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淑芳:网红·照骗

截至6月最新数据,全球每月使用社交媒体Instagram(简称IG)的活跃用户已攀升至10亿人,创下了历史新高。其用户逾九成是35岁或以下的千禧世代,日均上载8000万张照片,每天发布的内容可吸引高达3亿5000万个“赞”(Like),是当今互动率最高的社媒平台之一。

进入网红3.0时代,要吸引注意力比金鱼还短的网民眼球,单靠文字或潮人(#OOTD)自拍照,已远远不足。要在芸芸IG账号中鹤立鸡群,若不花点心思搞些花样,基本上在数秒间就会被排山倒海的新内容给淹埋。

为了吸引更多追随者关注,许多网红不得不各出奇招,所发布的照片除了须极有美感,还得加入个性化元素;照片素质要达到专业水平,图片说明也要有引人入胜的小故事,而内容最好是令人羡煞的美景/美食/美容产品或奢侈品等等。

然而,要让每张照片或视频都能达到上述几点,谈何容易?若没有商家赞助,多少人会有那么多闲钱和时间周游列国、餐餐奇珍异肴,享受人生?然而,有些新生代网红为了维持这般高度奢侈的“完美形象”,结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最近就有位原本拥有10万名IG追随者的本地摄影师,因早前与另一网红A小姐合作而迅速蹿红,瞬间成为许多知名品牌追捧的网红,不但被主流媒体竞相采访,还获得S字摄影器材的青睐被捧为其代言人,并受邀主讲摄影工作坊等等。可是,上周却有匿名人士向一网络新闻媒体爆料,揭发其IG账号有数张照片,盗用了无版权图库的照片和其他摄影师的作品,通过电脑合成把自己的肖像贴在图中,再依据喜好修饰构图,配予引人遐想的评述,让一众追随者误信照片皆出自他的神来之手,名副其实地做“照骗”。

消息一出,马上在各媒体平台广泛疯传。许多网民批评他身为摄影师不该盗用他人作品,而且用合成图编造假象欺骗追随者,有违职业道德及专业操守。其他网红和品牌则看准时机,以反讽形式推出自家内容乘势推销自己,虽略有幸灾乐祸之嫌,但幽默的内容却似乎缓和了网络上的负面情绪。被网民贬得体无完肤的这名网红,最终屈服于舆论的压力,保持沉默两天后在IG账号公开道歉,并把先前上载的所有1000多张照片全部删除,这场“照骗”风波才逐渐平息。

类似的例子在国外屡见不鲜。讽刺的是,有些摄影师故意把“照骗”当作是一种行为艺术和社会试验,借此窥探网民的反应,从而曝露社交媒体平台虚伪阴暗的一面。

原籍阿根廷但在美国发展的新锐摄影师厄尔曼(Amalia Ulman)就曾在2014年,通过IG账号塑造典型的网红“it-girl”形象,花了四个月记录“自己”从初到异乡的单纯女子堕落为拜金主义、被人包养的援交妹,再经历被人抛弃、整形、抑郁等低潮后重拾新生的“心路历程”,并凭此创作出一系列名为“优秀与完美”(Excellences & Perfection)的摄影杰作。她的作品于2016年在欧美艺术圈展出时,引起不小的震撼,也让人开始检视和质疑社媒内容的真伪,并反省使用社媒的道德规范。

前者以完美的照片堆砌虚假的人生;后者以不完美的照片记录虚构的人物。两者虽然都涉及“照骗”,但因目的不同,所引发的回响也大相径庭。说到底,人皆无完美,只有愿者上钩。最终到底是谁在骗谁,有时也未必分得清楚。

(作者是本报新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众声道 网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