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大道理与小论述

今年5月间,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国会中总结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说,第四代领导团队和其他国会议员将推出新系列的对话会,汇集多元社会的各种观点,面向不同年龄层以及背景的国人。政府接下来也会与不同社会阶层展开对话,包括从事不同行业,以及对不同事务有兴趣和热情的国人。这些国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回馈社会。对接下来的全国对话会,王瑞杰表达了政府的热切以待的心情。

五天的政府施政方针辩论中,50名朝野议员针对就业、生活费上涨以及不平等等民生问题发言,也提出了国家面对的长远挑战,比如区域和世界地缘政治和经济重心变化、颠覆生活和工作方式的技术发展,以及挑战国家凝聚力的社会新鸿沟。在国会外,民间和网上的各类议题和大小话题的讨论一直在热闹着。最主要原因是,很多人通过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不管是转发信息或是三言两语的留言,都在直接或是间接地议论国是,政府可以预见更勇于发言的新加坡人将使未来新一轮全国对话,比上一轮更全面更精彩。

最近坊间议论纷纷的两个话题可以看出在网络信息时代,事无大小,人们都可以找到争论的焦点。

一是教育部在3月底宣布,8月1日开始在属下中小学和初级学院向教职员收取停车费。这个决定随即引起各界热议,国会中也有一番辩论。议员谢健平指出,基于“裸薪” (clean wage policy)准则而对学校教职员收取停车费,似乎意指老师们过去这些年,都享有“隐藏的优惠”,这是可笑且侮辱老师的做法。

事缘审计署在几年前便指出,在教育机构内的免费停车福利,违反了公务员的“裸薪准则”。教育部迟至今年才来采取纠正行动,显示教育部内部也曾针对教师在校园内免费停车的“传统”是去是留的问题经过一番挣扎,如果这件事可以一刀切地作个了断,也就不必拖到今天。

过去多年来,并没有人对教职员在自己的校园免费停车表示不满,学生家长都把这当作理所当然的事,看不到其间的任何争论性。教育部长王乙康在个人面簿上强调,此举并非从纯经济的角度考量,而是“必须尊重国家的内部制衡系统”。 他说:“……我们不能选择要遵从哪一个结论,所有的制衡结论我们都认真对待。这是维护自律的价值。”王乙康的解释也许意在表明教育部并非那么不近人情,但其“必须尊重国家的内部制衡系统”的大道理,无法引起广泛的共鸣,无论是网上还是民间批评的声浪此起彼伏,甚至把议员和基层组织领导享受到的停车津贴也拖下水。

国家发展部在被询问时指出,国会议员每年支付365元的停车年票,就可在进行公务时把车停放在全岛任何建屋发展局的停车场,并且也能抵消他们到国会大厦办公时的停车费用。《联合早报》交流版几日前便有两位读者挑战裸薪论,一位读者说,“教师免费在学校停车,审计署说不符合“裸薪”的准则,那国会议员的高额津贴之外,再给于如此慷慨的停车优惠,则有津贴加优惠之嫌。”另一读者对议员享受到停车优待“感到惊讶和失望”,说这显然违反了政府最近常说的“裸薪”准则。这两位读者都搬出建屋局的停车收费数据加强他们的论点。

所谓教师“隐藏的优惠”是审计署尽其本分,从专业角度就事论事,而人们为教师抱不平的现象至少让我们看到,社会上还对为人师者存有一份崇高敬意。事件主角若换作是其他公务员,我们也许反而会听到一片叫好声,说这样做才算“公平”。事件演变成人们把注意力转移到议员和基层组织领导所享受到的停车优待也是必然的结果。风波未息,也许还可以继续牵扯出一连串涉及“公平或不公平”的论争。

另一件事是,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教育部和律政部第二部长英兰妮近日走访中峇鲁巴刹,遇见不愿被打扰的居民而惨被呛声,在社交媒体上炒作出不同版本。针对社交媒体的加油加酱,英兰妮上网澄清,说她确实在每月例常走访中峇鲁巴刹时,遇见一位表示不愿意被打扰的年长者。她说,“不同的人在巴刹遇见国会议员时,会有不同反应;一些会感到意外,很多对她很友善,有些想合照,甚至有些想和她分享早餐。不过也确实有一些不愿意被打扰。”她的这个遭遇原本是部长或是议员(包括反对党议员)常会碰到的尴尬事,李显龙总理以前便提醒从政者必须脸皮够厚。

其实,选民请议员吃“闭门羹”或呛声以对都是一种民意的反映,有的可能是个别的委屈或愤慨,也有可能代表一个普遍问题。部长或议员在“一笑置之”之后,也许还得有所跟进,看看其间是否另有冤情,或是某个政策某项措施加重了某个群体的困境。

王瑞杰说,第四代领导人将“不忘初心”,致力于改善民生,把国人的福祉放在第一位,加深政府与国人之间的互信。财长好一句“不忘初心”,官民之间的互信基础在于点点滴滴,方方面面的经营,因为人民今天不会毫不怀疑地接受政府的大道理和小论述。在有关公平正义、社会流动性、贫富差距扩大、社会分层恶化的课题上,政府将会面临更多理性的挑战、感性的质疑或是弱势者的呛声表态。新一代领导人需要新的人际关系润滑剂,未来的全国对话给他们一个“移樽就教”的机会。诸如教师校园停车这样的小事,若是能在全国对话会上经过理性的讨论和感性的沟通之后才来决定,效果当会更好,反正都拖了几年,再延后一年决定也无伤大雅。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