而定。马安两人步步进逼,明显在试探对方。

马哈迪上任后的第一场大戏,是对前“一号官员”展开腐败调查。警方从吉隆坡某高级公寓搜出上亿现金和数百个名牌包,一时间人们以为前一号官员很快将被控。警员将装满现金的行李箱和名牌包箱子搬上警车的画面,不禁让人想起20年前警方将沾有安华精液的床褥搬上法庭的画面,游街示众的意味颇浓。反贪污委员会已传召纳吉夫妇问话,人们以为他们将当场被捕,结果没有。当局如今说要传召刘特佐协助调查,但似乎完全掌握不到他的行踪。当局对贪腐的调查似乎出现反高潮。

马哈迪上台没几天,就说要取消新隆高铁,愿意赔偿违约金。新政府连赔款多少,赔款是令吉、新元还是美元都不清楚,很显然连合约都还没找出来。这是仓促的决定。其次,取消新隆高铁的理由是节约支出,却又愿意做出巨额赔偿而毫无收益,实在看不出这算盘如何打得响。果不其然,马哈迪日前接受日本媒体访问时说,新隆高铁不是取消,而是展延;又说马国需要高铁,未来甚至考虑建贯通半岛的高铁。看来,新隆高铁是走是停,还有得拖。

马哈迪上任后首个出访国家是日本,也有诸多意涵。一般上,新上任的国家领导人首个出访的国家,多数是周边友好邻国或地缘政治盟友。马哈迪极为推崇日本,曾拟定“向东学习”政策方向;上一任期卸任后,几乎每年都会出席日经国际论坛,与日本保持密切联系。

日本和中国近年来竞争对东南亚的影响力,在缅甸、老挝和越南尤为明显。马哈迪一方面表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但不愿欠中国太多钱,也不希望南中国海有太多中国军舰;另一方面向日本示好,献议日本为马国提供日元信贷,要日本车企与马国合作搞新国产车品牌,与日相安倍晋三重申马日支持马六甲海峡与南中国海应保持船只自由穿行,在在透露马哈迪正在调整国家外交方向,采取在中日之间平衡的策略。然而,他的接班人会否坚持这个方向,还是很大的未知数。

在野的国阵过去一个月是跌入了深渊,甚至可能万劫不复。巫统即将举行党选,二把手希山慕丁宣布不参选,一把手阿末扎希背负纳吉这一包袱,有多少实力是大问题。眼见蜀中无大将,少壮派领袖凯利趁机崛起,就不知他是廖化还是勾践。受到马哈迪的启发,老将东姑拉沙里也在酝酿参加党选。

巫统还似有一线生机,国阵却面临可能解散的命运。从选前的13个成员党,到选后沙巴和砂拉越的成员党相继退出,如今国阵只剩四个成员党。更糟的是,民政党青年团扬言应把巫统逐出国阵,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挞伐之余,还建议直接解散国阵。目前国阵仅剩57个国席,分别是巫统54席、国大党二席、马华一席,国阵作为联盟已名存实亡。巫统确实可把其他成员党踢开,但没有了国阵,巫统未来五年也许会继续留在恐怖过山车上兜兜转转。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