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优远:勿将不平等症状误解为原由

订户

字体大小:

最近一直听到“阶层之间缺少社会融合”的说法。某些邻里中有过多的高收入人群,某些学校的大部分学生更来自富裕家庭。

有人说人们在择友时,通常会选择来自同样阶层背景的朋友,与其不同的人难得投缘。我们因此推测说,来自上层社会的人将无法培养出对社会各个层面的同理心。因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不同阶层之间得更多交往。

这个结论是误导性的。不同阶层之间缺少交往是我们社会阶层化的其中一个症状,而不是原由。促使友谊发展的其中一股驱动力不是偏好,而是机遇——不同的人如何处于同一个时空的那一种机遇。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探讨造成各种机遇的原因。

友谊与社会结构

孩童在玩耍时,对于其他小孩的相似度或差异度并不太敏感。他们对其他小孩相对阔达,正与大人相对狭隘的态度与部落化的习惯成对比。只要在他们的空间内出现,小孩都很容易地可以成为朋友。比如说,我唯一会和某些中学同学成为朋友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在13岁的时候,身高都差不多,因此坐在彼此边上。

如果许多新加坡人在学校里所形成的社交网络都存有阶层偏畸,那不是因为我们按照阶层背景选择了朋友,而是因为那些成为我们朋友的人出现在我们的时空内。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文化性的问题;它涉及的是系统设计,而不是个人喜好。

怎么样的人会出现在同一个时空里?课室,以及由之延伸出来的个人社交网络,又为什么会成为阶层隔离的空间呢?

原由与后果,后果与原由

除了身高,还有什么因素决定了谁,在我13岁时坐在了我边上呢?我们都在“特选”课程里,华文是我们的“第一语言”。我们不是小六离校考试的高材生,因此学校按照我们的成绩分班时,我们所处的班级属于中等班级。两年后,再度分流,我们成为“理科”课程里某个特定科目组合的学生。这一系列看似自然有序的决定,实际上反映了教育系统的潜规则——按照学生的强记能力安排他们选念某些科目,以便增加考上初级学院、然后考上大学的概率。

不同的小孩子为什么会处在同一个时空而成为朋友?那是因为他们被分流进入了同一个空间。为什么相似阶层背景的小孩子,会日益地被分流进同一个空间里?那是因为阶层背景,与其所能购买到的补习与额外辅助,日益地与考试内容与成绩挂钩。

“阶层之间缺少社会融合”是我们的系统设计所造成的,不能归因于个人的好恶与偏好。它是一个高度分层的教育系统所造成的后果,而不是它的原由。

如果社会融合是解决方案,那这种融合又会如何减少不平等问题呢?我看了许多鼓吹这种交往的文章后,并没有看到任何文章正视这个问题。

可能整体社会需要有更多的同理心,才会有更多人支持通过周济或者税制,来实施再分配的政策。可能更多的学校可以享有像名校一般的待遇。但是,如果实现再分配和学校的平等是终极目标,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对症下药呢?强调社会融合能改变人们对不平等问题的看法吗?强调社会融合能让拥有特权者改变一贯的行为吗?强调社会融合会让资源分配更平等吗?

要解决问题,我们就得鉴定原由。原由和后果的关系可能很复杂。我并不是说因果之间的关系一定是明确的,但是某些现象,很清楚不是不平等问题的原由,而是它的后果。

对于阶层隔离的产生,我们可以明确地对我们的体系作出一些诊断。针对学校,原由在于系统过度地将学生分类,并且分类后所能得到的奖赏差距悬殊。而要成功被分类的技能,却必须在学校系统外,依靠私人资源才能够得以培养。我们很清楚知道小孩是如何被分类进入特定的学校、课程和科目组合的,也能够相当确定地预测说,他们身边坐着的小孩,和他们的阶层背景将会是相似的。

别在“精英学校”上转牛角尖

我们不应该在莱佛士书院与其类似的精英学校上钻牛角尖。我们所处的现状不是这些学校的现有学生的过错,也不是他们应该直接承担的责任。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不但不健康、对他们也不公平。

此外,注视一部分的学校也将让我们忽略教育系统以及其他系统内,已经严重嵌入的区分化和等级化所产生的许多问题。我们应该注视的是区分化和等级化后的不同教育途径,因而最终造成的工资上、需求的满足上和个人福祉上的不同结果。

不管莱佛士书院接受多少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高收入家庭的孩子还是会占多数,只要系统持续地区分化和等级化,只要长处的鉴定标准一直都是狭隘的并存有阶层偏畸,只要教育途径持续地严重影响个人的最终福祉。如果要减轻对于进入某些学校的痴迷,解决方案不是增加筛选学生入学的方法,而是降低“精英学校”的吸引力。我们必须降低考上这些学校的最终奖励,同时增加就读“邻里学校”的相同奖励。

把矛头指向阶层之间的交往,把它当作是不平等问题的原由而不是症状,是很危险的。这么做的后果,可能让这个棘手的问题日趋严重。

教育部长王乙康最近说,教育体系需要步向赏识多种能力,并且必须减低压力。我同意这个观点。如果要让家长、学生、还有老师有空间去改变他们的习惯,我们必须破釜沉舟、改变教育结构,远离学校正在执行的高度分类化、区分化和等级化的系统。只有这么做,才能够让拥有不同能力、来自不同背景的孩子们坐在同一个课室里。

作者张优远是南洋理工大学人文与社科学院副教授和社会学系主任,著有《原来不平等长这个样子》(This is What Inequality Looks Like),本文于6月7日先在《海峡时报》刊登。郑家中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