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政坛势力较劲横跨朝野

之前提到马来西亚政坛在政权更替后这一个多月以来,执政​​的希望联盟(希盟)表面上看似一团和气,但各成员党、个别成员党内部派系及各主要政治人物之间,暗流汹涌,​隐约有在​相互微妙较量的迹象。

这令我想起在20年前左右,当时马国执政联盟国阵里的第二大成员党、声称代表马国华人权益的马华公会,党内再度发生党争,时任马华总会长林良实与署理总会长林亚礼分别统领的两大派系在斗争。在该次党争的最高潮之际,林良实忽然抛出一枚“震撼弹”,召开记者会说:“今天马华的不快乐,其最基本原因在于马华缺少一个部长位子。那么我决定辞去交通部长一职,以让(林亚礼派系的主将)陈广才顶上部长一职,那么欢乐即将重返马华。”

当然,这​孤注一掷、​“以退为进”的一招是​奏​效的,林良实被党要一致挽留,而那一次党争的浪潮高峰也暂时退了下去。

那年马华党争的起因,与当下希盟内部的暗地较量极为相似,即“不够部长位来分”。人民公正党作为希盟里拥有最多国会议员的成员党,从他们的角度来看“理所当然”应该分得最多、最重要的部长(与副部长)职位,议员次多的民主行动党则可能分得次多的部长职位,至于议员只及以上两党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的其他两个小党,即新任首相马哈迪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与诚信党,则“当然”应分得较少的部长职位。

然而,站在马哈迪的立场,如果他任由成员党想要的部长安排来分配,那么在马国政坛民众或政客普遍​的​“西瓜抱大边”的政治现实下,他的土团党会因为缺乏政府里的权位而​逐渐​萎缩,而公正党就会因为掌握更多权位而坐大,他的首相地位将会相应地被“架空”,整个政府将由公正党所主导。

老谋深算的马哈迪,当然不会允许自己的权力被如此削弱,所以他看来坚持内阁职位要大约“平均”在希盟四个成员党之间分配(沙巴的友党复兴党当然较少),公正党​可以​分得多几个,但不是数倍于土团党。

这样的“平均”分配法,对于议员不多的土团党来说,当然值得额手称庆,因为党要们“只要中选几乎人人都有部长当”。但对于议员众多的公正党来说,则产生“僧多粥少”的问题,只有几位最高层有部长当,其他就算资深的党要,则只​能​望内阁门兴叹了。

公正党的最高领导层,即便不为个人入阁与否做“斗争”,也必须为了党的“基本权益”,而做出某种“不忿”表态。但碍于希盟需要维持表面上的大团结形象,如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安华,或其业已官拜副首相,也是公正党主席的夫人旺阿兹莎,都不便摆出某种不满姿态,​只能​由一些略为次级的党要跳出来大呼不公了。

马国阁员人数在法律上是没有规定最高人数的,所以理论上马哈迪可以多增加几个部长来“满足”公正党的“需求”,但如前述的权位“利害”原因,马哈迪应该不会“搬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即便他扩大内阁规模,可能还是会大约“平均”​地​在希盟各成员党之间分配部长职位。况且,希盟之前信誓旦旦地批判前朝政府大肆扩大内阁来分配政治利益,现在希盟自己上台执政了,当然不可重蹈覆辙又再增加阁员,所以内阁扩大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希盟里议员次多的民行党,虽然与公正党在野合作多年,但在当前的政治形势下,可能仍更倾向于支持马哈迪继续领导希盟政府,因为他们认为目前只有马哈迪可以镇得住,让马国有个相对稳定的政府。但马哈迪即便有了民行党的全力支持,理论上还是未能完全与力求主导的公正党抗衡,因为两边的议席加起来仍未能在国会里过半,难以自负地说“没了贵党我们剩下的仍然可以执政”,所以才出现目前僵持不下的局面。

这些选后的权位斗争,影响到的不只是希盟里边的各股势力,有时甚至还牵涉到选前在朝、选后在野的一些反对党,尤其是多年以来盘踞马国政坛的巫统,所以才有所谓各方可“挟巫统而自重”的说法。如马哈迪如果可以“横跨朝野”地获得巫统某种方式的支持,如大量巫统议员宣布支持他,那么他的声势立时就可以更为浩大。巫统在大选里失败后,目前正举行党选,其中已宣布竞选主席的,就有元老东姑拉沙里、现任主席阿末扎希,还有原任巫青团团长凯利。

在这几个巫统主席候选人中,东姑拉沙里与马哈迪有着最深的“过节”,因为30多年前,东姑拉沙里领军挑战时任巫统主席马哈迪,并只以微小票数落选,但后来以技术理由入禀法院,导致巫统一度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让​马哈迪​​劳心劳力来重组巫统。过后东姑拉沙里另组政党挑战巫统,不过还是徒劳无功,默默回归巫统。

凯利是马哈迪的继承人阿都拉的女婿,在马哈迪与阿都拉闹翻后,马哈迪认定凯利在幕后操纵阿都拉,对凯利颇有微言,看来也难与凯利合作。如此看来,马哈迪心仪的巫统主席人选可能还是阿末扎希​。阿末扎希​若​真的当上巫统主席,是否就会领军巫统与马哈迪紧密合作呢?这有待下回分解了。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